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有必要彻底禁止官员进入夜总会

2013-08-05 02:38: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等四名法官集体去夜总会娱乐,并有嫖娼严重嫌疑,这一事情遭爆料后激起轩然大波,四人昨天被宣布停职接受调查。这件事必将使法官的整体形象遭受打击,并使人们对“官场”的问题产生层层联想。

  个人偷偷去夜总会从事非法“娱乐”已属不该,四名法官一起去,除了事情本身的严重性有所升级外,它还让人想到,做这样的“娱乐”至少在那几个法官的小圈子里不是很见不得人的事,他们确信彼此用不着“严格保密”,这样做对他们每个人的风险并不高。

  他们显然看轻了来自社会和舆论监督的力量,但他们对自己所处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对来自体制内的监督和容忍度也看错了吗?看来不是。

  如果去夜总会“娱乐”在上海法官所处的整个环境里是零容忍度的话,这四名法官即使有这种不良嗜好,他们也不会敢于这样彼此不加防备地一起去。

  夜总会已经遍布中国各地,去那些地方消遣娱乐在社会上已成风气,至少在本轮转变作风之前,有部分官员已置身这种风气之中。由于去夜总会与狎妓嫖娼之间有很宽的模糊空间,后一项违法行为的参与者有一部分是官员,这大概是事实。

  几乎所有嫖娼时被抓现行的官员和公职人员都遭到纪律处分,官方打击卖淫嫖娼从未向官员开口子,官员狎妓嫖娼一旦被抓住就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这样的认识在官员中是存在的。但“官场”还是受到夜总会风气的严重侵蚀,严肃的法纪并没有转化成强大的道德约束力,以狎妓嫖娼为耻的心理远没有“怕被抓”那样普遍。

  四名法官所去的夜总会据称设在一处公务接待的“定点饭店”内,这个细节所能透出的信息量相当庞大。

  除了“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在官员之间进行强有力道德建设的迫切性也再次得到证明。要让官员们清楚,中国社会对官员的高标准道德要求已经从口号历史性地朝着真实监督网络转变,对法官的道德要求尤甚。社会落实这些要求的杠杆越来越多,非规范行为一旦被捉住,官员付出的代价也将更重。这一趋势不可逆转。

  客观而言,官员道德深深根植于民间道德的实际建设之中,在当前情况下,迅速将各地官员的道德水准拉升到全球化时代的理想水平有一定难度。但这不是社会原谅一些官员腐败的理由,要求和现实的差距只会摩擦出一次次舆论轰动。

  就夜总会问题而言,我们认为有必要做“一劳永逸”的解决,即不仅严惩官员狎妓嫖娼,而且规定禁止官员进入夜总会从事各种娱乐。因为夜总会有涉性尺度上的模糊,官员在夜总会的娱乐活动即使处于合法范围之内,也会影响他们的形象,引来猜忌和联想。既然官员要防止湿鞋,又何必常在河边走。加强对官员的这一要求实际是对他们的爱护。

  从法律和道德上讲,老百姓不能做的事,官员一定不能做。老百姓能做的事,官员也未必能做。呼吁老百姓做的事,官员要首先做到。互联网时代决不会允许这些逻辑倒过来。如果有哪个官员以为权力可以帮助他逆这个规律行动,那么他一定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