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全人类将日本军国主义钉上耻辱柱

2015-10-10 14:11: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当地时间10月9日晚,总部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日本外务省10日凌晨迅速对南京大屠杀史料申遗成功表示“遗憾”,并认为联合国相关机构“缺乏公平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一行动从全人类的角度将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行径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这表明,记住那段历史是对全人类有意义的事,通过这种记忆汲取教训可以为人类前进不断提供有益的启示。

  日本官方在2014年中方对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以来一直表示反对,并投入外交资源予以阻挠。不能不说,这种做法有损今天日本的尊严,尤其是当这一申遗最终成功的时候,日本政府所宣扬的与人类价值标准格格不入的特殊“道义”碎了一地。

  二战已经结束70年,日本同它侵略过的大多数国家都实现邦交正常化,按说恩怨早已了结,日本与各国针对那场战争的共识也早应形成。现在不是中韩等国揪住历史不放,而是日本自己从那场战争的结局里始终挣脱不出来。

  比如南京大屠杀早已是历史定案,围绕它的调查和记述在东京审判时就已大体完整形成。中方现在谈南京大屠杀都是根据当时记录,没做新的添加。而日本方面这些年却出现“修正”南京大屠杀史料甚至对其定性进行质疑的倾向。是日方不断搅动那段历史,试图为当年的侵略行径做些“美容”。中韩等国予以反击是必然的。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那座城市是中华民国的首都,日军在其攻陷的东亚名城里大开杀戒,这种近乎屠城的野蛮杀戮在人类近代史上都骇人听闻。当代日本社会应当有勇气与国际社会共同鞭挞当年丑恶的日本军国主义,而不应以“侵略者后裔”的姿态同历史审判对抗,通过挑起细节争论试图为南京大屠杀翻案。

  日本政府应当停止就历史问题做新的挑衅,它应当引导日本全社会端正对那段历史的态度,限制否定历史派的影响空间,争取与中韩及广大国际社会实现完全的历史和解。日本社会至今仍有在二战中遭原子弹轰炸的强烈受害者心态,对加害邻国罪行的反思明显处在次要地位。

  二次大战德意日是三大轴心国,还有多个附庸国,但现在深陷历史问题的只有日本。东京一直将这一处境归咎于中韩不够大度,而实际上,中日上世纪70年代邦交正常化后历史问题已不突出,日韩同为美国的盟友,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和解条件一点不比德意差。要不是靖国神社迁入甲级战犯牌位,要不是后来日本时任首相在这种情况下前往参拜,以及日本教科书关于侵略历史的记述遭到修改等等,日本与中韩之间的历史纠纷很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尖锐。

  安倍政府有在历史问题上走得更远、与国际社会打持久战的架势,日本社会对反思侵略史也越来越抵触,日方自己不断推动历史问题的激化。他们把自己拖入必输无疑的道义之战,像这次阻止南京大屠杀申遗失败,日方自取其辱,真是怨不得他人。

  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成功,这对中国是一件普通的事,本来也没必要把它看成中国对日本的“一次胜利”。但日本政府明显把这看成是日本对中国的“失败”。中方无法为它因此而感受到的痛苦负责。

  如今在历史问题上,中国社会要比日方更轻松。今年我们大大方方纪念70周年,搞阅兵,申遗,对结果十分坦然。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通过了,慰安妇史料的申遗没有通过,那就等今后吧。然而看日本为这些事难受的样子,他们何必?他们总以为中国做的这一切都是针对今天的日本,但如果他们不生气,中国又能针对他们什么?

  我们希望日本在历史问题上正常些,所思所想同全人类的记忆和态度别差太远。那样的话整个东亚都会轻松很多。当然如果日本政府非要另搞一套,那么中韩等国也只好奉陪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京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