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律师南宁被打,庆安数千里外躺枪

2015-05-19 02:07: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谢阳被报道于18日凌晨时分在广西南宁一建材市场遭围殴致伤

  一位名叫谢阳的律师被报道于18日凌晨时分在广西南宁一建材市场遭围殴致伤,一条腿骨折。据报道,谢阳是庆安火车站案件死者的代理律师之一,他当时正与合作律师在南宁因另一代理案件取证,包括随行人员共7人受伤。作案人员据称多达“20多人”。

  殴打律师并致身体伤害是违法行为,必须予以谴责。人们希望南宁警方能够尽快侦破此案,严厉打击威胁法律工作者人身安全的恶劣行径。

  然而一些媒体在报道律师南宁被打事件时,用了“庆安枪击案死者代理律师遭20多人围殴”这样的标题,很值得商榷。律师被打和庆安火车站案地理上相隔遥远,受害律师虽参与了庆安案的代理,但他在被打地从事的是另一起业务,他遭围殴与庆安火车站案有联系的可能性通常来说是很小的,至少要远远小于媒体标题让人一眼看去所产生的印象。

  不知道做这种标题的媒体编辑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还是对庆安火车站案的处理不满,故意要做律师在南宁被打与他代理庆安火车站案“有联系”的暗示。这样报道的实际效果是,南宁新案引来了关注,其中至少有部分关注者产生了“官方报复律师”的怀疑。

  媒体以这种方式报道律师被打,突出他身上与其他案件相关的“敏感元素”,而淡化南宁案件的自身情节,这有悖于新闻的专业主义,在职业道德层面也令人困惑。

  庆安火车站案的主要情节和因果关系已经得到还原,一名警察在当时情况下可否对袭警者开枪,从法律层面裁定这个问题的材料已经充足。一些律师和媒体人仍在提出种种“疑问”,但它们基本都已与上述核心问题无关,或者成为理想主义的假设和在这种假设基础上的“道德诘问”,或者是对被击毙者在火车站袭警之前的非理性表现提出“为什么”。

  必须指出,这样的追问可以无穷无尽延续下去,要多少有多少。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再多的回答都不会被所有人认为是“足够的”,回答了新疑问,更新的就会生出来。而庆安火车站案终究要结案,国家公安和司法系统还有更多的公众利益需要去保卫。

  但现在的确有一些人就是想把庆安案当成舆论甚至政治消费,变着法给它添枝加叶,扩大它与当下社会复杂性的交割面。南宁出了殴打律师案,它的挂钩一下子被从中国的最南端甩到最北端,一些力量在这样有意为之,还有一些人因为热衷起哄,帮着壮了前一拨少数人的声势。

  中国一些本应很严肃、专业的领域如今渗入了些民粹主义的元素,律师业似乎未能幸免。一些律师声称甘愿为法治建设献身,但他们“为法死磕”的具体做法又总是在消解法律在基层社会的权威。比如庆安火车站这件事,一些律师的表现形同激进的舆论领袖,他们的较真方向与基层法治建设的当务之急南辕北辙。

  舆论场上这段时间不断有人为各种暴力叫好,这一次也有叫好声针对殴打律师。所有这些叫好都是非理性的。法律高于一切,这个国家正致力于把这个原则推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普通人来说,支持依法治国不能只是句空话,我们不妨就从尊重事实和反对任何非法暴力开始做起。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郭鹏飞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