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国:如何用创新带动产业转型升级?

2017-08-21 15:29:00 环球网 杨建国 分享
参与

  8月19日,在由山东大学、河北大学、山东师范大学、山东协和学院等高校共同发起,山东协和学院、山东省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承办的“环渤海高校本科教育质量提升高峰论坛”举行。笔者作为特邀嘉宾,做了题为《如何做好创新支撑和产业带动力》主旨演讲。

  演讲中,笔者主要围绕以下两个问题:当下我国创新生态如何更好的和产业转型升级结合起来?如何让创新、创业,更多的推动我国产业的发展和经济转型?

  一开始笔者以四个案例,来说明我国当下创新现状。

  第一个,是我国当下的技术创新。

  8月15日,也就是本周二,笔者创办的《老杨会客厅》在北京举行了一场环保主题招商对话活动,而这也是老杨会客厅县域精准招商平台打响的第一炮。

  活动现场,来了河南二十个市县近40名政府代表。为什么地方政府,尤其是县域城市,会热衷于参与到这场对话和这个平台上来呢。

  除了招商难之外,还因为,我们这场对话的嘉宾:中德环保集团董事长、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陈泽峰。

  陈泽峰创办的中德环保集团,是一家总部设在德国法兰克福,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主板上市的著名环保科技公司,集规划、研发、咨询、工程总包、成套设备制造供应、营运管理、投资于一体,是中国环保产业骨干企业。

  为什么县域城市会中德环保集团特别感兴趣呢?

  因为在县域城市,垃圾围城现场十分普遍,但这个垃圾围城,没有太合适的处理办法。当下很多地方,都采取的是垃圾填埋,这种处理方式,一方面会占用大量的土地资源,另一方面,还会带来长远的污染影响。

  而在垃圾发电领域,县域城市由于人口相对较少,垃圾质量相对较低,类似垃圾发电这种方式,过去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而中德环保集团的技术创新,小型焚烧炉技术,正好能够解决这个难题,县域垃圾发电,利用市场和技术,完全能够解决,而且帮助政府解决了长久以来的财政负担。

  可以说,在绿色发展上升到五大发展战略高度的当下,需要的正是借助这样的来自市场和企业的技术创新,才能够真正解决绿色发展长久的动力支撑问题。

  第二个是,模式创新。

  今年6月份,笔者带领《老杨会客厅》团队,来到厦门,对话了一家很有意思的企业。这家企业的老板叫周华松,他谈到“新制造”的定义时,说了一句很牛气的话:

  马云从来没有干过制造,他凭什么能够提出“新制造”?“新制造”该由我们这些从事产品研发、制造的人来提出。

  让周华松牛气的原因是什么呢?就在于他创办的松霖集团,用新的商业模式,给我国“新制造”下了一个定义。

  周华松认为,对于未来的“新制造”时代,所有的代理商等中间环节都是障碍,如果企业不和客户产生直接的关联,而形成以大数据为驱动的模式,不管你今天品牌有多大,未来都会沦为代工企业,消费者不会买账。

  从这个理论出发,到目前为止,松霖的商业模式,是全球唯一的:又是产品品牌,又是自主研发,自己设计自己品牌自己制造,同时是自己的会员,又是自己的服务,完整的体系。

  松霖的模式是“C 2 IDM”,是会员模式,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将来大数据来分析我们消费者的行为,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包括我们应该做什么,都交给消费者。松霖模式是一种大数据下的消费者当家做主的民主模式。

  笔者举松霖的例子,就是想说明,当下创新出现的一些新维度,这些维度可能是从模式上,直接改变整个行业生态,带来的影响力是巨大、深远的。

  第三个是,制度创新。

  今年5月份,总理考察河南自贸区开封片区。当时,开封片区在三证合一、五证合一基础上,按照国务院多证合一要求,整合为二十二证合一 ,以减证带动简政的作法,特别让总理高兴。

  这就是笔者今天想说的另外一个创新维度,制度创新。

  为什么总理很重视“二十二证合一”创新?

