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方“政治渗透”,中国开放与安全同重

2015-06-16 02:3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西方是否在威胁中国?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对西方渗透的抵制是否真的很必要?这些经常在中西舆论场响起的问题有些问得准确,有些则问得不太准确。一段时间以来西方媒体上多有中国在“收紧”的指责,宣称对外开放的中国正在“逐渐关上大门”。

  “西方在威胁中国”,这是个很不准确的描述。中国从上到下都不认为西方是“敌人”,中国同西方在全球化时代的高度融合前所未有。中西在经济上尤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西方开展合作是中国现代化的重要推力。泛称西方对中国构成整体性威胁,既不符合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几年的现实,也与中国社会的实际认识对不上号。

  中西放到一起时,中国人最强烈的感受是差异。这种差异导致的中西关系的长期复杂性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朴素分析。这种复杂性包括西方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某些实际“威胁”,它们与来自西方的建设性因素不断交织、对冲,涤荡着中国人对西方一言难尽的感受。

  随着中国硬实力的不断发展,传统领域的中国国家安全持续得到巩固。然而全球化是中国内部对外洞开的过程,它比通常意义的“对外开放”更加深刻。西方政治价值观有在中国社会长驱直入之势,它带来以西方历史经验、甚至西方政治利益为出发点审视中国政治制度的视角,对部分中国人围绕国家道路的信心造成侵蚀。

  西方处在全球政治软实力的上游,在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条件下,这一优势自然形成对下游国家的冲击力,引导西方的制度和价值体系在后发国家复制。关于这一点,西方早于发展中国家形成了认识,中国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逐渐搞清楚其中奥秘的。

  在国门洞开的情况下巩固社会的政治凝聚力,这是中国未来国家安全的重大课题,如果不是“头等重要”的话。而西方的意识形态力量恰恰在这个领域扰乱中国最为方便。我们不认为西方对华的“政治渗透”全都是国家行为,也不认为来自西方的所有这些行动从属于一个完整、连续的计划。它们有些是有财政支持的“颠覆活动”,有些是西方体制在与中国交叉时的“自然”表现和反应。

  然而西方在身为中国合作伙伴的同时,释放了一些有损中国国家政治稳定的因素,这种判断是真实客观的。我们需要抑制这些因素对中国的实际破坏力,这种防范的动机也是正当、清醒的。

  中国看到了问题,但并没有因此而“怨恨”西方。反过来西方也不应为了中国采取一些针对性措施就大喊大叫,它们的大惊小怪至少有一部分是不真诚的。

  诚然,抵制西方的对华政治渗透是高度复杂、困难的工作。世界上大量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都不够成功,或者国家放弃抵制而走向动荡,或者采取简单、极端的做法,导致与西方关系紧张。

  由于西方的“渗透”往往与它们的对华交流混合在一起,或者是同一个行为的正反两面,这对精确抵制这些渗透行为、避免负面的连带效应提出了挑战。客观说,完全的“精确抵制”是做不到的,在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选择负效果相对最小的那个方案。

  中国各领域存在不同程度的官僚主义,这会导致一些抵制行动的精细化水平不足,操作者只注意“政治正确”,轻视了实际效果。这种情况有可能加重中方所受到的压力和损害,需要特别注意。

  中国将国家政治稳定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这种态度是务实、理性的。不希望国家“乱”也是全社会的最大共识。在这方面我们决不能屈服于西方舆论的攻击。与此同时,西方是多元的,我们对其负能量的规避手段也应是灵活多元的。效果和立场同样重要,这应是我们对待中西“博弈”的坚定原则。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葛鹏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