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毛泽东时代绘制了民族复兴的草图

2013-12-24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将至,纪念以及谈论这位伟人的声音大量涌现。我们很容易感受到,毛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仍相当深厚,他的威望不容撼动。

  然而对毛泽东的爱戴并没有影响我们从他那个时代向前的改革开放,回过头看,毛去世后的这三十几年,中国又向前走了很远。与此同时,对毛有各种争议从未停止,但这没影响主流社会对毛评价的稳定性。总体看,中国社会对毛的态度是实事求是和成熟的。

  毛之后的中国既传承、坚持了毛泽东思想,又形成现代意义极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举望世界,这样的思想和政治发展非常可贵。

  改革开放的中国从毛泽东时代继承了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管理的大框架,继承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还继承了国家继续发展的一些基础性和关键性条件。但国家也与时俱进,改变了毛时代的很多做法,这使得今天的中国既与毛时代的中国是传承和发展的关系,又看上去像是一个“崭新的”中国。

  应当指出,毛泽东带领新中国做了社会发展道路的大量探索,他所犯的一些错误有的是历史局限性造成,而这种历史局限性,不仅是他个人的,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还有一些不能不说就是“不成功的探索”。这两种情况有时是相互交叉的,今天的中国社会反思它们,最重要的是避免今后重蹈覆辙,而不应是为否定那个时代罗织罪名。

  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国大兴改革。领导人终身制取消了,个人崇拜不再搞了,实事求是原则得以重新确立,解放思想受到持续倡导,仅仅因为有了这些,中国就又向前大步迈进了。

  毛泽东的问题之一就是没有尊重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以理想主义代之,试图通过群众运动的方式开展“大跃进”,把国家带向现代化。这一教训全党以及中国社会得以深刻铭记,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一直担心头脑发热,国家发展计划不断微调,一出现浮夸的苗头很快就遭到政府和舆论的联合打压。

  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左”的思潮让我们一度吃亏,今天中国社会已经形成对那些倾向的高度警惕。反右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给社会带来的大面积伤害深深烙印在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这也催生了我们对社会稳定的特殊珍惜。

  今天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更致力于发展人权事业,更重视言论自由,我们对于现代化的理解已经比几十年前有了更丰富的内涵,中国进入全面发展的爆发期。

  平心而论,没有毛泽东时代,没有那位伟人带领国家和人民所走过的艰辛曲折之路,没有他和那代人的铺垫,在他之后的中国怎么可能找得着北?我们怎么可能有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自信、以及坚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战略定力?

  事后看过去的问题总是最简单的,然而毛泽东时代的可贵在于它几乎是在一片迷茫之中巩固了中国革命的成果,并且为它之后中国的改革开放留下了接口,开创了条件。中美改善关系是毛晚年的一大手笔,它与改革开放的“巧合”大概只会发生在毛泽东和邓小平这两位伟人之间。

  毛泽东是用不着用形容词颂扬的,他对中华民族复兴的贡献就是他最好的纪念碑。毛也是不怕身后批评的,因为他所做的开创性事业注定要走一段弯路,包括他的历史局限性,大历史最终会将它们定义成新中国总体成功的草图中画偏画错的线条。

  从1949年以来,中国向好发展的趋势世人有目共睹,毛泽东是这一历史进程最重要的原动力。当中国尊重这一伟人以及传承他事业的方式也变得成熟时,这个国家就尤其充满了希望。今天的中国正是这样。▲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