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环球时报社评集>正文

社评:台湾学生惧开放变化,激进还是保守

2014-03-24 02: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占领“立法院”的台湾所谓“学运”昨天进一步升级,将冲击目标转向“行政院”。马英九昨天早些时候呼吁学生停止占领,维护台湾法治。他同时表示,学生反对的两岸《服贸协议》“真的没有选择,不能再等了”,否则台湾将面临从区域经济合作中出局。

  知道台湾发生了“学运”的大陆公众中,大多数人都以超脱心态看“台湾民主”的这场热闹。学生反对的《服贸协议》,内容是两岸相互开放服务业市场,大陆人猜都能猜出来,我们肯定是向台湾让了利的。如果台湾那边否掉这个协议,大陆人不会心疼。

  大陆舆论并不关心《服贸协议》的最终命运,很多人感兴趣的是台湾的政治机制是否出了大问题,为什么因为一个经济协议,搞得跟要“颜色革命”一样。

  台湾的政治内斗在亚洲不是最厉害的,但却是“亚洲四小龙”之最。马英九昨天提到韩国,那的确是照出台湾近年挫折的一个亚洲国家。二十几年前,台湾比韩国强一截,如今它显然已经远远地被甩在后头。

  韩国的民族主义及民粹主义也很严重,因为脱北者问题和高句丽问题等,韩国一些人不时冒出对中国的怨气。但韩国的对华大战略较稳定,尤其是其对华经济政策几乎不受政治因素影响。中国占了韩国对外出口的1/4,不仅韩汽车、电子业受益,其娱乐业对中国大陆的影响如今也远远跑到台湾的前头。中国大陆成为韩国经济升级的关键性契机。

  反观台湾社会,长期在两岸关系问题上患得患失。民进党作为主要反对党,差不多“逢中必反”,它常常让人感觉反的不是台湾执政当局,反大陆有时更像是它的主业。中国大陆是如今亚洲及全球的经济引擎,跟大陆对着干,这是台湾经济自我边缘化的愚蠢之举。

  民主的品质常常是由反对党决定的。台湾社会曾把陈水扁选上台,也把自己选到了与大陆战争的边缘。之后台湾人又用选举解除了战争警报,开辟了两岸合作空间。算是一比一平。关键在于民进党是亚洲最凶猛的反对党之一,它至今高度影响着台湾的意识形态,使得李登辉、陈水扁执政的余毒难被清算。两岸关系本是台湾人最重要利益方向,但却成了台湾政党斗争的第一战场。

  不少台湾人有一种错觉:台湾是东亚一个特别的地理单元。一些人怕同大陆靠近最终成为台湾的陷阱。政治上的这种狭隘成为台湾经济发展难以逾越的屏障。反《服贸协议》的台湾学生表现了一种怕吃亏、怕变化,而更愿意守住现状的心理,他们缺少投身区域经济整合并一显身手的雄心和勇气。

  台湾“自成一体”说到底只是历史的一个瞬间,台湾不可能在这个状态下长期维持。台湾的大学生如果对任何变化都感到恐惧,如果他们只会干埃及泰国学生们干的事,那么台湾的未来很可能真的会让人沮丧。

  台湾“学运”伤及不到大陆的利益,而它又是在“民主”条件下发生的,对台湾法治形成沉重打击,这一切使得大陆人既有兴趣围观它,又能做到审视它的客观和从容。马英九到昨天仍未同学生“对话”,似乎表现了维护台湾法治的决心。攻占“两院”究竟如何收场,台湾社会面临一次大考。▲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