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1894、1954、2014,中国的三个甲午年

2014-01-02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2014年是中国新的甲午年,120年前的1894年爆发了甲午战争,中国惨败于日本,再加上今天中日对抗似乎成了我们最大的外部挑战,这两个甲午之年的对比萦绕在不少中国人的心头。

  有人提出,1954年也是甲午年,把这三个甲午年连起来看,能把中国近代以来的国家命运轨迹看得更清楚些。

  1894年前后的中国处于明显衰落中,而当年发生、第二年结束的甲午战争,大体能看做是压垮中国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后的一个甲子,中国的苦难不堪回首。

  新中国成立被后来历史证明是中华民族命运的转折性事件。1954年的那个甲午年,是朝鲜战争结束后的第一年,中国获得那场战争的宝贵“平局”。那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诞生,国家刚进入第一个五年计划,工业化拉开帷幕。1954年前后是对中国复兴有重要意义的节点。

  再经过一甲子来到2014年这个甲午,中国的历史兴衰感和在现实国际力量格局中的位次都焕然一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军费大国,并且已是经济增长和技术改造都最快的世界主要国家。尽管仍问题缠身,但今天中国的活力和自我改革能力都是世界大国中最突出的。

  来自日本的挑战让中国社会难以释怀,我们对“甲午”的特殊关注首先就针对日本。然而我们或许应当跳出这一中日情结,对付日本的确是2014年很抓眼球也很抓社会情绪的事情,但这很可能只是2014年的“一件外衣”。2014新甲午年的使命要比“同日本斗”宽大得多。

  2014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改革顺利与否,最有力量绘制未来中国命运的主线。甲午战争一役就使中国满盘皆输,那是因为当时的中国内部已经溃烂了。一个内部强大的国家会更自信、也更清醒地选择对外战略,它轻易不会败。即使有一时的对外挫折,也有足够的能力和空间转圜。

  中国社会当前需要真正适应改革的快节奏,摸索社会多元化时代调整利益格局的平稳过渡。35年前中国改革时,西方的战略任务是拉中国,因此对中国改革“由衷支持”。今天削弱中国成为西方的突出利益,其对中国改革的态度也变得空前复杂。西方今后大概会对中国改革的任何不顺利进行放大和利用,这一变化将会影响中国社会多元化发展的方向。保持改革进程平稳如今对中国比以往更重要。

  对日斗争无法迅速形成什么结果,它更多是对中国国家实力、战略自信以及社会团结的验证过程。中国不仅要“战胜日本”,而且面临向世界证明中国的确是在“和平崛起”的考验。这要求中国连“战胜日本”的方式也必须是非传统的。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具有全球意义,它实际有相当一部分就分解在日本问题以及种种中美各自的紧迫问题之中。中美关系从来都是彼此“磨合”出来的,中国运用自我力量是否熟练,将部分决定美国同我们“磨合”的配合及善意程度。

  中国推行一揽子改革计划,这在今天的西方是不可思议的。2014年西方将高度关注中国改革的实际推进,以及中国社会对利益调整的真实反应。中国对改革能力的证明将增加这个国家的战略软实力,因为那样的中国“前途不可限量”。

  社会多元化好似让中国张开手掌,它在关键问题上形成共识的能力,以及国家动员能力,会让人看到这个手掌攥成拳头的样子。2014年的中国不会顾得上炫耀,它需要苦干,把解读和众说纷纭的事情交给世界。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