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欧洲陷在福利怪圈中难自拔

2013-05-30 02:36: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海外移民与当地民众矛盾冲突已成为近十年来欧洲日益突出的社会问题。有尼日利亚背景的恐怖分子在伦敦街头砍杀英军士兵,法国士兵闹市遭貌似北非裔男子的刺喉袭击,瑞典首都移民聚居区爆发骚乱连日不息,使得这一问题再度浮现。

  在更大背景上考察,外来移民及其后裔人口快速增长且在某些局部地区占据多数,正在给一些欧洲国家的社会治安乃至政治认同带来不容忽视的挑战。以英国为例,虽然英国政府几乎从不鼓励英联邦国家民众移入,但却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因此,英国的帝国地位自然而然地促使英联邦国家民众迁居英国。时至今日,在越来越多的社区,外来移民群体开始占据相对多数乃至绝对多数,某些城市甚至英国全国人口构成也正在出现类似发展趋势。

  在不妨碍社会成员之间平等顺畅交流沟通、当地主流社会能牢固保持社会规范共识与既定政治权威的前提下,不超过一定程度的多民族混居将有利于发挥该国、该城市的经济活力。但在上述前提动摇的情况下,多民族混居格局将对当地社会治安形成额外压力,甚至可能形成国家政治认同乃至裂土分疆的压力。

  由于所谓“多元文化主义”之类“政治正确”的说教在现实面前日益苍白无力,外来移民、特别是拒绝与东道国社会融合的外来移民的增长及其负面冲击已经在一些欧洲国家引起反思,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等西欧大国政要相继抨击多元文化主义。欧洲需要扩大引进外来移民的经济压力之所以出现,众多文化背景迥异且缺乏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的海外移民之所以纷纷涌入欧洲,许多海外移民之所以日益拒绝融入当地社会,社会撕裂的风险之所以日益滋长,在很大程度上系过多过滥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所赐。

  正是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的所谓“发展完善”激励了独身、离婚、同性恋、丁克等生活方式,使得传统家庭结构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生育率大大下降,人口结构加速老龄化。在这种条件下,要想继续维持较高生活和福利水平,只有大量引进青壮年移民劳动力一途。

  但过多过滥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又使一些欧洲国家通过引进劳动力消解社会赡养压力的期望在相当程度上落空。首先,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大大减少了外来移民在欧洲生存的困难,从而直接刺激移民增长,特别是那些惰性较强而自我奋斗精神较差的移民。其次,如果外来移民不能指望福利救济,必须劳动谋生,生存压力将激励其尽快融入东道国社会。但如果可以指望相当丰厚的福利救济,他们这样做的动力就将大大衰减。第三,在有福利救济可以指望且政府奉行“淘气孩子多吃糖”策略的情况下,外来移民中必然会有某些个人和势力选择挑头闹事争取更多福利,以此为自己赚得外来移民群体“领袖”地位。而所有这一切,必然在欧洲国家内部制造和激化社会矛盾。

  当初欧洲国家建立包罗万象的福利制度时,未尝不是出于良好的目的。但在实践中,过多过滥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已对社会产生毁灭性损害,移民问题不过是其中之一。中国正在扩大社会安全网,这是必要的,但我们决不能忽视潜在和现实的负面作用,并应为此做出相应安排。在这方面,西方可以为我们提供不少教训。(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