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讨论:智库在中美关系中该扮演何种角色?

2016-06-23 15:58: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主持人(刘禹同,中国公共外交协会秘书长):有请嘉宾上台。他们是前美中贸易委员会会长Robert Kapp(柯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先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先生,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先生,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赵小卓先生。

  我们开始讨论,这个专题的题目是加强智库在中美关系、亚太安全合作中的作用。因为他们从事的研究领域各有区别,所以我想我们可以讲得更具体一点,更细一点。我会有针对性的提一些问题,请他们分享他们的看法。

  首先有请Robert Kapp(柯白),我有一个小问题问你,我今天早上跟你交流的时候,你讲到你去年您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讲课,但是没有成行,因为你突然生急病,但是最终你还是坚持上完了课,是通过微信或者是QQ通讯的方式进行远程授课,这是一次很成功的尝试。我的问题是,我觉得中美两国的学生对于对方国家的知识不是非常平衡。我在纽约工作的时候,发现中国的中学生对于美国的了解比较多,他们知道美国的独立战争,还知道南北战争,他们对于美国的地理位置也很清楚。但是美国的中学生对于中国的了解怎么样呢,他们中不少人不知道中国在哪儿,更不必说对中国的历史、当代史或者鸦片战争的了解。这说明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还是很不够的。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去做,特别是在教育领域如何更好地增进交流呢?

  柯白(前美中贸易委员会会长):我的确开设了一个中美关系的课程,是在川外,因为我自己的背景是历史,首先这个课程是讲美国人的中国观,1941年,有一个散文,在《时代》杂志上发表的,在珍珠港事件之前有一篇文章叫做《美国的幻想》,讲到美国以及美国人应该了解他们有一个全球的角色,他们是没有办法避免的,美国之前从来没有发挥过这个作用。所以我的课程是从这个文章开始的,讲了美国和中国在二战中的合作,我也讲了美国政治上的看法,在40年代、50年代反共的活动,然后讲了朝鲜战争,然后还有中美断交,以及越南战争,还有尼克松访华。我放了很多照片,如果你可以上Google网站的话,可以看到很多照片,是非常好的课程,但是我们却做不了。我们用一个QQ,12个学生有QQ,我也有一个QQ,因为我没有办法过来,这个事情是非常先进的,我们是QQ视频,我可以看到他们,他们也可以看到我,我讲20分钟,然后我们讨论。这些研究生是非常可爱的学生,我们关系非常好,在某种程度来说,我觉得中国的学生,尤其是这些研究生他们研究美国,他们会着重美国,他们对美国的细节有一定的了解,比大部分美国的学生对于中国的了解要多,这一点我跟你的看法一样。在很多的美国学生,他们对于中国很了解,当然也有一些中国学生不了解美国,两边都有这样的情况。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说,中国学生可以对美国懂很多。但是我跟学生交流的印象就是他们所知道的是他们被允许知道的,他们被允许知道的美国是美国对中国不公平,美国对中国的反倾销政策。这些年轻的学生所了解的,包括北大和清华的学生,他们并不是美国的专家,但是他们可以讲出一些对于美国的了解,他们的了解都是表面的。所以这也就让我们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在美国学生可以有很多信息,但是他们想看什么就可以看什么,但是他们却不看。他们往往是看电影,或者是在线游戏,或者用FaceBook聊天,我希望他们读更多内容,因为他们有无限的东西可以看。在中国的学生也会把时间花在微信上,当然他们也没有全面的信息,他们要全面了解一个国家,要知道这个国家怎么看自己的,是怎么看世界的,但是这些资源往往是被阻挡了。所以这些学生是非常好的学生,但是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够有更加深入、更加细节的了解。

  主持人:我的第二个问题想问一下刘亚伟主任,我知道你是研究中美关系的专家,在今年早些时候曾经陪同会长李肇星先生去新加坡访问,遇到了杰弗里贝德,他是著名的安全问题专家,也是对中美关系有很深研究的重要人物。他提到这次美国大选,认为希拉里·克林顿肯定会获胜,他非常自信。不知道你是否认同他的观点?你如何看待这次美国大选?