  一方面,创优市场环境,是我国从十三五开始的长期发展逻辑。以“二十二证合一”为代表简政放权,其本质核心正是对创优市场环境这一理念的优秀实践。

  另一方面,自贸区是构建开放型经济顶层设计的关键。以“二十二证合一”为代表制度创新,其本质是在完成国家想通过自贸区来探索实践的重要任务和使命。

  再加上,“二十二证合一”确实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

  市场和企业高涨的热情,说明了制度创新,给整个开封自贸区经济带来的动力和重要性。

  除了“二十二证”合一,开封自贸区还正在探索另外一项改革: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这个改革的革命性和颠覆性不亚于现在的“二十二证合一”。

  企业投资承诺制就是,开封自贸区实行五项强制性措施,就是“多规合一”,以规划带立项、联合图审、整体评勘、统一验收,这样就保证了投资承诺制更高效的落地。

  现在招商引资,主要的问题是企业项目落地的成本。现在很多地方招商引资说的很大,签的很多,最终落地的时候麻烦来了,为什么呢?最后落地的时候涉及到很多部门很多关卡,这是我们现在营商环境一个最大的问题,在开封片区这反而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而且这个问题能解决,笔者认为企业投资承诺制将是未来开封对外招商引资最大的亮点。

  第四,是区域转型创新。

  中国制造转型升级,可谓是当下我国产业领域里的最大共识之一。

  去年,笔者考察了中国制造的典型代表区域:珠三角制造的佛山南海。

  在制造业领域,有这么一句“口号”:中国制造看广东,广东制造看佛山。可以说,佛山制造,在珠三角制造,甚至是整个中国制造中,极具典型和样本意义。

  在产业集群的转型升级中,南海可以说是创新出了一条区域产业转型升级的新模式。

  包括坚守制造业核心,在新经济浪潮中,没有盲目转向,没有舍本逐末;包括在定位上,不仅仅是站位全国,而是放眼全球,主动迎合国际产业链的发展趋势,寻找佛山制造在国际产业合作中的位置和机会;包括创建了既有产业平台,又有孵化功能,还有金融支持,以及服务配套的融合发展新模式等等

  除了南海,还有一个长三角制造的典型代表:江阴。

  江阴的创新主要表现在管理、经营模式的同步升级上。

  创新上,有两块很大突破和尝试,其一是构建了一整套科技创新的体系,包括完善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以及建立和完善高端人才的招引机制等等;其二是经营模式创新,比如抢抓资本市场发展的机遇,鼓励上市公司进行债务重组、股权收购等;或者说鼓励制造业往服务化方向转型等等。

  笔者举着四个案例,就是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当下我国创新一些特别典型的成功经验,这些经验的维度,不仅仅是在技术、管理上,很多是在理念和思路上。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笔者今天最想和大家交流的一点:

  不管是创新、创业,笔者希望,都能和我国的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更紧密的结合起来,为我国产业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撑。

  从这个角度出发, 笔者想提两点建议:

  第一, 产业园区应成为大众创新平台。

  目前中国很多地方对于大众创新的理解,仍然停留比较初级的阶段。很多孵化器、众创空间,和传统的产业园没有本质区别,仍然是以提供土地、厂房等要素资源为主,缺乏完善的模式和真正的创新性。想要真正做好众创空间,关键在于培育承载完整创业、产业生态圈的平台和载体。

  笔者的建议是,产业园区应该作为众创空间的载体和平台。

  产业园区做孵化器、科教城等众创空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第一,产业园区包含九通一平、厂房等硬件以及行政服务、培训、科教机构的引进等方面,能满足众创空间发展的基本需求,比起单打独斗,更能够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的创业平台;第二,众创空间培育出的企业,进一步发展时,基于上下游产业链条的需求,会在产业园区内部扩大产能、增加规模,而这也将反哺整个产业园区的升级发展。

  第二, 应该尝试打造更多区域创新共同体。

  区域产业的转型升级,根本要靠创新驱动,而优质的创新要素是提升创新驱动力的基础和支撑。一个地方的产业提质转型升级发展,离不开创新驱动。

  很多时候,在一个区域内,高端人才和研发优势集中地,和产业集群所在地,并不在同一个地方,这种时候,就需要做好协同创新共同体。

  在创新驱动方面,这种协同创新共同体将成为未来创新的重要一环。通过融合产业链各环节的创新资源和要素,逐渐形成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科技资源有效对接和落地转化的工作机制,而这种机制,对未来区域产业的发展和转型,至关重要。(作者为中国产业集聚研究专家、《老杨会客厅》创始人)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