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新疆暴恐犯罪决非“民族冲突”

2013-06-28 02:38: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26日不对新疆鄯善县鲁克沁镇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做谴责,而是“敦促中国当局”为被捕者提供应有的法律保护,并表示美国“对不断出现的歧视和限制维吾尔人和穆斯林人的报道深表关切”。我们不知道美国的官员需要多么冷酷,才能在暴恐分子用砍刀残杀十几名一半是维吾尔族的受害者时,做这样的表态。

  我们尤其不知道,美国当年“9.11”事件之后,或者几个月前波士顿发生爆炸案之后,假如中国官员随即敦促美国政府审视自己的阿拉伯政策,或者表示“关切”其国内的穆斯林待遇,美国人将作何感想。我们不知道美国政府是否欢迎中国官员在下一次美国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时,真的那样做。

  即使在新疆出现一道流血的伤口时,美国政府也不愿意收敛它的意识形态偏见,让谴责暴力和同情受害者主导其表态的基调。美国人舍不得吹一声暂停意识形态纷争的哨子,他们似乎很愿意沾着新疆人的鲜血书写西方的价值观口号。

  新疆多民族聚居,岂能毫无有碍民族间和平相处的“问题”,那样的地方在世界上有吗?所有多民族国家都有在这一领域不断探索的使命,美国在这方面根本做不了世界的道德楷模。美国的士兵曾把《古兰经》冲进厕所,美国的牧师曾扬言焚烧《古兰经》,一些西方人至今把在出版物上羞辱穆斯林看成“新闻自由”。

  新疆暴恐事件即使是同一民族属性的行凶者所为,它们也决非是“民族冲突”,它们就是暴力恐怖主义犯罪。像鄯善县的最新暴恐事件,被害人很多与暴恐分子同属维吾尔族,而且事件带来的冲击直接伤害了维吾尔族聚居区的旅游经济,贻害新疆各族人民。他们毫无疑问是所有新疆人的共同敌人。

  新疆暴恐事件的具体特征看来在随着新疆的发展变化而变化,由于现代社会对社会稳定的要求极高,每一次暴恐事件都更显突出。而且社会越重视,暴恐分子的破坏力越会相应增加,这一悖论是现代社会很难破解的。

  但新疆大局的可控性牢不可破。社会只能面对暴恐事件的相继出现,同时与全疆总体社会面貌相对照,公众将在各种信息的交错和对冲中形成对新疆社会现实的全面认识。

  新疆政治大局严整,暴恐分子可以在新疆寻找刑事犯罪的“治安空子”,但那里决没有他们施展“政治抱负”的空间。西方舆论的廉价鼓励和怂恿说到底是想把暴恐分子当成为难中国的筹码,但当为难中国也越来越难做到时,一些西方人就有了更罪恶的看热闹心态。

  新疆暴恐事件都是嗜血的,任何在这种时候的讪笑和冷嘲热讽都滑出了人类道义和良知的轨道之外。我们在此对鄯善县的遇害者们表示深切哀悼,对暴恐分子和以各种形式向他们发鼓励信号的人与力量表示谴责。

  只要中国在前进,新疆必将相随前行。这决不以暴恐分子的意志为转移,境外敌对力量也扭转不了。有问题我们认真、从容面对,但恶意在新疆制造破坏的人,一定输得很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