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香港普选可期,但绝非“国家大选”

2013-07-17 02:39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16日出席香港立法会午宴时表示,未来几年面临实现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普选的任务,中央的诚意不容怀疑。他同时指出,要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制定普选制度,特别是要考虑到香港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普选制度的设计必须遵循“一国两制”原则。

  随着2017年逐渐靠近,香港泛民阵营趋于活跃,也显露出更多焦虑。他们发动了“占领中环”等街头运动,向“落实普选”施压。然而普选是一定会落实的,它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基本法作出的决定,中央不可能食言。

  香港泛民阵营的真正焦虑之处不是普选会不会搞,而是他们想突破基本法,让“一国两制”靠边站,通过普选让香港的政治独立性更像一个“国家”。他们当然会为此惴惴不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要求虽喊得很响,却无实际支撑。

  “一国两制”早已成法,并指引香港在回归后走了16年。但对这一基本法的理解,香港社会还需通过更多大事的经历不断加深。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它不是“国”,中央依法对它拥有的权力必须得到保障,关于这些,香港社会的民主、自由越发展,越需牢记。

  所有香港公民都有依法参选的权利,但如果有人以为普选可以成为香港政治权力的唯一来源,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当特首,普选的行政长官可以同中央分庭抗礼,那就出了基本法的轨。这种情况不会在香港发生。

  香港各派需要把对未来的设想统一到基本法和中央的表态上来,试图公开对抗或者暗渡陈仓,都是白费劲。那是在一条死胡同里的长跑。

  一些香港反对派人士认为国家很怕他们闹,对他们搞游行示威很难适应。而事实是这一套在内地的一些地方也时有冒出,中国社会对激烈反对意见越来越有承受力。普通内地人倾向于相信,香港人懂得一旦社会动荡,最终埋单的是他们自己。因此闹事者直接绑架的并非中央,而是希望保持长期繁荣的香港社会。

  在自由选举的政治环境里,让反对派“理性”往往很难。随着2017年靠近,泛民为赢得选举很可能制造更多的街头运动,不惜破坏社会稳定。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需要将对他们的劝说做到仁至义尽,但也必须把政治底线筑就得坚定不移,与他们的极端言行做针锋相对斗争。

  设计符合香港实际的普选制度细则将会成为斗争焦点。它应是创新性的,体现“一国两制”的基本精神,而决不可让香港从此成为“完全独立的政治实体”。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相信中央决不会让步,人民也决不会答应这样的让步。

  “一国两制”当年是同英国斗出来的,它的长期落实也不可能只靠安抚和劝说,必须伴随在一些关键节点的强硬推行。这一点需要经常明确地讲出来,避免一些人另抱幻想。

  香港是多元社会,各种主张只要不导致破坏性行动,都合法存在。香港政治上的光怪陆离也是一道有趣的风景线。但既然“一国两制”,中央对香港政治的宏观把握永远都是需要的,而且现实也一定会这样。在走向2017年的过程中,这应成为香港社会的常识性认识。▲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