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俄罗斯崛起,这对中国好或不好

2014-03-20 08:16: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莫斯科蔑视西方的所有警告,闪电般地宣布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大家庭。普京的地缘政治胆量让全球的战略学家们始料不及,其对美国和欧洲的震撼意味深远。

  普京迄今牢牢把握了这场欧洲大陆危机的主导权,他像是在对世界宣告,俄罗斯已从苏联解体后的病入膏肓状态痊愈,重新获得在关涉俄重大利益时说一不二的力量。

  西方表现出沮丧,环绕俄的小国有的流露出不安,中国舆论则大体分成两派,一派高度看重普京对西方的有力回击,认为普京的强悍风格有利于减轻中国来自西方的战略压力。另一派则担心克里米亚的胜利会助长莫斯科的傲慢甚至“不讲理”,北京今后同莫斯科打交道有可能变难。

  这两种看法各有道理。总体看,前一种是基于中国紧迫的地缘政治利益,后一种则是基于从以往历史经验出发的推测。

  中国近代史上吃了沙皇俄国的大亏,新中国成立以后,莫斯科给过我们实质性帮助,但很长时间里北方还是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因此一些人担心,再崛起的俄罗斯会重现当年沙皇俄国或者苏联的影子,从而导致中国新的地缘政治噩梦。

  这种担心并非无中生有。但应看到,时钟不可能真的拨回到19或20世纪,最重要的是,中国不再是那个男人留着辫子、完全处于世界现代化潮流之外的国家。中国在亚洲及全球所处的实力位置都今非昔比,中俄综合国力对比也发生历史性变化。目前中俄民间都还有部分针对对方挥之不去的不信任感,但需要指出的是,就两国当前的处境和今后发展潜力来说,中方的防范心态不应比俄方更多。

  中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最大战略压力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力量。这种压力既是地缘政治上的,也在相当程度上被扩散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层面。这是一种无处不在的不确定性,也是中国21世纪的核心问题。它们要远远大于中俄之间让人担心的可能变数。

  俄罗斯崛起从力量规模上看,并非没有上限。中国主张多极世界,有一个相对强大的俄罗斯共促多极形成,比世界由美国单极说了算,要好得多。

  莫斯科显然有一些旧世纪的“势力范围”思维,这会在中亚地区与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发生摩擦。但中俄共同发起上海合作组织,中俄的分歧并未突破正常范畴。反观乌克兰和东欧,北约欧盟在那里重构排他性政治版图,俄罗斯被从原来的势力范围和苏联旧土上彻底赶走。恢复在东欧影响是俄崛起迎头面对的挑战。

  只要北京同莫斯科就上海合作组织的合作与分歧把握好,并在全球性问题上相互呼应,两国在很长时间里都会看到相互战略合作和借重的必要性,并使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成为两国各自全球外交的基石之一。俄罗斯崛起将首先是它与西方在欧洲重新划定势力范围边界的过程。

  俄罗斯至少在未来几十年不会对中国构成战略威胁。对俄重新崛起,我们应有顺其自然的总态度,同时也需在与莫斯科打交道时坚守中方利益,形成彼此尊重对方利益的习惯。中方有支撑我们这样做的实力,剩下的就是能力和意志的问题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