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国:农村电商进入“深水区”

2018-09-28 18:30 环球网 杨建国

  老杨会客厅走进沈阳法库

  最近出了一个热词叫:下半场,尤其是在产业领域,经济新常态以来,很多产业都被称为进入下半场阶段,比如互联网经济下半场、电商下半场等等。当然,也有人说,当下是农村电商下半场。

  个人不太认同这个说法,更准确的称谓应该是,农村电商发展进入”深水区“。

  一方面,农村电商政策效应逐步显现,从2014年开始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电商扶贫、农业电商等政策的出台与实施,农村电商顶层设计和配套进入了相对完善阶段;

  另一方面,农村电商基础设施特别是网络与快递物流明显改善,大量青年人才返乡从事电商创业,各大电商平台下乡建设几十万个基层站点,整体发展效果逐渐显露;

  但随着政策红利的逐步消失,农村站点的逐步完成,物流等配套的逐步完善,农村电商进入了持久运营的关键阶段。

  在农村电商“深水区”,农村电商与县域经济发展之间,就遇到了几个深层次的问题:

  包括:农村电商与地方产业规划脱节。不少县域农村电商在产业谋划上,也未能充分优化配置当地产业资源,相关金融等配套也相对滞后,从而影响了农村电商效能的整体发挥。

  此外,农村电商规划并未与当地主导产业发展相融合,一方面,导致容易引进水土不服的产业,另一方面,也没有与当地现有产业体系形成良性互动,从而导致各自为战,辐射和带动能力大幅消弱。

  包括农村电商与乡村振兴战略处于脱节状态。未来三年将是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并存和交汇的关键时期。农村电商需要主动有机衔接、全方位融入到乡村振兴的大战略中去,以此筑牢产业发展基础、改善基本公共服务、提高治理能力,巩固扩大发展成果。

  包括农村电商抓手平台:电商产业园并未发挥充分作用。农村电商发展中,要有一个抓手,农村电商产业园。通过当地农村电商产业园的建设,实现品牌孵化、物流仓储等电商元素聚集,形成一系列配套服务、促进当地电商生态体系模式的形成。但不少县域农村电商产业园并未发挥好这个平台和载体作用。

  包括农村电商与脱贫攻坚脱节。农村电商肩负着越来越大的扶贫功能,而不少县域农村电商发展,并没有和这点做深度融合,没有充分发挥出带动效应。

  那么,进入”深水区“农村电商,如何才能更好地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呢?

  除了在宏观上,处理好上述四个结合之外。由于地方发展基础和进展各不相同,尤其是对县域来说,在具体操作层面,需要更多可以直接借鉴学习的“接地气”的榜样。

  这种情况下, 结合在全国考察学习的心得,我分别从政府端,和企业端,各推荐两个成功的样本。

  本文作者杨建国

  首先,从政府端来说,如何能真正将地方的特色,融入到农村电商发展中来,从而对县域产业转型升级,发挥出更大的“撬动”作用,可能才是农村电商进入“深水区”后,最核心的问题之一。

  这里面第一个样本县域是:贵州威宁县。

  为什么要推荐贵州威宁呢。贵州在大数据与精准扶贫的结合方面,堪称全国领先的模板。而威宁则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县域之一。

  这里特别的地方在于,与唯品会的合作中,创造了一个“电商+非遗+扶贫”的非遗扶贫新经济模式。

  为积极响应党中央精准扶贫的号召,让非遗产品更具时尚感和市场竞争力,回归大众生活,唯品会偕同来自裂帛、洁丽雅、罗莱家纺和天王表四个品牌的知名设计师,以及唯品会会员在当地开展了浸入式采风学习,对苗族刺绣和蜡染进行现代美学重构,让这两颗璀璨的非遗明珠绽放新姿。随着非遗手艺人培育以及生产模式的不断优化,唯品会充分发挥电商优势,走出了“电商+非遗+扶贫”的非遗扶贫新经济模式,树立了电商公益的良好标杆模范,为新时代新公益提供新可能。

