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没有中国参与,TTIP和TPP将犯历史错误

2016-02-15 09:19:00 环球网 王文 分享
参与

  编者按:2月13日,“新经济外交”国际论坛2016年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召开,包括土耳其欧洲事务部部长博茨其尔、前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拉米、土耳其最大商会伊斯坦布尔产业协会主席博齐凡尔等来自中东及欧亚部分国家的200多位官员、商会负责人、企业家、智库代表、媒体人,围绕TT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在当下自由贸易体系中的作用展开了为期一天的探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受邀作为唯一中国代表在论坛上做了主旨发言,现将发言内容发布如下:

  尊敬的Bahcivan主席、Bazkir部长、拉米总干事、各位伊斯坦布尔工业协会的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

  今天是中国农历新年第六天,首先以中国传统祝福大家春节快乐,并感谢伊斯坦布尔工业协会的邀请,能够第四次到伊斯坦布尔来向在座企业家、经济决策者们,分享中国智库学者对当下国际贸易与经济的一些看法。

  今天主题是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与自由贸易。事实上,中国学者通常把TTIP与另一个同样是美国推动、希望建立一个比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更加优惠的、排他性自由贸易联盟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放在一起分析国际贸易格局的变化。

  中国智库界普遍认为,TTIP和TPP正在成为WTO2.0版,都是由美国主动推动的、希望在全球强化经济领导权和贸易管理权的一种战略调整,希望建立一个高质量、高标准和高水平的FTAs样板,通过贸易规划,尤其是希望强调公平贸易而不是自由贸易,强化边界内制度一致性而不是像WTO那样关注边界上市场准入标准(比如,知识产权、劳工、环境、政府采购、国企、原产地原则等),来强化贸易流动以及贸易活动在全球价镇链上的环节利益分配,重新划分全球经济板块。换句话说,TTIP和TPP可能会掀起一场国际经济贸易体系的新革命。

  但就目前的发展趋势看,这场所谓的“革命”带来的不是积极面的全球进步,而是会冲击本已进入线性发展的全球秩序变革进程,形成变相的新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之间不必要的竞争内耗,进而有可能导致引发更大规模的战略误判,加剧全球经济、政治体系的紧张与不确定性。

  我的理由大体有以下三点:

  第一,目前已签署的TPP和有望在2016年年内达成TTIP协议与美国既定的战略初衷相违背。美国希望新的世界贸易规则安排来弥补当下国际经济组织和贸易谈判久拖不决的缺陷,希望绕开WTO多哈谈判的一种新尝试,但实际上,TTIP和TPP正在以建立一个高标准的区域贸易体系的方式,毁掉美国在二战以来的世界经济体系,尤其是当下的WTO体系。换句话说,TPP和TTIP实际上是美国带动欧、日通过跨国经贸整合,以市场自由化为名,以决定技术标准、产品规格、环保指标的方式,组建有利于美欧的全球贸易规则体系。这种方式部分地强化了美国在谈判进程中的领导权,却忽视了实际的现实效果,比如,到底能否给美国带来多少新增岗位?这些都在美国国会引起巨大的争论。当下热门总统候选人、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已公开表示反对,共和党人对它的兴趣也不是很大。不能排除下届美国总统废除或大规模地调整TTIP和TPP谈判成果的可能性。

  第二,TTIP和TPP几乎把所有的强劲新兴经济体都排除在外。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印尼、整个中东和整个非洲,土耳其要想加入TTIP还得取决与欧盟的关系。这种贸易规则的安排忽视了新兴经济体的话语权,是对新兴经济体的巨大排斥,如果这种排斥不理解为某种歧视的话。当然,美国可能会通过改变TTIP和TPP区域集团的性质,使在未来升级成一个全球性的贸易组织,但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要形成贸易转移和增长的示范效应,否则其他成员方不会加入。目前看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贸易增长速度总体上大大快于TTIP和TPP国家,试问,其他国家有可能在TTIP和TPP设立的高标准情况下加入吗?更糟糕的是,目前的TTIP和TPP标准过于有利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形成发达国家的贸易“绝对优势”,这只能导致当前国际经济、贸易体系的进一步不平等化!换句话说,TTIP和TPP阻隔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影响力在全球的扩展,实质上就是建立了保护发达国家利益的新贸易壁垒。

