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限制“以人查房”为何遭部分舆论质疑

2013-02-19 02: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福建漳州、江苏盐城等多地陆续出台房屋信息查询规范,对“以人查房”做出专门约束。此举正好撞在“房多多”们接连曝光的当口,被一些舆论质疑是对贪腐的保护。

  随意“以人查房”大概很少有国家能允许。坚持这种要求的人,很多对此也是清楚的。但是这样的要求在当下中国能够得到部分舆论的响应和支持,原因又很深刻。政府在限制“以人查房”的同时,对这些原因不能视而不见。

  中国公众对腐败痛恨的强烈程度,在世界各国中属于非常高的,中国舆论尤其是网络反腐话题的集中性甚至大大高于印度俄罗斯等廉政排名低于中国的国家。无论这个局面是如何形成的,但它已是中国社会逼真的现实。现在政府出台的很多公共政策,都会同这个特定现实遭遇。

  我们不认为漳州、盐城等城市做错了。恰恰相反,我们认为规范房产查询是保护公民个人隐私的必要措施。但这些新规与民众对“房叔”、“房姐”的愤怒碰撞在一起,它们带来与其政策目标不一致的负面感受就毫不奇怪了。

  互联网上现在有一种情绪,只要能抓贪官,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是对的,甚至把所有规矩都打碎也在所不惜。保护个人隐私本是大众的普遍需求,但因为它也可能同时 “让贪官受益”,如今类似倡导总会被舆论拿到放大镜下查看。

  社会政策是一个一个逐渐完善的,不可能打包式一举构建成功。而舆论场上的情绪已经对这一常识构成挑战。

  但这不是舆论的错。政府需要优先制定、推出对打击贪腐最能直接使上劲的一些政策,取得公众对国家反贪腐动真格的绝对信任。这样的信任一旦变得坚定不移,保护隐私等惠及全体社会成员的其他政策就会减少种种离奇的遭遇。

  就官员财产公示和保护公民隐私这一对矛盾来说,前者的舆论热情高涨,后者的现实需求面很宽。两者对社会建设的实际价值应当说差不多,难分伯仲。

  但最近一年里,社会尚未看到围绕官员财产公开的重大进展。互联网以民粹主义方式把一些贪官的非法财产拉出来示众,这类行动既打击了贪官,也带来了一些复杂效果。当这类揭露越来越多时,一些人有了官方可能会限制互联网朝这个方向跑的猜测。

  官员财产公示问题实际上并未原地踏步,公职人员财产申报的执行变得更加严格,并开始引入对申报内容的抽查制度。但这些措施同舆论的“公示”要求仍有较大距离,这些重要的进展并未受到舆论热议,官方也未就此与舆论充分沟通。它们总体上被舆论场忽视了。

  在反腐败的问题上官方不仅要有行动,而且要同舆论不厌其烦地交流。十八大后中央的反腐败决心十分坚定,各地反腐败的具体路径当然也不一定要让舆论牵着走。但舆论的强烈要求一定应得到充分回应,特别是官员财产公示问题。比如当前的申报制度同房产查询如何对接,今后能有什么样的进展,都应让公众清楚。

  舆论经常会有非理性的固执,但这些非理性又通常有很强的逻辑性。针对表层具体事件做舆论工作,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效果的积累将非常缓慢。现在需要从逻辑的根源上下手,扭转舆论的情绪。

  中国是大政府的国度,这个格局短期内不可能变,因此各地政府的公信力高低将决定中国社会治理的质量。重建政府公信力也因此可以说是政府面对社会的责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