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点评普京“五大个性”:对中国是好事

2014-05-27 13:58:00 环球网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往期链接:

  专访王海运少将之一:拿外汇储备买俄油气是现实选择

  专访王海运少将之二:中俄美,中国应学蜀联吴抗曹

  专访王海运少将之三:中国可仿照“六方会谈”斡旋乌危机

  ——专访王海运少将系列之四

  不能指望普京为中国两肋插刀

  环球网:普京在我国互联网上赢得大批“粉丝”,您如何评论这位人物?

  王海运:我对普京的评价是:

  第一,普京有强烈的使命感。他有一句名言:“给我20年,还给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强国理念溢于言表。这是彼得大帝的话,他的抱负是做“彼得大帝第二”。

  第二,他有强烈的大国意识。他从来不认为俄罗斯是个地区国家,弱了也还是世界大国,也还要发挥世界大国的影响力。他的目标是将俄罗斯打造成为多极世界中有重大影响力的世界级力量中心。

  第三,他有大国领袖的魄力和意志。敢于承担责任,敢于出手,敢于担当。这很值得学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用好国家软硬实力,才能赢得更多国家利益。

  第四,他具有高超的大国博弈技巧。该硬则硬、该软则软,善于“四两拨千斤”。他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就是如此,先是因西方大国策动乌克兰剧变而陷入被动,但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一出手,马上翻盘了,美国西方反而陷入被动。

  第五,他有阳刚之气、男子汉个性。俄罗斯很多女性在唱《嫁人就嫁普京那样的人》,这是对他的崇拜。他讲话的风格也非常犀利。

  说到底,普京是民族主义者,为俄罗斯利益而战。另一方面,普京能够以有限的国家实力撬动大国关系,产生数倍于其国家实力的大国影响。一定程度上,这也是西方的愚蠢做法给了他机遇。

  同时,普京远非十全十美,俄罗斯爱走极端的民族性在他身上也有突出表现。有时确实给人不计后果、敢拼命的印象。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但是带来的危害有时也是不小的。你厉害,大家都躲着你,你不就孤立了吗?

  还有一点,普京的性子有些急躁,有时急于求成。比如前些年他提出到2010年经济翻番的目标,其实根本不可能。提出这样高的目标必然导致经济决策失误。虽然普京急于把俄罗斯搞成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以理解,但是效果有时适得其反。

  “欧亚联盟”不会是苏联或俄帝国的翻版

  环球网:普京最终目标是把俄罗斯带到什么程度?

  王海运: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强国强军,建设强大的俄罗斯。 

  普京给俄设定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一大力量中心。实现的途径除了提出全面现代化战略、开发东部地区、利用亚太经济发展、实现快速发展之外,在地缘战略上也提出了建设“欧亚联盟”计划,以收拢独联体国家,建立以俄为核心、为主导的一支地缘政治力量。当然,欧亚联盟将来即使搞成一个超国家的联合体,也不会是苏联的翻版,不会是俄罗斯帝国的翻版,最大可能是主权国家的联盟。主权国家不可能形成统一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各主体经济关系可以更密切,但是政治上的独立性不论是哈萨克斯坦还是白俄罗斯都不可能做出大的让步,这是底线。哈萨克斯坦发展得不错,外交运筹也非常成功,“大国平衡、多方获益”外交战略运用得非常灵活。它加入欧亚联盟势在必然,同时他也非常重视跟中国发展关系,因为中国是他最大的贸易伙伴。他也和西方国家发展合作,西方大国很少对他责难。

  俄罗斯如果想搞过去的苏联或俄罗斯帝国,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时代变了,各大国不会容忍,独联体国家非常看重主权独立地位。但是构建以它为核心的一体化机制还是有希望的。道路可能很艰难,因为俄很难做到平等对待这些小国,他对这些国家的输血能力也非常有限。

  普京深深感到必须和中国联起手来,才能实现俄的复兴

  环球网:如何认识普京这位领导人对中国的态度?

  王海运:普京是中俄关系的积极推动者,他希望对华发展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普京深深感到必须和中国联起手来,才能稳固俄的大国地位,实现俄罗斯的复兴。而且,普京要利用中国快速发展的机遇,搭乘亚太经济的快车,只能同中国加强合作,这点他很清楚。从这方面,普京回归大位对中俄关系是好事。

  普京的个性特点对我们也是好事。普京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大国领袖,善于在险局中取胜。这些特点都是值得我们称道和学习的。毕竟俄罗斯曾是几百年的世界大国,曾是两极格局中的超级大国,他玩大国游戏比我们娴熟得多。我们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我们要谦虚。

  但是话说回来,普京对中国的疑虑依然存在。他前几年讲话时曾经提了几个问题,主要是中国移民问题、中俄贸易结构失衡问题、中国扩大对中亚的影响问题,这些问题确实存在,但是他看得过于严重,而且未从自身找原因。俄对中国崛起存在不适应、不放心问题。不适应两国地位的转换,过去的小弟弟变成今日的老大哥,过去穷国变成了富国,他要到中国去寻求援助,心里很难受,酸溜溜的。恐怕这种心理还要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几年前,俄罗斯人不愿承认中国发展起来了,现在承认了,但是又担心中国发展太快了。对于强大起来的中国会不会对俄构成威胁,他没有底数。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有时不太客观。当然,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中国了解有限,随着了解增多,一些奇谈怪论可能会有所改变。

  2005年,我在《环球时报》上发表过一篇关于《俄罗斯矛盾看待中国》的文章,是讲俄罗斯对华战略思维的。8个字——“看重、借重、怀疑、防范”。看重,就是比中国自己看自己还要好,中国不得了了,要成为世界第一了。借重,是强调必须借助中国来实现它的战略目的,这意味着要与中国联手合作。怀疑,就是担心中国与其他大国一起将俄边缘化,担心中国发展起来以后会对俄提出领土要求,担心中国对俄搞人口扩张、变俄为中国的经济附庸。防范,就是避免中国未来对它构成威胁。他卖给中国的军事技术装备,总要保留10-15年的技术优势。军事演习、军力部署也还有针对中国的成分。因此,中俄建立军事互信非常重要。我们在这方面作为还很小,有必要大力加强。中俄举行联合军演,很好。但仅仅军演还不够,还应当更多地进行军事战略沟通。在应对美国战略遏制问题上,应争取中俄互为犄角、相互配合;在对日斗争问题上,应力促俄改变“不选边站”的消极做法,争取组成对日统一阵线;在军事技术领域,应展开战略性大项目合作。

  说到底,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有普京执掌的、敢作敢为的一个大国作为中国的战略伙伴非常重要。普京首先考虑的是俄罗斯国家利益,不能指望普京为中国两肋插刀。(采访、整理 王京涛 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