  刘亚伟(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我当然认同他的观点,我给环球时报写了文章,大家如果没有看到的话,可以看一下,我觉得特朗普是当选不了的。我最近又给环球时报当选了一个文章,即使他当选了,他想像高柏刚才说的全方位的改变美国在国际化方面的作用是做不到的。当然高柏博士也说了,开始他不能获得提名什么的最后是出乎意料,特朗普是出奇制胜,但是我自己觉得他是不可能当选的。跟我在深圳卫视说的话是一样的,我今天还在这说特朗普是当选不了的。如果他要是当选了,这一届美国人民确实是有问题。不仅这一届美国人民有问题,对于所有的中国人民将来都有可能造成很大的伤害,这也是刚才高柏教授说的观点。具体为什么不能当选?我有我的分析,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

  但是我想说一点刚才戴博先生说的公共外交的问题,我工作的单位不是美国政府的,也不是美国政府的传声筒,但是往往被国内人认为我们是美国政府一种工具。其实我想说的是中国的公共外交实际上做的比较好的。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我想请贾庆国院长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看法。我记得去年美国学界产生过一次大辩论,就是对华政策四十年的大反思。起源就是美国学者兰普顿提出,中美关系到了一个临界点,他认为中国走的道路完全跟之前美国预期是不一样的。在美国学界引起很多的争论。我想这个问题因为涉及到中美智库的交流,在您看来中美智库交流对于缓冲双方的误读和误解会有什么作用?您认为这种交流有作用的吗?

  贾庆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我觉得智库的交流还是非常重要的,中美关系出了很多问题,我觉得这个有很多原因。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智库交流可能不够充分,再一个就是智库交流的结果可能还没有得到双方政府有关部门更大的重视。我觉得智库交流跟官方的对话也好,谈判也好,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一个就是它的非官方性,它的非官方性决定了智库交流可以讨论一些政治上比较敏感,而官方出于政治考虑不愿意讨论的一些问题。智库交流在这方面有它的优势。

  还有就是智库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讨论政策问题,有助于产生对问题的多维度的思考,从而在政策制定前对问题的思考更加全面,使得我们政府在政策制定前对相应思考更加全面。还有就是智库的政策讨论,有助于反思和超越官方在政策制定后形成的惯性思维。因为一个政策制定以后,官方各级部门就要用,这个政策制定出了问题怎么办?可能官方的思考也很重要,但是由官方纠正自己的看法,来修改政策难度比较大。智库在这个时候介入,他可以提出一些新的想法,新的选择方案,供官方进行选择,我觉得这方面的作用也是很重要地。

  智库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专业性。由于智库长期跟踪一些问题,研究人员对这些问题的了解都比较专业和深入。智库参与政策讨论,对于相对忙于具体事务的官员来说可以更加全面、更加深入、更有时间思考一些问题,特别是相对全局性、长远性和宏观性的问题。

  最后,智库还有独立性,他可以提不同的观点,可以超越狭隘部门利益,从不同角度比较宏观的分析和把握一些问题。所以所有这些都使得智库在政策制定过程中有它独特的作用。

  当然,智库的作用是不是能够得到有效发挥?我觉得还取决于政府对智库作用的认识和使用。他如果不重视,不有效的去利用,我觉得智库发挥作用也很难。特别是在权力相对集中的中国这样一个政治体制里边比较难。在美国他可能通过媒体各方面来表达他的意见,对政府施加压力,在中国可能跟政府在多大程度上重视智库作用,使用好智库这个资源有关系。现在中国政府越来越关注这个问题,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对于中国未来更加合理的制定自己的对外政策,包括处理中美关系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关于中美关系,我觉得智库已经在发挥很大的作用,我们有很多的二轨对话,各种各样对话机制,相对中日关系而言,中美关系在这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但是智库的作用潜力还是很大的,我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