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意见领袖对话:建议朴槿惠来中国开微博

2014-06-16 16:46:00 环球网 环球网评论 分享
参与

  日前,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主办、环球网协办的首届“中韩网络意见领袖圆桌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韩双方的十多位网络意见领袖参加,分别从不同角度解读了当前中韩关系及民间交流情况。会议由环球网副总编辑石丁主持。本文由环球网评论频道根据嘉宾发言内容整理而成。

  中韩到了新的“蜜月期”,但网民的观点还很不稳定

  鲁健:中韩之间,共识多于分歧

  我集中两个方面谈看法。首先,我认为中韩之间有很多共识。第一,在看待历史争议上,中韩两国能找到很多共同点,包括看待日本的一些右倾化做法。第二,都希望半岛稳定。稳定的具体表现就是无核化和冲突的淡化。大家都非常期待六方会谈能够谈起来。第三,同作为东亚国家,大家在文化、情感认同上相似。

  但中韩之间也存在一些分歧。第一,海上问题。这些年,由于中日之间的东海之争、钓鱼岛之争,再加上南海问题,中韩之间有一些海上问题相对被淡化了。但不管有一些争议的岛礁也好,或海上对渔民的执法也好,实际上冲突还是存在的。第二,是文化认知的问题。中国方面,有些网民会认为自己拥有五千年的文化传统,认为东亚国家的文化基本上都是中国文化的延伸,这确实有一点文化的沙文主义。韩国方面,也同样有很强的文化自尊。韩国个别网民说孔子是韩国的,李时珍是韩国的,端午节也是韩国的,这就容易造成文化认知上的误解。文化自尊应该是辩证的,不适度或过度的表达文化自尊,会成为一种文化自卑。

  总体来说,中韩双方共识多于分歧,双方网民在网络上的思维应避免二元化,在冲突和不冲突之间、攻击和非攻击之间也有很多选择。所以,我们应该努力避免冲突,寻求共识,尤其作为主流媒体,不要去放大和炒作个别网友的一些言论。(中央电视台主播)

  赵诚大:中韩网民已从奥运会时“反华”“厌韩”情绪中摆脱出来

  中韩两国建交今年已经22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国关系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两国网民对双边关系和国际领域最关注的是什么呢?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2000年到2005年,当时中国网民主要关注韩流。但在韩国在端午节申遗之后,两国网民争论变得激烈,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韩国某个电视台也提前放了开幕式的彩排,奥运会圣火传递,还有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个别韩国网民的恶意留言,都导致了中国反韩情绪高涨。

  2011年底到2012年,我们对有关韩国的留言做了调查。整体上看,中立的立场大概占48%,负面态度大概是33.9%,而比较正面的评价大概17%左右。之后中韩两国还有媒体的努力,使得中韩两国网民对对方的印象逐步转变为好感。最近,中韩两国之间最为关注的就是韩国将中国志愿军遗骸返还中国的事情。今年1月份中国在哈尔滨开了安重根纪念馆,后来西安也建了韩国光复军的碑,韩国国民也非常感激,表示了欢迎和感谢。

  中韩两国网民对对方国家表达好感,决定性的因素是去年朴槿惠总统上台。中国网民对朴槿惠总统很关注,也很喜爱。朴槿惠政府上台之后,两国领导人、政府之间形成了相互尊重的氛围,两国网民也就被感染到了这种氛围当中。中国的大V去年访问了韩国,还探讨了两国的网络对两国关系的影响。韩国驻华使馆也在今年2月请来了中国12位网络大V和一些普通网络博主交流心得。

  如今,中韩两国网民已经逐步的从奥运会时的“反华”和“厌韩”的情绪摆脱出来了。但现在两国之间的误解还有一些恶意留言依然存在,所以,两国网民不断维持友好,是我们需要努力的范畴。(韩国联合新闻国际部编辑委员)

