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要再领导世界100年,凭什么

2014-05-30 08:0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奥巴马28日强调美在未来100年要继续“领导世界”。他当天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谈美国面临的挑战及对策时,不仅宣扬美国“孤立”了俄罗斯,也宣称“中国的经济崛起和军事扩张让邻国忧心忡忡”。他谈到在乌克兰南部、南中国海的“地区性侵略”,安慰盟国。奥巴马的此番讲话肯定会招来各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美国想做世界领袖,但它拿什么来支撑这个角色呢?不错,美国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仍是世界之最,文化力量高居全球上游,然而正如奥巴马在西点所说,不仅中国在崛起,从巴西印度,也都开始拥有竞争力。世界的多极化不可逆转,美国的力量单独比谁都很大,但相对于华盛顿想在21世纪“领导世界”的奢侈愿望来说,它又是捉襟见肘的。

  美国还缺一项做领袖的关键要素,那就是胸怀。美、中、俄被公认为当下综合实力最强的三个国家,但中俄的复兴和崛起都让美国极度不安。面对大国竞争的不确定性,美国缺一份坦然。美国的对华、对俄态度敏感多变,政策高度不稳定,它以这样的方式“领导世界”,是在把美国的焦虑向全球输出,让世界为美国的错误埋单。

  美国贪婪各种权力,还贪婪对安全的独占。美国的军事力量处于全球压倒性优势地位,未来很长时间内都看不到颠覆性挑战。但它还觉得很不够,将中国的军力发展及俄罗斯的再次振兴当成心腹大患。它根本就不顾及其他国家的安全感受,似乎以为只有自己有权追求和享受绝对安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都应接受为保护美国安全而分配给它们的角色。

  美国必须善于同其他大国分配、协调彼此的安全感,建立它与中、俄发展建设性关系的良性机制。美国不能用19世纪的思维方式对待21世纪全球化时代的崛起国家,而须重新思考地缘政治的性质,为它注入新世纪的内容。这才是世界第一强国对人类文明所应有的道义。

  然而美国身为超级大国,仍随时揣着一把小算盘。比如它是唯一在全球范围构建军事同盟的大国,这一现实诱惑了它将此视为开展大国竞争的关键性优势,华盛顿展现了继续扩大结盟圈的明显兴趣,并不惜为此重新分裂世界。 

  美国当下的表现,属于“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典型情况。在缺少制约的情况下,它难免频频为自己的利益吹偏哨。有时它会做得隐蔽些,有时就做得蛮不讲理。

  作为力量不如美国、又被华盛顿死死盯住的国家,中国注定会在未来的许多年里难受。我们夹在对美战略弱势和力量增长的强势之间,面临处理与美国关系的超级课题。但我们也应看到,中国毕竟有了作为强大国家的基础,美国实际加害我们没那么容易了。事实将是,中国多难受,美国就多难受。

  华盛顿的政治圈子天天都在谈中国,很多人计算中国经济总量何时超过美国,不断讨论要有“新战略”。还有俄罗斯,更是让美国人抱怨政府“软弱”。难道这不是难受吗?

  美国应当反思它是如何在苏联解体后,把一心想同西方发展关系的俄罗斯重新推远的。中国的耐心更多些,我们始终致力于同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美国应珍惜中国的这一态度。▲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