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中国油价“高”在什么地方

2013-09-18 02:35: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中国油价近年来备受质疑。日前曝光的中石油腐败案也被一些人当成中国油价不合理的证据和原因。那么,这10年油价高涨,与中石油腐败案和三桶油的所谓“垄断”究竟有没有关系?

  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明白的是,中国成品油价格与许多国家成品油价格构成不同;那些国家的成品油价格不包含消费税,如果要缴纳消费税,在油价之外另交;但中国的消费税是价内税,成品油在消费税征收范围内;拿包含消费税的中国成品油价与不包含消费税、消费税要在价外另交的其他一些国家成品油价直接比较,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在有些中国媒体声称成品油价低于中国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倘若加上在价格之外交纳的消费税,与中国包含消费税的成品油价格在同一口径下比较,未必比中国低。而且,消费税在价内缴纳,对于零售环节的消费者和卖方而言,其便利和节约交易成本的作用相当可观,特别是便于消费者比较商品含税后的完整真实价格。

  更重要的是,这10年中国成品油价格高涨是全球油价高涨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全球市场油价高涨之际,大力推行价格市场化并与国际市场接轨的中国不可能置身事外。如果还要追求低油价,就只有政府财政补贴一途,而这种补贴既不公平更无效率,已经成为危及许多国家宏观经济稳定和投机性货币攻击的突破口。

  能源补贴加剧不平等的效果显而易见,因为高收入者从补贴中受益更多,正如拥有3辆汽车、4台空调的人从能源补贴中受益肯定远远大于没有私家车和空调的穷人。而且,能源补贴实际上是在激励交通堵塞。取消补贴后,更多的资金可用于基础设施、卫生和教育等领域,而且会激励节能与替代技术开发。多年来,在其他众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从亚洲的印度、印尼、越南,到拉美和非洲,靠补贴人为维持的低油价对这些国家从财政、国际收支等方面制造的宏观经济不稳定性,在1997—1998年危机,在这回次贷危机、美欧主权债务危机、新兴市场危机中都暴露得非常充分,日后还会继续暴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3年3月发布的《能源补贴改革——经验与启示》报告估计,全世界对煤、汽油、电力等能源产品的补贴总额达1.9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2.5%、全球政府总收入的8%。以绝对金额计算,世界上能源补贴最多的三国依次是:美国,5020亿美元;中国,2790亿美元;俄罗斯,1160亿美元。由此可见,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减少扭曲市场、既不公平更无效率的能源补贴,而不是企图去建立和维持低油价体系。

  毋庸否认,我国石油天然气体制存在不少问题,但我们必须考虑,如果没有这个体制,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只要客观观察,可以看到,倘若没有这个被指为“垄断”而被口诛笔伐的体制,我国在整个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上的谈判地位必定大大削弱,我国作为一个整体要付出多得多的代价。这样一个体制也大大减少了资源产地的腐败,看看神木房姐、山西煤老板等激起的社会愤慨就不难明白。我们要看到现实存在的问题,但更不能漠视被我国石油天然气体制所抑制、消除的许多问题。▲(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