  张颐武:中国网络舆论开始更亲近韩国,并越来越明显

  对于中韩两国来讲,首先,中国互联网关于韩国的讨论中,政治讨论远小于文化讨论。中国年轻群体对韩国文化的兴趣非常大,所以韩剧在中国非常流行。另外,类似整容、美女这些话题,也是中国互联网中重要的文化议题。第二,由于最近东亚结构发生转变,中日、韩日关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其中,网络意见领袖和传统的舆论领袖不一样。一方面,网络意见领袖的观点往往需要更强烈的表达,在较短时间内聚拢受众。另一方面,传统舆论领袖的责任是引导受众,而网络意见领袖在引导受众的同时,还要取悦受众。这两个变化就使得网络舆论更加不确定。(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刘光钟:中韩之间一定要从“人和人的角度”消除偏见

  我在来之前,会见了韩国网络媒体,有一些人说,现在因为韩日关系不好了,中韩关系又到了新的蜜月期。但网民的观点是很不稳定的,新的蜜月之后也可能带来新的冷淡。

  在韩国,对中国的印象是这样的:我们小时候就听刘备、关羽、张飞,还有老子、孔子的故事,我们的名字也都是汉字,所以对中国有很深的渊源感。但两国网民间的关系是不稳定的,当一方民族情绪上升的时候,另外一方就有很大的反感。我认为双方最好能从大局、从国家的角度出发,引导媒体克服这种不稳定性。

  韩国人基本上都会汉字,韩国人对汉字有一种精神认知,认为通过汉字能表现出中国人的精神世界。这应该是中韩交流的一个有利平台。我觉得中韩之间的一些偏见或者是先入为主的东西,一定要消除,应该从从超越国家和民族的高度,从人和人的角度,真正地实现相互理解。如果不能促进人和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很难走近。(韩国前《中央日报》北京特派员)

  中韩网络意见领袖要特别注意顾全大局

  陈彤做检讨:网络媒体有时涉韩报道断章取义、鼓动网民情绪

  在中国人最熟悉、最有亲近感国家名单当中,韩国排名一定非常靠前。李明博总统是唯一一个进入汶川地震的总统,朴槿惠总统在清华大学用中文演讲,博得了在场学生的掌声。所以我建议,如果朴总统能够在新浪微博开通账号,一定能够极大地促进两国的沟通。

  韩国明星是当今中国年轻人最为热烈追捧的群体,他们的发型、衣着、喜欢的食物都能引发热潮,目前韩国明星开微博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三百个,超过了日本、英国法国等国家,仅次于美国。体育方面,中韩交流也非常密切。中超联赛就有大量的韩国球星涌入。今年巴西世界杯,韩国国家队有三个球员是来自于中超联赛,包括北京球迷非常喜欢的何大成。另外,四年后,平昌冬奥会将是今后几年在亚洲举办的最高规模的大赛,相信会吸引大量的中国观众前往观战。

  最后说到媒体的作用。我作为一个网络媒体的代表,有责任检讨,的确,网络有时候并没客观冷静地报道新闻,而是推波助澜、断章取义,特别是把一些个体的意见描绘成韩国主流社会的意见,鼓动网民的情绪,这方面要深刻反思。(新浪网副总裁)

  马晓霖:两国网络意见领袖尤其不能被第三国挑拨

  中韩都是互联网大国,网民都非常关注本国的发展,也非常关注亚太地区的国际关系。我认为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的互联网领袖,在网络上的表态、活动都尤为重要。而中韩两国的网民都很爱国,关注自身国家的地位、影响力、话语权,包括一些核心利益。因此,网络意见领袖对国家内政外交的评判——两国关系是友好还是敌对,往往会引起成千上万人的追捧,在网络上下会形成一种巨大的合力。但事实可能并不是网络表现的那样,所以,这就在舆论场上形成了一种干扰,有可能会使两国政府在处理问题上走向比较夸张的程度。

