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杭州要求打砸者自首是必要强硬

2014-05-12 02:36: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杭州市余杭区10日因抗议当地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发生骚乱,事情由部分民众非法封堵道路开始,随即发展成为打砸及袭警事件。这一过程中有人员受伤,数辆警车及民用车辆被推倒。杭州市警方11日作出通报,要求事件中违法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并公布了第一批15名嫌疑人的录像照片。政府方面表示,在项目没有履行完法定程序和大家理解支持的情况下,一定不开工。但政府没有宣布取消项目。

  这是中国基层社会围绕“疑似污染项目”爆发的最新危机,这些危机最初因PX化工项目而生,逐渐向所有“疑似污染”的新建工程扩散。它们的共同结局是当地民众“上街一闹”,官方随即宣布项目下马。这种“一闹就停”的模式近乎固化,鼓励了各地越来越多的抗议潮。

  杭州市事发第二天就要求涉嫌有违法犯罪的人投案自首,这似乎是近年发生类似骚乱后当局表现最强硬的一次。我们支持杭州市维护法律尊严的这一坚决态度。

  垃圾焚烧发电厂立项的前期过程也许有纰漏之处,但即使这样的批评是成立的,非法封堵道路和袭警都决不能允许。这是中国民主与法治建设途中的大是大非,这个社会决不可鼓励用暴力手段表达诉求。当这样的苗头已在扩散时,全社会必须同时支持对它们的治标和治本。

  针对“疑似污染项目”的邻避要求,已在中国成了顽疾。纵容这个问题的发展就是整个社会的失序和无能化。国家需要坚决刹住邻避主义积极分子的“闹事气焰”以治标,同时要加紧推出能够有效化解争议、消除社会对这类项目非理性恐惧的整套办法以治本。这两个方向的工作都很关键,相辅相成。

  前一段时间,舆论较多批评政府就重化工项目立项与公众沟通不足,沟通问题逐渐引起重视。但由于恐惧已经形成,加之政府公信力不足,沟通的作用大打折扣。对反对者来说,邻避仍是解决问题最简单、也最彻底的办法。全社会对这些项目的迫切需求,既没有转化成舆论,也没有转化成对项目设立地居住者的补偿和安慰。

  杭州市或许尚能离PX项目远一点,但垃圾焚烧厂是这座现代化城市决少不了的“卫生间”,城市越大,这样的“卫生间”越需要有多个。杭州市垃圾焚烧厂不够,已导致垃圾处理的困难,但是社会之前对这样的新闻为何缺少感知,为何公众之前只见杭州的美景,不见它的“垃圾危机”,而突然间就“冒出”指向新垃圾焚烧厂的对峙。

  建新的焚烧发电厂,本来是杭州多数人公益诉求与少数人“邻避”诉求的矛盾,如今却成了“民众对政府公权力的抗争”。各地PX危机很类似,中国急需化工原料,但立项地区民众的邻避要求竟然在全国性舆论场上被力挺,似乎整个中国都可以对PX“邻避”。这实在是舆论在这个时代的特殊错乱。

  中国无疑已是邻避要求在全世界最盛行的国家,从而形成了实现某种扭转的紧迫性。光靠“沟通”已经不管用,应当研究由上一级更权威的权力机构对项目安全担保,以及对项目设立地附近民众做出经济补偿等制度性安排,为化解问题创造强有力的条件。

  这需要国家层级的治理参与,也需要地方政府工作的突破。立项之前必须谨慎,对于已经合法立项、并做了合理利益安排的,地方政府就应有勇气坚持,国家也应支持基层政府的这种坚持。“一闹就停”再不能继续下去了,希望杭州市就是这个转折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