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占中”剩下一只疲惫但狡猾的尾巴

2014-11-04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香港极端反对派煽动部分学生搞的“占中”越来越难撑下去了,如今“占中”团体提出新的主张,往往都会被舆论审视一遍,看看这是不是那些团体在为结束“占中”寻找台阶。

  然而“占中”在结束前仍不排除有戏剧性曲折。香港警方2日再次呼吁“占中”的倡议和组织者应具有道德和勇气推动这一非法占道运动的结束。这一呼吁大概不会有效果。越是败局已定的时候,“占中”积极分子们越会集中精力保护他们的一己私利。他们不会采取有利于香港社会、却能清楚显示他们做错了的行动。

  失败了但却不甘心失败,至少是不公开承认失败,这是政治斗争中的一个规律。

  “占中”在香港无条件“自行结束”的可能性不大,“占中”的最后几个人估计到头来还要靠警方把他们架走。离那一天或许还有一些日子。北京APEC马上要开,“占中”者如果能在这期间搞出任何较大的动静,受到APEC与会者的集体关注,将是他们巴不得的。一些“占中”激进人士宣称要到北京去闹APEC,当然了,他们未必能够得逞。

  西方舆论也不情愿“占中”就这么完了。一些西方主流媒体不时抖一点跟香港“民主”有关的材料,制造舆论焦点。比如《纽约时报》等通过“解读”解密的外交文件,宣称英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殖民时期就想给香港民主,但遭北京反对。中英当时无大使级外交关系,英国干坏事中国阻止不了,它想干“好事”就这么容易被北京搞黄。这可信吗?

  日本共同社也来凑热闹,说美国务卿克里要求中国不要动用解放军武力干预“占中”。这更是荒唐虚伪的空头“人情”。结束“占中”香港警方都很可能不需使用武力,用得着解放军驻港部队动手吗?

  “占中”走向穷途末路,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内地社会完全适应了这些人在香港闹事,“占中”对内地稳定的冲击几近于零。与“占中”者的愿望相反,他们激起了内地公众对他们的普遍反感。他们大概搞明白了,在这个国家里,他们真的只是“一小撮”。

  二是他们搞烦了香港社会,香港主流民意自始至终都不在他们这边,如今舆论更是越来越多地站到他们的对立面。最近的香港“反占中”签名再次吸引180多万人参加,“占中”者清楚,他们多坚持一天,就将多收获一份舆论对他们的反对。“占中”的前途是一个黑洞。

  “占中”如今像是剩下了一只疲惫、但仍很狡猾的尾巴。香港和内地社会恐怕还要再晾它一些日子,进一步耗干它的能量。我们不仅要让“占中”失败得毫无悬念,而且要把它作为一个丑陋的标本挂起来,警示未来的激进者。

  为此,虽然人们希望“占中”尽快结束,但香港社会不应接受“占中”者的任何无理条件,不应为着急结束“占中”与他们妥协。结束“占中”应当是是非分明的结局,而不应是和稀泥的结果。“占中”势力政治上的失败需要转化成他们道义和法律上的损失,也应促成“这样的事再也不能在香港发生”的共识。

  “占中”的收场不能成为香港政治上反复“拉痢疾”的一个伏笔。与其这样结束“占中”,倒不如让它在公众越来越集中的谴责声中多暴露几天。长痛不如短痛,我们需要尽可能“一劳永逸”地结束它。

  “占中”的这次较量让整个中华社会和全世界都看清了力量的对比。给中国捣乱的人和力量总有一些,但他们的本事就那么大。只要中国自己坚定并清醒,这个世界上任何要扳倒我们的念头就都是幻想。▲

责编:朱稳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