  既然中韩两国是友好国家,无论在历史问题、东北亚问题、政治交流方面,还是在文化产品传播方面,都有非常高的认同度,那么,在个别问题上,中韩网络意见领袖要特别注意顾全大局,不能因为一些小问题的分歧影响了友好大局,尤其是不能被第三国出于不良的目的来挑拨,破坏我们建设巩固多年的友好双边关系。(博连社总裁)

  周庆安:中韩网络舆论领袖需建立共同的历史记忆

  有位美国学者讲了个特别有意思的道理:东亚这块土地有三个非常重要的特点,第一,有共同的历史,但没共同的记忆;第二,有共同的问题,但没共同的答案;第三,有共同的利益,但没共同的信任。这三个问题谈到了目前尤其东北亚国家交往中很重要的障碍。但后来这个问题被韩国总统朴槿惠解决了。朴槿惠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引用了管子的话,一下让我们觉得其实中韩之间不仅有共同的历史,还有很多共同的记忆。所以,我觉得中韩两国网络舆论领袖之间的交往,需要建立很多共同的历史记忆,建立对于当前热点问题的答案,进而去构建信任。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中韩舆论领袖应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建立机制。第二,建立热点话题的对话机制。要促进国际和国内议题的交流探讨,还要促进文化议题上的相互推广,包括一些敏感话题。第三,建立中韩两国对对方舆论的参与机制。要推动中国的网络舆论领袖在韩国的网络舆论舞台上扮演角色,也欢迎更多的韩国舆论领袖在中国开设微博。第四,建立效果的评估和推广机制。(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杨禹:中国网民除了看韩剧,更想看韩国的现代化进程

  包括我在内的中国网民对韩国现代化的进程也特别关注。我们中国推进了新农村建设,其中很多都借鉴了韩国新农村建设的经验。无论韩国也好,中国也好,今天都走在自己奔向现代化的半路上,双方都有很多现代化进程中积累的经验教训值得相互借鉴。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中国网友去观察韩国,除了看韩剧以外,更想看到韩国现代化进程的点点滴滴。(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

  文圣镇:两国是否可建共同机构监管网上错误信息?

  陈彤总裁说希望朴槿惠总统在新浪开微博,如果习近平主席在韩国的网站上开个账号,也会很受欢迎。

  我说几点提议。第一,两国网络媒体应该加强合作,共享信息。比如今年中韩建交22周年,可以共同制作一些特辑报道,还可以协助对方对本国有影响的人物进行采访,广泛向网民做宣传,各个网络媒体还可以互派职员到对方媒体工作。

  第二,网络信息交流应该增加,像电视剧、漫画等等文化产品,通过网络到对方国家去交流,能加强双方友好的纽带。

  第三,中韩主要网民都是年轻人,有必要加强对年轻人的引导。可以搞一些大学生的活动,可以访问对方的文化古迹等。在网络上有时候会有一些错误的信息流传,消除这些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为了及时修正这些错误,是不是双方可以考虑设立一种共同的机构来监督这种事情?这样有助于迅速有效的纠正问题。还有,我想强调,驻外记者们应该多了解对方国家的情况,准确地传达对方国家的信息。(韩国首尔经济新闻评论委员)

  将中韩两国的网络意见领袖交流模式推广开

  池海范:通过交流,希望中韩提升为“战略共同体”

  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人文纽带其实就是精神上的纽带,就是获得对方的心。中韩两国之间在历史、文化、哲学上很有共鸣。但我也有比较担忧的方面:中国的国力不断增强,相对来说,对弱小国家的尊重度是不是在降低呢?王毅部长访韩的时候,跟韩国的外交部长也见过,说访韩是走亲戚、续友谊、谈发展之路,但我们韩国人更希望中国人不止在语言上,在行动上也要践行这些原则。

  中国在亚洲如果想结交朋友,应该摆脱过去朝贡的思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中国梦,随着中国的富强,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信任和尊敬,也是中国梦的内容之一。那么,如果中国想从世界获得信任尊敬的话,可以从韩国着手,离这么近,人文交流纽带又这么扎实,而且韩国也是世界GDP前十位的国家。

