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占中者”需顺从清场借坡下驴

2014-12-10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在“占中”非法行动超过70天后,香港法院正式颁发禁制令,警方宣布将在星期四参与协助清理目前最大的“占中”场所金钟地区。有香港媒体将之称为对“占中”的“终极清场”。

  到昨天晚上,最后一名绝食的香港学生宣布退出,“占中”路段有一些学生在拍照留念,这些燃起了舆论对清场将会和平进行的期望。然而不久前新成立的名为“学生前线”组织表示拒绝离开,并宣称他们将“抵御”,“不会坐等挨打”。

  由于警方已公布清场的时间,结束“占中”看来面临“决战”。“占中者”的疲态已很明显,广大市民希望它结束的愿望也已被舆论确认,“占中”被拖黄的大势已不可逆转,这种时候个别学生的“零星抵抗”很难主导局势。

  我们想在这里对参与了“占中”的香港学生说,他们搞“学运”,在全球的学生群体中一点也不出众。一旦他们今后没完没了,反复上街,也属于世界范围内的“大路货”。但如果他们的抗议活动能在法院的裁决下和平终止,那将是全球“学运”罕见的例子,证明他们的确不是埃及乌克兰的学生,他们说到底毕竟是“香港的学生”。

  被警棍等“最低武力”甚至更多武力赶走,是“学运”结束的通常方式。星期四将检验整个香港社会的法治化程度。学生对法律是否还留有一些敬畏,警方执行法院决定有多坚决,以及多数市民和舆论在一旦发生冲突时支持谁,等等,这一切将决定香港社会进入“后占中时代”新起点的位置。

  未来的香港或者会追忆曾经有过的“占中”日子,或者怀念自己曾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美好岁月。这两者只会有其一,香港今天的年轻人将为他们的后代做出选择。

  这次“占中”将留下极其复杂的遗产。它一方面客观上极大提高了整个国家对破坏性街头政治运动的承受力,今后恐怕没有什么再会是“可怕的”。一方面它冲破了香港法律的约束力,现在无法看透这是否意味着打开了香港社会从此走向动荡的潘多拉盒子。

  另外,香港全社会进一步确信了中央的力量和意志,与此同时,香港社会进一步分裂,一部分港人对中央更加信赖,另一部分人与内地的感情变得更疏远。

  “占中”使香港极端反对派的力量动员达到峰值,测出了他们从事政治破坏的最高能力。但“占中”也显示了内地力量对影响香港民间好恶的局限。香港社会“后占中时代的法治和政治重建”必将是艰难的。

  最重要的或许是,过去的70多天证明,香港出多大问题都绊不住国家正常前进的脚步。而只要国家是稳定强大的,香港的问题就最终不是问题。“占中”总给人一定的虚张声势感,根源就在这里。▲

责编:朱稳坦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