  而咸宁和唯品会成功经验就是:农村电商一定要和创意创业创新相结合。

  另一个是样本县域:河南省商水县。

  和贵州侧重于通过创意来带动现有产业升级不同, 商水的经验,更多的是,如何充分利用当地业已形成的产业基础和扶贫龙头企业带动优势,从产品和市场两个需求端入手,把千家万户的“点”上精准与带动辐射能力强、市场前景好的产业“面”结合起来,通过农村电商等手段,以标准化、规模化、组织化、市场化为主要方向,更加注重扶贫产业的协调统一,形成以面带点,以点促面,小溪流汇成大江海的良性发展态势。

  商水成功的经验就是:产业扶贫和农村电商的结合如果能够做得特别扎实到位,能够为农村提供更持久、蓬勃地支撑和发展动力。

  除了上面提到的政府段,企业端也有不少创新的尝试和探索,而且历经市场检验之后,也确实能够用市场的回报,来印证模式的成功。

  9月19日—21日,笔者应邀参与了金梧桐县域论坛沈阳法库峰会,实地调研考察了法库农村电商基本情况,包括农品品牌、农品加工业以及包括沈阳、法库等先后出台的农村电商相关政策体系。

  在9月20日进行的老杨会客厅法库专场中,两位应邀企业家,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农村电商参与企业的成功模式。

  第一个是,新光集团。

  全国都在说农产品上行难,这家企业,却解决了县域农产品上行难题,帮助很多农产品解决了销路问题。

  在对话中,新光集团宁玉侠董事长介绍了成功的经验:

  首先,有基础,该公司的超市发线下店面基本覆盖了法库全县,具备仓储物流优势;其次,在这个基础上,通过与邮乐购合作开展电商,用邮政的空车,将农产品带回县城,这样就解决了农产品上行物流难题;第三,在上面两个基础上,通过谋划打造新零售品牌,整合本地家庭农场,从而实现更大规模的带动效应,实现本土产品、本地服务、县域自生态;第四,与味道网合作,将云秤试验区放进宁大姐超市,通过大数据的支持,来进一步反向改进农户生产,提升农产品上行的效率和规模。

  新光集团成功的经验在于,打造了农村电商县域自生态。农产品上行方面,需要找到解决县域市场需求的方法。而这方面,新光集团找到了一条新路。

  第二个是,山山伟业。

  山山伟业原本是法库一家传统农产品加工企业,但这两年与农村电商的结合,进行的非常顺畅,也取得了很好的发展结果。

  它们是如何做到的呢?同样在对话中,山山伟业董事长冯洪芳系统性的回答了这个难题:

  首先,企业经营理念上,改变传统的营销模式,引入了电商产业里的“爆品”思维,通过从电商代加工开始,打造电商爆品,来带动企业品牌影响力;

  第二,借力专业电商团队和资源,包括入住法库电商产业园,包括和一门心思公司合作打造品牌等等,要相信、学会借力专业的力量。

  第三,技术上同步革新,以智慧法库的新零售系统解决方案,解决企业互联网技术短板,将企业在全国沉淀的13家办事处全部上网触电。

  山山伟业的经验就是,对于当下县域涉农企业来说,如何从传统农产品加工企业,向有互联网基因的企业转型,成为了一个共同的命题。

  总之,农村电商进入“深水区”后,无论对于政府还是企业,都将迎来一次重新摸索、尝试的关口,如何才能找到农村电商与农村、县域更有效结合的方式,真正形成持续性的“1+1”大于2的带动效果,将是今后农村电商发展的长久命题。而以包括贵州、河南等身份,以法库、商水为代表的县域,以山山伟业等为代表的企业,可能已经在这条新路上领先一步了。(作者是中国产业集聚研究专家、老杨会客厅创始人)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