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中国可仿照“六方会谈”斡旋乌危机

2014-05-26 11:14:00 环球网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王海运少将在书房

  往期链接:

  专访王海运少将之一:拿外汇储备买俄油气是现实选择

  专访王海运少将之二:中俄美,中国应学蜀联吴抗曹

  ——专访王海运少将系列之三

  中国在乌问题上的正义立场受到俄罗斯人感激

  环球网:乌克兰危机发生不久,您曾在《环球时报》撰文,主张中国应在乌问题上积极斡旋促和。那么,您如何评价这段时期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

  王海运:到现在为止,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外交运筹总体是成功的。我们没有公开挑战任何一方,没有公开支持任何一方,但是提出了“事出有因”、“历史经纬”、“偶然中有必然”,提出了政治对话、反对制裁。还有几个“兼顾”:兼顾历史和现实、兼顾乌克兰各地区各民族的权益和诉求、兼顾有关各方的利益平衡。这些提法都不错。俄罗斯对我们非常感激。在一次研讨会上,俄罗斯人非常感激地讲,“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考虑这么多深层次的问题”,“中国有独立的立场,不跟着美国跑,值得信赖”。西方对中国也说不出什么来。我们这是秉持国际正义,同时考虑各方面利益平衡,考虑事情的来龙去脉。

  美国幕后唆使一群“狼崽子”撕咬中俄

  环球网:乌危机是否给美国的亚太政策带来了冲击?

  王海运:乌危机的性质相当严重,关系到大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关系到国际法基本准则,也关系到国际战略格局。因为除了中国之外,世界大国几乎全部都被卷入,争端也不仅仅是乌克兰向西靠还是向东靠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一系列国际法基本准则,影响到了地缘战略格局。很明显,这场对抗具有战略性,并且可能具有长期性,短时间不可能解决。对抗究竟会发展到何种程度?现在很难看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短时间内很难根本性缓解。

  乌克兰所在的中东欧地区既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区,也是美国、欧洲的重大利益区。如果此地区局势持续动荡,美国转向亚太战略的实施就必然受到牵制。它很难两端兼顾,必然要加大对欧洲的投入,扩大在中东欧军事存在。

  美国的目的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另一方面是挑拨俄罗斯和欧洲大国的关系。俄罗斯曾经提出要融入欧洲,建立统一的欧亚空间,欧洲大国也曾经响应过。但是美国就是让你搞不成,挑拨俄欧关系,目的是让欧洲替它遏制俄罗斯。俄罗斯看到了这一点,欧洲国家也看到了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国家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与美国不同调不同步、俄罗斯批评欧洲大国的调门也放得较低的重要原因。

  美国的企图很大,但是力不从心,所以它就想把欧洲国家“忽悠”起来对付俄罗斯。同时他又在亚洲拉帮结伙、强化军事同盟,利用矛盾、挑动事端,制造各种危机,把中国周边搞得麻烦不断,遏制中国的崛起。它自己主要是在幕后操纵,给小弟兄鼓气,让他们冲在前面,就像用一群狼崽子去撕咬你。这些狼崽子特别是日本菲律宾越南虽然个个凶狠,但是哪个有能耐置一个大国于死地?都不能。但是死死咬着你,你就没法集中精力去发展,而且会影响你的大国形象。美国把俄罗斯也描述成十恶不赦的恶棍,目的也在这里。这就是美国的险恶用心。

  乌克兰危机的冲突是战略性的,它必然影响到大国外交、安全战略布局。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在安全上将会更多地防范西方,而在经济合作上将会更多地面向东方。这种战略态势正在形成。美国将面临两线作战,力不从心,那么就要在背后操纵、制造“可控危机”,所谓“再平衡”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如果乌克兰危机这样闹下去,而欧洲又不能完全把责任接过来,美国就将面临巨大压力,就不能不受到牵制。对中国来讲,就有可能带来更多的主动、减轻霸权压力。

  中国斡旋乌危机,可仿照“六方会谈”

  环球网:中国在乌危机中还可以发挥什么作用,或扮演什么角色?

  王海运:怎么发挥大国作用?第一,我们要充分利用当前的有利地位。我们不是当事方,在其他大国都卷入的情况下,中国相对超脱,而且没什么私利在里面,容易为各方所接受。

  第二,世界各国包括欧洲国家都看到中国的影响力在增大,而且中国又是一个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国家,他们更能够接受中国的斡旋。为什么危机发生后奥巴马给习近平主席打电话?默克尔、普京等国家元首也打来电话?乌克兰危机本来与中国没关系,给中国领导人打电话干嘛?默克尔讲得很清楚,希望中国“发挥建设性作用”,也就是希望你来斡旋。现在,各大国都找不到退路,俄罗斯很难退,欧洲国家也很难退,美国不想退也很难退。这个时候正是中国进行外交斡旋的时机。

  我国曾提出希望建立“国际协调机制”,但没提出由谁来牵头,不了了之。其实中国可以牵头斡旋,可以发起国际对话。首先派出特使,到各当事方去听取他们的诉求,提出我们的设想。在沟通基础上看看能不能召集当事方高官会议。这是很务实的,一起吵架都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召开部长级会议,达成解决问题的基本原则,应该说还是可以做到的。如果这一步成功,那么各国元首就可以坐到一起,只要坐到一起,不管结果如何,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就有了,大国作用就发挥了。谈不成没什么了不起,“六方会谈”到现在也没谈成什么,但是中国在此问题上的大国作用大家都得承认。乌克兰问题也是如此。我们提出的一些原则,如加强对话、政治解决、利益平衡等,起码各方都难以反对。

  当然,想要最终解决乌克兰问题,还是要像基辛格讲的那样,乌克兰要做东西方的桥梁,而不能成为一方对付另一方的前哨。布热津斯基也有类似的话。德国的前三任总理也都不主张欧盟北约向乌克兰扩张。这说明,西方国家冷静理性、有健全思维的战略家还是大有人在的。俄罗斯的底牌是,不能让乌克兰成为北约威胁俄罗斯的前沿地带,俄罗斯也能接受乌克兰中立化。俄罗斯现在的集中诉求是乌克兰联邦化。乌克兰不应加入欧盟,加入欧盟意味着下一步可能加入北约。

  总的看来,由于欧洲重新成为大国对抗的前沿,对美国的牵制必然形成。由于俄罗斯在西部面临巨大战略压力,加强同中国的合作也是必然趋势。所以中国的战略地位变得相对主动。运筹好了,可能会迎来一个较长时间的“战略宽松期”。当然,能否由此延续我们的战略机遇期,还要看我们怎么利用,看我们“化危为机”的能力和作为。(采访、整理 王京涛 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