斯米尔:中国可模仿但永远达不到美国水平

2014-04-11 16:20:00 环球网 斯米尔 分享
参与

斯米尔

  华尔街日报4月11日文章:能源问题没有全球解决方案 文章有删减

  如果你想要知道能源的未来,涉猎广泛的作家、曼巴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学者斯米尔(Vaclav Smil)说,你需要从本地的角度思考——而且要抱着怀疑的心态。

  斯米尔对《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特约编辑鲍尔(Jeffrey Ball)说,想要增加能源、同时减少碳排放,这个难题没有什么捷径或是一劳永逸的全球解决方案——只有艰难的选择,尤其是让人们更明智地使用能源。比尔·盖茨(Bill Gates)不久前撰文谈及斯米尔时说:“没有哪位作者的书比斯米尔的作品更让我期待。”斯米尔曾写过三十多本书,涉及能源、食品和美国制造业的衰落等诸多主题。

  斯米尔考察了他眼中风能和太阳能的局限;中国对能源的挥霍性使用;美国比中国更甚的能源挥霍;以及日本令人钦佩的能源效率。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鲍尔:无论现在出现的是什么样的能源转型,其动机是什么?

  斯米尔:动机很多。速度最快的能源转型之一出现在荷兰发现世界大型天然气矿床后。50年内,他们关闭了林堡的所有煤矿,全部以天然气为燃料。再看看法国的情况。石油危机来临时,他们说:“我们必须做点别的。”不到20年,他们75%的能源就都来自了核能。

  鲍尔:现在是否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能源转型?

  斯米尔: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你听说过俄罗斯人希望有更多的风力涡轮机和更多的太阳能吗?土耳其人对这些有过极大的兴趣吗?印尼人关心过建造更多的太阳能设施吗?

  这个星球上有上亿的人口,而他们的领导人毫不在乎。

  鲍尔:你实质上就是说,目前没什么根本性的能源转型。我理解的对吗?

  斯米尔:又对又不对。以中国为例。他们在修建众多风力和太阳能设施,但过去八年里,他们的煤炭产量增加了10亿吨。老牌大国美国用了150年时间才将煤炭产量增加到10亿吨。中国还希望在未来六年内再将煤炭产量增加10亿吨。因此不管建造多少风力涡轮机都没什么意义。

  鲍尔:这么说可再生能源是不重要的喽?

  斯米尔:可再生能源非常重要。我生活的省是北美电价最低的省,实际上在西方世界也是最低的,而全部电力都是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因为我们那里有马尼托巴水电公司(Manitoba Hydro)。每隔几十公里,就可以建一个水坝。好极了。这里1000兆瓦,那里1000兆瓦。

  鲍尔:这么说全世界没有统一的解决方法。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行之有效的资源。

  斯米尔:我最喜欢拿风能举例。我生活的地方是这个大陆上刮风最多的地区之一。从得克萨斯开始,穿过内布拉斯加,一直到马尼托巴(Manitoba),这条线上有一条风走廊。

  只是我什么时候最需要电呢?过去三个月,我们经历了100年来温度第三低的冬季。但三个月中一点风都没有,晚上气温为零下45度,风寒指数为-55。这三个月我该怎么办呢?

  这都是区域性,局部性的问题。我们必须降到这个层面对其进行判断。如果只着眼全球,几乎找不到什么解决方法。

  在发电方面,可再生能源非常重要。马尼托巴的水电,瑞典的水电,丹麦的风电。当然,这些都很重要。

  但是就电力供应总量而言,可再生能源所占的比例仍很小。全球来看,新型可再生能源,也就是风能和太阳能,在全球主要能源供应量中所占的比重仍不足5%。1990年,化石燃料在全球电力供应中所占的比重为88%,2012年这个比例是87%。这些都是非常根深蒂固、不容易改变的东西。这些东西变化很慢。

  鲍尔:你思考了很多,并写了多本有关能源消费的书。你认为人们应该如何改变能源消费习惯呢?

  斯米尔:同样,各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出于众多原因,我偏爱日本。我喜欢日本的原因是,它是唯一一个仍然保有节制、比例恰当的现代文明。

  哪个国家的食品供应更多、消费量更大,是中国还是日本?中国人现在的人均食品产量和消费量都高于日本,尽管日本更富裕。日本人的食品供给水平是现代世界最低的。他们的寿命也是最长的,而且乐在其中。他们在个体层面就十分自律。

  中国本来可以学习日本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他们学习的对象是谁呢?美国。封闭的社区、高速公路、满街的吉普、路虎(Land Rover)、SUV;每个孩子都上哈佛。

  鲍尔:这样的趋势会持续吗?

  斯米尔:中国或许试图模仿美国,但中国永远达不到美国的水平。很少有人能达到美国的水平。美国的人均能源消耗量大约为320或310千焦。日本和欧洲的富裕国家约为170千焦。我问别人:以人均能耗170千焦的水平,佛罗伦萨、里昂或慕尼黑的生活是否难以忍受,无法在那里生活呢?

  总会有气候之类的理由。只不过这种理由不成立。瑞典的人均能耗并没有达到340千焦,而那里的天气差不多跟加拿大温尼伯一样冷——呃,不如温尼伯那么冷,不过也很冷了。

  还有距离这个理由。东边最近的城市距离我所在的地方恰巧有2,000公里,我不可能开车去,因此我们不得不更多地乘坐飞机。

  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理由。但如果说不多耗费能源就过不上富足的生活,道理上是讲不通的。我的问题是这样的:美国人消耗的能源是欧洲人的两倍,他们的寿命是否也是欧洲人的两倍?美国人的聪明程度是否也是普通法国人的两倍?你们享受生活的程度是否也是普通丹麦人的两倍?

  美国人消耗欧洲人两倍的能源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得到了什么回报?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