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越南,不同于菲日的海上对立面

2013-06-21 02: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中国,成为两国高层就南海问题及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行沟通的重要机会。习近平主席会见张晋创的新闻稿显示,两国领导人达成了一些共识,中越和平解决南海领土纠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中国目前同越南、菲律宾日本都有海上摩擦,其中中越纠纷涉及的领土范围最大,共有29个岛礁及其相关海域。而在这三国之中,越南又是同中国开展谈判政治基础最好的国家。中越如果能降低并最终控制海上摩擦的烈度及范围,形成和平解决问题的不可逆转趋势,菲律宾就很难再把南海搅乱,中国周边海上纠纷形势就会出现新局面。

  中越和平解决海上纠纷的最大障碍是两国对南海领土主权的认识相差较远,两国都难做出实质性让步。但有利条件也明显存在,中越是相邻的世界上两个最大社会主义国家,面临着改革开放、发展国家经济的共同任务。中越的主要政治难题和风险非常相似,两国经贸关系的密切、战略合作的需要,特别是越南在政治上借助中国的需要,长期大于领土纠纷对两国关系的割裂力量。

  越南近年表现出“拉美制华”的动向,但越南这一战略不可能像菲律宾和日本走得那样远。越南对美国只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它不敢也无法彻底投入美国的怀抱。

  中国同越南既发生过海上冲突,也有过边界战争,这些记忆都会影响越南关于对华政策利弊关系的思考。越南近年来始终没有像菲律宾那样同中国全面外交对立,一直在“对华友好”上不松口,这当中的原因是丰富的,也是稳定的。

  中国的对越态度这些年一直在寻求领土纠纷的有利位置与维系周边和平的平衡,这样的平衡策略恐怕要长期保持下去。中国的国际环境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截然不同,我们更加强大,但面对的国际心理环境变得更加脆弱。今天中国制服领土争议者的技术能力大大增强,但我们因此面临的国际政治风险也变得前所未有。

  总体上看中越都有控制彼此海上摩擦、改善两国关系氛围、增加现实合作的意愿和需求。尽管两国做好这样的互动难度很高,但首先相互珍惜、强化彼此的上述战略意愿就已经很重要。这样的尝试和努力对中越两国都是值得的。

  看看中印之间,两国的领土纠纷面积非常大,印度又是民族主义情绪在媒体上畅行无阻的社会,但中印对摩擦的控制比较成功。中越之间理应具有用政治谈判取代海上摩擦的更好条件。

  中国人首先要对我们拥有处理南海纠纷的主动权保持自信,另外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我们围绕南海问题究竟想要什么,它们同中国的整体国家战略是什么关系,以及要搞清楚我们各种目标和愿望的战略排序,并且划清我们打破这一排序、把一个具体问题升级为国家突出目标的底线。

  中国周边问题极其复杂,这是因为美国等大国纷纷卷入。就中越关系来说,中国最重要的是全面保持清醒并且运用自己的综合影响力促进越南的清醒。南海是中国实力、也是中国外交智慧的用武之地,只有将二者配合使用,中国才能成为南海以及全球力量复杂变局中的“赢家”。▲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