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GDP第几的国内政治意义在萎缩

2012-11-12 07:2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党代会为舆论预测中国未来提供了绝佳机会,而未来的各项指标中,经济是最容易量化的。无独有偶,世界经合组织近日推出的一项报告称,中国经济总量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今年已经超过欧元区,并将在2016年超过美国

  这个预测准吗?不知道。但由于十八大后中国政治经济政策的连续性被普遍认为确定性很高,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对计算总量有意义的高增长也属预料之中。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中国经济总量是全球第一还是第二,这个位置对中国国内政策的意义越来越小。甚至说重一点,这个位置“既不能吃也不能喝”,而且很难说它会给中国带来更多骄傲,还是带来更多压力和麻烦。

  批判“GDP主义”已成中国舆论的风尚之一,中国民生的大量任务也不能仅用一个GDP的“虚数”来搪塞。相反网络上常有人成心做这样的争辩:都世界第二了,为什么我们的福利没有世界第二?

  发展绝对是硬道理,但中国已经不再有发展就是一切的单纯。社会的要求越来越“挑剔”,我们已经给发展的前面安排了一串形容词,它的单子只会越来越长。

  未来十年中国的发展必须持续,但发展速度应当挂钩的不是GDP哪天超过了美国,而是要能满足中国人财富增长的愿望,提供拉高社会公平和全民福利的资源增量,以及确保这十年的过程同中国人对“生活水平提高”的现代理解相对应。

  经济发展的意义当然远不止这些。国防有赖新的经济增长。此外中国虽用不着惦记“赶上美国”,但中国发展速度切不可有一天比印度“慢太多”。那会使攻击中国政治制度的人找到新借口,麻烦不会小。

  未来十年中国要边发展,边理顺社会对发展评估的实事求是态度,这是中国“平衡”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性元素之一。过去这些年中国发展很快,问题也多,但当我们下决心未来十年以解决问题为主时,如果以为能把问题解决干净可就错了。中国要一方面加快解决问题,一方面也要培育社会对问题的适应力。

  中国经济没有大的问题,增速多一个或少一个百分点,对国家竞争没有实质性影响,也不太可能扭转中国的经济走势和国运。中国经济波动触动最多的,是它的政治及心理环境。

  以往官方常常在究竟应多宣传经济成就还是多讲困难和问题之间犹豫,它也的确相当难拿捏。或许应简单些,就是多讲实情,让舆论经受各种矛盾信息的自然锤炼。官方的干预平时越少,它以事实为基础的关键性引导就越可能成功、有效。

  中国需要开展新的改革,它应当触及从政治到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尤其要不断增加决策的民主性,让社会意见以合法途径加入到决策过程中来。未来国家进步不能仅仅是“党和政府的成就”,而应更多以全社会的成就出现。这样对于不可能被扫干净的问题,舆论也会少些怨天尤人。

  经济在别的国家可以更多是经济问题,但在当下中国,它的政治性和社会性一定会高得多。中国的分析和计算方式也一定要有相应的复杂。▲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