  第三,作为全球第一贸易国、全球最大消费市场,中国没有列入到TTIP和TPP区域之中。这通常被中国学者视为是一种战略挑衅,但我宁愿将其视为是一种贸易无知。2015年,中国货物贸易总额连续第三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还是全球130多个国家的第一贸易大国。2015年,中国消费市场总额第一次超过美国,增速是美国2.5倍。随着电子商务在中国进一步发展、中国经济改革与结构调整、中国出国人口的进一步增多,未来5年,中国还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中国人的消费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过去8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一直保持在35%左右。TTIP和TPP对商务人士的临时入境、服务贸易、产地原则等都做了高标准的规定,给外界产生了针对中国贸易发展、甚至希望与中国发动“贸易冷战”的感觉。这不是要进一步推动全球化,甚至是一种反全球化的宣战。

  所以,如果问我,或者许多中国经济学者关于TTIP和TPP的看法,直率地讲,TTIP和TPP是排斥性的,而非包容性的;是有助于发达国家的,而非有利于全世界的;是区域性的,而非世界性的;是重回贸易保护主义的,而非推动自由贸易的;是反全球化的,而非推动全球化的;是会加剧贸易摩擦的,而非助推贸易解决的。

  如果TTIP和TPP在未来几年内均被各自国家的国会批准生效,那么,将出现两大阵营。一个是TTIP和TPP区域内的、以发达国家为首的贸易联盟,这个联盟的标准基本是西方式的,是充斥着西方的劳工标准、透明度准则、反腐败规则、原产地原则的“价值贸易圈”;另一个则是非TTIP和TPP区域内的国家,仍然在现有的WTO框架下的贸易体系。不同的是,后者的经济贡献率更高、贸易增长率更快、发展潜力更强、人口规模更大。

  但那样的话,很可能从二战结束以来形成的自由贸易体系与原则将进一步重塑,新规则与旧规则之间的冲突与摩擦使世界发展增长了许多高额的交易成本,甚至会因为贸易规则的差异而产生两个世界的冲突。这未必是TTIP和TPP谈判最早的发起者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建议,应该考虑TTIP和TPP未来的成败可能性和产生的风险程度,并做出相应的调整。

  首先,保持在全球层面的贸易沟通,尤其要将在G20层面的贸易部长会议机制化。TTIP和TPP起源于G7时代的边界内宏观政策协调与沟通,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G7国家在全球经济发展的贡献度在下降,新兴经济体GDP总量占全球超过50%,全球经济协调进入了G20时代,TTIP和TPP谈判各国需要考虑到G7以外的G20成员国(即新兴经济体)的利益与需求,使更广大的国家无法享受到互惠开放的成果。

  第二,呵护在WTO框架下的自由贸易谈判结果。2015年12月内罗毕会议将WTO向前推进了一步,在信息技术扩围协定和农业“出口竞争”的成果推进了一大步。同时,接下来的议题会更棘手,如取消环境产品关税协定、服务贸易协定,进一步的有渔业补贴协定,等等。但所有谈判国需要从本国利益和全球利益的角度出发,进一步呵护和加快多哈回合的谈判进程,在全球层面上推进以WTO为框架的全球贸易体系。

  第三,关注于支持以“一带一路”为倡议的中国区域经贸合作网络。截至2015年底,目前中国已签署的自贸协定有14个,涉及22个国家和地区,分别是中国与东盟新加坡巴基斯坦新西兰智利秘鲁哥斯达黎加冰岛瑞士韩国澳大利亚、内地与香港、澳门的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 以及大陆与台湾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接下去,中国将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亚太地区自贸区、欧亚地区自贸区、中美和中欧BITs谈判,以及各项贸易、投资协定。这些贸易协定的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是真正包容性的贸易、投资、金融、基础设施投资倡议。

  与TPP和TTIP相比,“一带一路”最大的特点就是其不设固定的门槛和标准,使各国可以根据自身发展水平和具体国情选择合适的方式进行合作,这就更符合国际经贸的发展需求,更具包容性和全球性,一切从实际出发,通过沿线各国的共同努力,在尊重多样性的基础上构建合作共赢、共存共荣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确保不同国家能通过合作找到利益交融点,这也够符合国际经贸发展、产能合作的现实需求。

  过去两年多的事实证明,中国与“一带一路”地区的贸易与投资增长要快于其他地区。这是值得全世界研究与参与的倡议,超过70个国家表示支持。相信土耳其商人正在从“一带一路”倡议中获得益处了,我相信,未来会更多。

  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