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否定毛泽东,少数人的幼稚狂想

2013-12-23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再过几天的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互联网上挺毛和贬毛的两派早就激烈开战了,看来今年的这个纪念日,舆论场会过得不同寻常。有外媒给毛的诞辰造了个词,叫“毛诞节”,这个叫法也引发网上两派截然不同的反应。

  不得不说,毛泽东的诞辰会在今后进一步成为吸引世人评说其功过的节点,这个日子有可能在舆论场上越来越像个“节”,“毛诞节”的叫法说不准真会流传开来。

  毛泽东领导中共和中国人民实现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革命,它给国家带来的变化堪称是几个世纪以来最深刻的,而且这种变化的后续放大效应至今仍在发酵。即使在毛去世37年后,今天在中国评价他,完全置身事外的“历史角度”并不容易做到,因为我们至今仍处在“毛泽东时代”千丝万缕的影响中,对他的评价会或多或少受利益及价值观的干扰。

  但客观总结中国社会对毛泽东的评价,我们须承认,非常流行的“七分成绩、三分错误”说法,代表了大多数中国人对毛的主流认识。随着“文化大革命”的远去,多数中国人对毛所犯错误的感受与对其功绩的认同不断平衡。毛泽东是旷世伟人的评价在中国社会具有强大根基,一些骂他的人认为毛泽东已经在中国社会“臭了”,仅仅是这部分人的幼稚狂想。

  外部世界对毛的各种评价也大多具有直接的利益相关性,因为毛领导的革命对世界也带来直接和间接的改变。人类要对毛泽东做一个客观评价,会比中国社会来得更晚。中共政权今天和今后的表现对此至关重要,因为这些表现与毛的开创撇不开关系。

  我们今天能够大致看清的是,毛领导中共带领中国实现了真正的独立自主,推动中国走向建立完整工业体系的发展道路。此外他把中国带入世界核大国俱乐部,并且在晚年戏剧性地打开红色中国同西方世界发展关系的大门。他为其后的中国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可以坚实踩上去的肩膀。他个人的领导风格有严重的历史局限性,这是他在身后饱受舆论批评的主要根源。

  革命通常有残酷的一面,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同样如此。此外革命导致政权更迭后,稳定国家常有一段代价不低的时期,对中国革命这样的历史性事件,很难仅从人道主义的、甚至是一些知识分子个性化的视角去评判,它的第一评判标准应当是革命的历史结果。

  到今天为止,中国革命的结果越来越展现出高度积极性,它用几十年的时间改变了中国的一穷二白,使人权发展逐渐走上正轨,这不仅使中国在世界穷国中脱颖而出,而且使西方世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竞争和挑战。这是上世纪40年代末无论中国人还是国际共运或者西方世界都完全没想到的。

  现在中国国内不具备可以用来否定毛、令人信服的历史及现实依据,全盘否定和全盘肯定的声音一样,往往是高度情绪化的。国际上妖魔化毛的声音目前主要出自西方,它们同批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声音来自同一价值阵线。第三世界对毛泽东的态度与西方有很大不同。

  否定毛的声音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上都不是史争,而是现实政治斗争的一种特殊方式。既然这样,事情大概就无法按照史争来应对。一些以史争名义从事挖中国政治墙脚活动的人,他们就应在一定的边界上受到来自中国主流社会的抵制。这既是潜规则,也是明规则。▲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