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城镇化挑战:批量生产“活”的城市

2014-03-18 02:36: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以人为本是《规划》提纲挈领的思想重心之一。舆论普遍认同这是一个观念更新、要求更高的规划,它的实现值得全体中国人期待。

  来自中央的规划具有很高的立体视角,然而它能否通过各个层级的接力后,不变成各地圈地建楼的简单扁平化行动,却最终取决于各地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们,取决于市场的活力能否让每一个具体的城镇建设变得有血有肉。

  历史上的城市多是自然形成的,工业化造成一些城市的快速崛起,但它们也大多经历了长时间的艰辛过程。比如中国的大庆、石河子等城市都起源于资源开发和会战,开始时非常简陋,但产业推动了它们的稳健发展。目前的城镇化显然无法借鉴它们的经验。

  今天的中国城镇化既有转移农业人口的急迫需求,又有中央的顶层设计,这两股推力之强大,都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中国需要“批量生产”出许多城市,这不是出于设计,而是当代中国的唯一选择。这是罕见的动力,也是全人类都极不熟悉的挑战。

  现代城市都与工业化过程密切交织,换句话说,每个城市都要有自己的产业,有足够多的工作。而对中国的市委书记市长们来说,如何圈地建楼,他们大多都已驾轻就熟。但如何创造基建之外的就业,却能把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难倒。

  城镇化要带来人们生活的不断改善,其核心是要增加市民的收入,创造更多高薪职位。这是比增加城市就业人口难度更高的一项工作。

  此外小城市要留得住人,尤其是能够吸引有才华的年轻人,还要在精神文化层面有自己的建树,形成面对大中城市的独特骄傲。这显然更不容易。

  中国城市建设近年有千篇一律的趋势,中小城市的楼越盖越高,而产业不见雄厚,文化资源尤其稀薄。几个特大城市吸附了国家大多数文化精英,产业特色明显的中小城市在全国屈指可数,在小地方定居的文化名人更是寥若晨星。

  城市建设最初都是粗糙的,当前的情况有一定必然性。然而由于中国城镇化的过程被现实需求逼着大大压缩,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就不能不紧不慢。否则许多小城镇建起来,它们或者是产业“空心”的,或者是文化“空心”的。

  这样的小城镇仍将是全国城镇化大潮中的“城乡结合部”,它们将无法安定下来,形成不了坚定、清晰的自我。它们有可能留不住人,甚至成为未来的负担。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烂尾楼”,有些城市还有盖好了但招不来商的“烂尾市场”。中国千万别出现乍一看挺漂亮,但设计功能只发挥出几分之一的“烂尾城镇”。

  需要多出能够吃透中央精神,又能创造性工作的市委书记市长们。城镇化的过程必须是扩大就业、产业升级以及文化再造的过程。地方官要有能力把城镇化的主角从以往的钢筋水泥变成别的什么,这是这个国家和时代对他们的呼唤。

  《规划》确定了中国下一步城镇化的路线,涌现一批优秀的操作者的确至关重要。然而这些操作者凭空变不出理想的城市,他们需要调动市场的力量,把企业推到前台,激发每一名市民的创造性。中国新型城镇化注定是社会力量的全面激活和解放。▲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