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英国就香港事务表态应谨慎、自重

2013-09-16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英国负责东亚及香港事务的高官施维尔14日在香港《南华早报》和《明报》上撰文,表示英国对香港2017年的特首普选“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支援”。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就香港政治多次说三道四,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宋哲日前给予公开批评。9月15日是国际民主日,英国官员借这个机会发表上述谈话,不能不在香港引起敏感联想。

  众所周知,香港内部围绕普选的争议一直存在,泛民力量要求按照“国际公约”推进普选,把香港完全当成独立政治实体对待。这一要求与香港是中国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相抵触,不可能得到中央支持。中央已经表示,香港普选要依据《基本法》进行,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作为特首候选人。

  可以预见,“普选之争”随着2017年临近将会风波迭起,但泛民派不可能将特区政府和中央压倒。因此泛民派很欢迎英美力量过来插一杠子,尽管这也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但总能帮着壮壮声势。

  英美官方就香港普选说几句话,这只能是一场游戏。但政治的规律有时会鼓励某些假大空的表演。英国在还控制香港的最后日子里都斗输了,现在它说几句“官话”能有什么作用?香港泛民派竟然觉得英国发声很重要,他们当中至少部分人的思想还停留在旧时代。

  经常有人拿一个质问揶揄英国政府:你们现在关心香港的民主,早干什么去了?港英时代的港督都是女王直接任命,什么时候听过香港人的意见?说英国人在推动香港民主的问题上“动机不纯”,逻辑是缜密的。

  香港回归16年,民主获得了大发展。立法会议员的直选比例不断增加,将在2017年同特首选举实现“双普选”。香港用20年时间完成向民主的全面过渡,这是它在中国怀抱里的全新经历。此前英国统治了它99年,派总督,强行输入英语,要求香港人对女王效忠。因为这一切,英国方面在谈香港民主问题时不该像功臣似的,而应有几分歉疚。

  香港特首梁振英15日已经做出回应,表示香港不需要英国政府和任何其他外国政府提供“支持”,普选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区市民、特区政府和全国人大、中央之间的事,完全是中国人范围内(中国内部)的事,与英国无关,亦与任何其他外国政府无关。

  香港回归之前邓小平就表示,香港制度将50年不变。这一承诺在《基本法》的保障下得到严肃的落实。香港舆论比港英时期更多元(那时是不允许骂女王的),游行示威更容易得到批准。香港反对派达到开埠以来最活跃的程度,政治宽容成为香港的真正现实。

  然而香港的民主必须有利于当地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而不能对香港繁荣构成破坏。实事求是说,对香港政治发展有这份高度责任心的只能是港府和中央,其他外国政府在利益上都不可能与香港是共同体。英美政府现在对香港事务表态,只能从它们各自的国家利益出发,这大概属于国际政治常识,不是什么深刻的道理。

  英国作为香港的前宗主国,有时多表现出一些热心也可以理解。但英国政府做政治表态时应当谨慎和自重,这是它应有的一份外交文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