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建立“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

2017-03-04 07:02: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时,建立一个“公平的金融”和“公平的经济”体系就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不仅是市场发展所决定的,也是社会各领域的利益需求所期盼的。

  中国在国内和国际上都面临着“野蛮人”的挑战,急需中国抓紧建立起一个“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的规则制度。虽然经济发展和改革从一开始就存在于利益重建,重组和重新再分配的问题。在这些领域,中国的改革显得尤其艰难。现实经济结构中长期存在的不平等和不均衡曾经发挥了“你争我赶”的刺激作用,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本性动力:我一定要做得比你好,比他更好。于是在各省市县,甚至各个公司企业之间的相互竞争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源。综观已经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和企业正是经历了比西方经济体更为激烈甚至接近残忍的“肉搏式竞争”的浴火洗礼,中国企业终于能够以焕然一新的面貌站立在世界经济午台上。而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的活力,正是得益于勇于竞争和善于竞争的不懈追求完美的努力。

  但是,现在到了重构和重建“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最近的市场上,由于“野蛮人”和“资本大鳄”的不断出现,严重破坏了市场本身的“平衡”,导致了某些领域发生了结构性损伤。它们的作用,不仅仅是对经济发展的外部框架产生破坏,而且是对内部结构产生致命削弱。这是必须严加防范和制裁的。有的人甚至会为这些“野蛮人”的被处理打抱不平,认为“资本市场”就应该是“资本”说了算,在资本游戏中“资本是老大”。所以他们才会恣意妄为。可是人们会忽略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这些“野蛮人”之所以“野蛮”,不在于他们有多少“资本”,而是他们把“资本”当成“打手”把市场玩弄于股掌之中,打得中小投资者满地找牙,损失惨重。他们的存在与膨胀,彻底破坏了金融和经济发展需要的最基本要素:公平。没有公平,就没有竞争,没有发展。所以,建立“公平金融”就成为“必须”,成为“急需”,成为“内急”,成为要抓紧落实的大事儿。因为那些资本“野蛮人”取得暴利,并不是仅仅靠资本的力量,而是靠“无耻”和“无法”才能实现其呼风唤雨之功效。他们是一群不讲理,不讲情,更不讲法的“金融痞子”,严重腐蚀的原本健康的经济肌体。所以,我们所要建立的“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必须是在法律框架内实现的“公平”。

  目前我们面临国内国外两条战线上存在的“野蛮人”挑战:不仅国内市场需要“公平”,国际市场尤其需要。近日由于美国新任总统特蓢普公布的一系列政策,严重破坏了WTO框架内形成的相对“公平”规则,形成了对美国有利的一边倒倾向措施,突出了对其它国家的不公平,这势必会导致世界贸易和经济领域内的恶性竞争。美国的许多措施用“国际野蛮人”来描述,一点也不为过。美国采用“野蛮的”手段来保护其利益,而不惜伤害其它的伙伴国家。所以,同时注意国内和国外“野蛮大鳄”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干扰和破坏,对世界经济效益的均衡发展形成负面效应,这是各国政府和监管机构时刻不能松懈的任务。 我们提倡的“公平金融”不局限于在道德层面,而必须是贯串于所有业务的整个流程之中。例如民营经济的发展十分需要从业务的一开始到风险共担和利润分成都必须享受到“公平”,而不是一个被利用或被当成门面的工具。这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解决贫富差距的老大难问题的确很有效果。在某些地方的企业混改中,个别民营企业家担心成为“冤大头”,成为为地方经济背债负费的“佃户”。对他们来说,“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几乎成为奢侈品。

  我们近期也在推动“分享经济”的理念。但是,“分享经济”的地基应该是拥有一个“公平经济”。没有“公平”,难有“分享”。目前的“分享经济”模式正在催生一个完善的“公平金融/公平经济”体制,在这个“公平”地基上建立起来的与之相对的“分享金融/分享经济”大厦,就一定能有效的遏制“野蛮人”在“分享金融/分享经济”的滋生漫延,保持“分享”原有的纯真和活力。 对于国际上的“野蛮人”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必须认真对待。隨着欧洲进入大选之年,潜在的“野蛮政策”可能会波及不少的地区和领域。我们只有加强自身控制“野蛮人”的能力,把他们赖以生存的“野蛮资本”监管好,或许可以将其“驯服”成为人民服务的“公平资本”,让大多数民众获利。

  习近平主席十分关注“公平和公正”,无论是在杭州峰会还是党的会议中都反复强调“公平公正”对社会稳定和健康发展的重要性。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两会时间,我们充满期望,一个“公平金融”和“公平经济”的发展前景是当前改革的需要,是时代的需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