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如果香港社会能容忍乱,内地何需急

2014-12-02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香港学联和学民思潮11月30日晚至12月1日清晨组织了对港府的围攻,与警方激烈冲突。“占中”的暴力色彩显著升级,现场一些示威者的表现“近乎暴徒”。香港人见证了自“占中”发生两个多月来最具攻击性的场面。

  香港的“占中”本已奄奄一息,但激进势力这样一闹,局势又有了新的不确定性。香港社会高度自由,导致“占中”发生的那部分社会基础会长期存在,而香港法治的权威又受到严重冲击,街头政治或许会像慢性病那样,在香港不绝如缕。

  我们支持香港警方依法制止破坏性街头抗议行为,但警方使用武力到什么程度,这将取决于香港大多数人的意愿。中央恐怕很难就此帮香港决策。香港不是内地,通过武力清除街头占领,如果后者获得的舆论同情较多,很容易死灰复燃。

  香港压倒性的反对声对彻底结束“占中”至关重要,香港警方难在不仅要对付“占中”者,而且要每时每刻面对舆论对其执法的挑剔评价。警方无所作为不行,但如果执行了清场,同时其执法表现受到舆论的质疑,同样不能视为成功。香港警方一再表示只使用“最低武力”,它如此谨小慎微不是法治社会的常态。

  问题的根源还是香港社会在政治上出现分裂,有一部分人对香港未来有无理要求和不切实际的幻想,在香港的体制下,他们有能力干扰社会的主流选择,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香港的舆论面貌。如何针对这些人和力量进行治理,一国两制理论没有现成答案。

  内地社会或许应适当调整对香港事务的心态。在香港问题上,基本法已经明确了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的权责,香港是高度自治的特别行政区,内地社会支持香港的长期发展和繁荣稳定,但香港究竟发展成什么样,有待于香港自身的努力。香港的内部问题如果无法解决,主要责任要由香港自己承担,内地社会不能对香港做“它即使有问题我们也会全扛起来”的大包大揽的承诺。

  如果恶性街头政治在香港反复上演,香港舆论又干涉警方的执法行为,那么也许这意味着香港各种意见经过综合对冲后,愿意接受一定的失序。香港的法治会因此进一步削弱,政府的行政能力会伴随司法权的衰落而衰落,香港将逐渐成为一个动荡社会,其发达与繁荣的一面会褪色,但这是香港社会自己的选择。

  内地社会轻易不可动出动驻港部队“平息动乱”的念头。只要一国两制在,这样做就不是治本的办法。因为在香港的社会制度下,社会的长期状态取决于民众自治能力的水平,如果社会存在宽容暴徒的文化,它就要承受这种文化带来的后果。

  只有香港社会断然拒绝恶性街头政治,围绕“占中”的事情才会彻底改观。在这之前,事情有可能只是程度上的变化。如果今后的香港“就这样”,只要香港主流社会能容忍,内地社会就没什么受不了的。

  目前很像是一个相持阶段。“占中”毕竟只持续了两个多月,这段时间用来产生一个决定性的认识还是短了点。如何处置街头抗法者是香港自己的权力,内地社会只需表达希望香港好的愿望,同时严守基本法,其他的应当顺其自然。▲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