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除了房子,还有哪些东西“不是用来炒的”?

2016-12-21 11:49: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总结了2016年的经济工作,对2017年的经济发展做出分析,阐明未来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并提出特别需要关注的问题。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也是深化供给制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节点。

  会议中特别提到在抑制房地产泡沫的时候,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观点,让近来熙熙攘攘的房地产市场为之一震。这一“震”,既震散了长期盘踞在房地产市场上空的“雾霾”,也震醒了那些长期沉眠于靠“炒房”发财人的美梦。市场随即有了反应:各地纷纷“跌报”频传,

  房价应声而降,现房销售量下滑。房地产的股票也跟着凑热闹,加入玩“滑梯”行列。

  我们应当如何正确,全面和准确理解“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句话,任何过度解读或“歪评”都会导致政策落实过程中的误作,误伤,最终有害客户的根本利益,损害市场的健康发展。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表明看似乎是个庞然大物,实际上有点“外强中干”,体质十分的脆弱,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闹出特大动静。以往的历史已经多次证明:房地产市场稳定了,民生的底线就保住了;房地产市场乱了,民众的情绪也会跟着乱了。并且会对整个经济大局产生“滑梯式”效应,波及到“供应链经济”的方方面面。所以,对于房地产市场的任何政策出台,必须符合市场的发展,符合民众的期望。

  有些人之所以热衷于“炒房”,不外乎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目前国内可以用于私人资金投资的出路太少,几乎没有选择余地。于是,投资房地产成为一座“独木桥”,为了争得尽早到达发财的彼岸,人们争先恐后挤上这座桥就属于可以理解的举动。

  第二,中国人对于拥有属于自己的房产是千年遗传下来的基因,否则难言成功。作为经历过太长时间贫困的中国人来讲,现在终于有机会为自己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自然不会错过“千载难逢”的良机,无论如何也要买到心仪的房产,并期望房产能够“增值”,为自己或后代留下一笔财富。“炒房”就成为这些人的自觉不自觉的举动。人们担心政策会变,晚买不如早买的心态作祟,使得许多人对买房抱有特殊的急迫心情。

  以上两种所谓“炒房”,对市场冲击不大,充其量是房地产大舞台上的“伴舞者”,不是主角。

  “炒房”的主角是那些拥有足够资金,或一些“来路不明”的资金利用权力和财力,在房地产市场上兴风作浪,呼风唤雨,硬是把“房子是用来住的”本质“转基因”成“炒货”了。这些人和机构是导致房地产市场泡沫的主力军,对市场稳定的破坏力极大。

  我们在讨论“房子不是用来炒的”这句话时必须联想到与此相关的问题: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除了房子“不是用来炒的”以外,还有哪些东西是根本不能用来“炒的”?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但是一直没有认真讨论过。

  我们似乎可以由此类推,分析一下我们当前经济发展中的种种“不正常”。例如,土地是用来为民造福的,肯定不是用来炒的。可是,在事实上,各地普遍存在着拿“土地”当“炒货”的事情。近期纷纷出现的“地王”不就是“炒”出来的吗?这样,我们或许可以明白,“炒房”的根子原来在于“炒地”,地价飞快上涨,房价自然会成为“伴舞者”,这就是“水涨船高”(地涨房高)的市场法则啊!

  所以,要想真正解决“炒房”问题,仅靠各种“限购”,“限买”,“限贷”是不够的,没有找到问题实质。因此,药总是不对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房价上涨快的城市适当增加土地供应。面临这样的局面,如何规避“炒地”现象,真的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我们已经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现在进入改革的深水区。这时特别需要我们重视提高改革的质量,各项改革措施的发布和执行,必须注意到“唇齿相依”的关系。例如,土地拍卖政策,和房子建设就是属于“唇与齿”的关系。如果嘴唇受到伤害,牙齿是无法保证安全健康的。在如何平衡维护“唇齿”的和睦相处,对于保证整体的身心安定极为重要。

  在市场经济体系中,究竟有哪些产品,哪些商品,或者哪些资源是用来为民服务的,而不是用来“炒价”发财的,需要我们理出一个“禁炒负面清单”,我们的市场或许会清净,干净许多,长期困扰人们的浮躁,急躁,暴躁或许会逐步消失。比如,“衣服是用来穿的”,“酒是用来喝的”,“茶是用来品的”,“土地是国家资源”,都是不能用来“炒的”。而“股票”也是只是用来“买卖的”,而不是用来“炒的”,否则势必会出现“野蛮人”,“乱举牌”的怪事。当股市变得透气,透明,透亮,股民自然会变得心平气和。当股市和房市归于平静,我们的经济发展肯定会实现“稳中有进”的目标,社会秩序肯定会变得和谐安全。

  我们必须画出一条底线:国家资源,权利和公众的需求是绝对不能用来“炒的”,谁敢炒这些,就必须炒此人的“鱿鱼”。用法律保护改革,监督提升改革的质量,是顺利完成2017年改革任务的必要保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