  首先,政府之间的交流需要有广泛的对话,这种对话应该扩大到战略层面。级别上也不要仅仅停留在高层上,而是需要中层还有基层都参与进来。

  第二,民间交流上,非政治的主题应该成为最重要的主题。如果有政治主题的话,会转变为争论,而民间层面上有必要谈文化、艺术、环境科学等非政治性的内容。年轻大学生、文化界、艺术界,还有烹饪界的交流都有必要。中国有很多大V,韩国有很多主妇的微博也是非常强有力的。

  第三,对互联网的新闻也要加强监管。比如说孔子是韩国人,这个假新闻其实不是从韩国来的,而是通过第三方国家造出来的。这些被报道了之后,中国人的反韩情绪就会很强,所以得有一个可以过滤掉这些假新闻的渠道或方法。

  第四,公共外交方面。2011年《朝鲜日报》和《人民日报》一起举行过探讨中韩未来之路的论坛。很遗憾,因为预算的问题,这个活动没能继续,非常希望能够继续下去。

  中韩关系在过去22年之间,通过交流成为了利益共同体,今后这样的关系应该进一步提升,进而成为人文共同体,再提升的话就是战略共同体,期待有这么一天!(韩国《朝鲜日报》东北亚研究所长)

  周志兴:中韩民间交往,要深入到对方家里去

  去年环球网组织去韩国,我是第一次去,我觉得韩国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比如韩国的环保,因为在汉江里发现了长相畸形的鱼,促使韩国政府下决心把环保搞好;韩国人的朴素,我们在街上看不见什么进口的豪华车;韩国人的执着,我看了独岛的展览馆,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韩国人的法治,我们去了一个网站叫多音网,询问他们这样的网站怎么管理,如果发生诽谤、诬蔑、攻击这样的事情怎么办?他们说有相当完善的法治措施来处理,而且他们是针对网站不是针对个人。

  最近我做民间外交和公共外交工作比较多。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去了两次美国,去了两次日本,去了一次台湾。我跟美国人说,你们到中国来,只跟官方打交道,不跟老百姓打交道,你们了解的就不是完整的中国。后来有一个美国国会议员办公室主任代表团,十几个人到我家去吃饭,算是开始了民间外交的做法。我认为中韩之间也需要这样的民间外交、公用外交。

  至于民间怎么做,我的建议是,首先,要有一种比较好的机制,还要有表率,就是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人做得好,应及时总结。第二,民间交往要有深度,应该有一些学者交往。第三,民间的交往还要有活力,最好做法应该深入到对方家庭去,和对方做家庭的朋友。(《领导者》杂志社长、共识网负责人)

  石丁:应该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加入外交活动

  我们环球网连续组织了两期中国的网络意见领袖访韩活动,总结这几年的经验,我觉得在以下几个方面可以做更多的改进。首先,对每一种意见领袖的活动,应该从单向交流走向双向交流、中国改革的战略是“走出去、请进来”,过去环球网是组织中国的互联网意见领袖去韩国访问,我们希望未来能够邀请韩国意见领袖来中国访问,把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告诉韩国网民,这样更有利于理解中国。

  第二,应该提高网络意见领袖交流的规格。希望在未来推进两国意见领袖互访的过程,能够以某种形式参与到两国外交活动中,甚至参与到两国领导人高层访问行程中去。让意见领袖们亲身体验,并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对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有非常大的作用。另外可以把高层意见和普通网民集合起来,从而带动更多网民关注两国外交。

  第三,我建议在促进两国网络意见领袖交流方面,应该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加入,应有更多资源导入。希望中韩两国外交部门在这个领域继续加大对活动的支持力度,帮助民间力量更好组织这些活动。同时,希望在未来网络意见领袖互访中,有两国外交官员更深入的交流。

  第四,未来中韩两国的网络意见领袖交流模式能够得到复制和扩大化,这些活动其实同样适用于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外交。(环球网副总编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