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俄空军炸了“东伊运”,但它一时死不了

2015-12-01 01:33: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据美联社11月29日报道,俄罗斯战机当天空袭了“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办公室,而这个组织实际上就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恐怖组织。

  美联社是援引位于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消息做上述报道的,该报道没有将“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称为恐怖组织,而只形容它是“由来自亚洲各国的武装人员组成的团体”。

  根据中国反恐机构掌握的确凿情报,“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就是原来的“东伊运”组织。“突厥斯坦伊斯兰党”2013年11月宣称制造了“10·28”天安门广场恐袭事件,中国新疆发生的很多暴力恐怖主义事件亦与它有关,该组织把分裂新疆作为自己公开的政治目标。

  目前尚无其他信息源能够确认“突伊党”办公室遭到俄空袭打击的消息,但是中国公众昨天在听到该消息后大多表现出“宁可信其有”的高兴。如果美联社的报道是真实的,那么中国社会的第一反应无疑是欢迎。

  欧洲媒体近来多次援引“大赦国际”等组织的谈话,宣称“东伊运”已经不复存在,中国将境内暴力恐怖主义事件与其联系起来“不可信”。现在美联社的报道证明了“突伊党”在中东的活动,即使西方对“突伊党”与“东伊运”是一回事有所怀疑,那么“突伊党”公开宣称对“10·28”天安门广场恐怖袭击负责,即证实了该组织的恐怖主义性质,也证实了它与中国国内恐怖主义袭击的联系。

  中国新疆暴恐势力有境外恐怖主义组织的精神支持和不同程度组织上的指挥和操纵,这一点在新疆可以看得很清楚。西方一些人至今顽固地认为只有他们遭遇的恐袭才属于恐怖主义,中国发生的受意识形态支配且针对平民的杀戮却是“事出有因的反抗”,这种论调对形成全球反恐统一战线造成了粗暴破坏。

  本报多次写道,全球的恐怖主义都有各自的“深层原因”,这些深层原因的差异不应成为认定明显恐怖主义活动时的障碍。各国对恐怖主义必须一致严厉打击,这当中决不可有地缘政治私心和意识形态特殊目的的介入。客观说,恐怖主义的深层原因很难治理,但是中国为这种治理正在做出认真努力,而西方在治理中东恐怖主义深层原因上却几乎毫无作为,它们似乎在不断捅新的马蜂窝。

  由于对恐怖主义定性上的分歧,以及国际社会对各种恐怖主义深层原因的复杂态度,目前恐怖主义仍有存在的空间,冒头的恐怖组织受到打击,但他们造成的影响却散布开来,像癌细胞一样越治越多。鉴于现代人类社会有其突出的脆弱性,恐怖主义的威胁实际上越来越严重。

  不能不说,中国对恐怖主义的总体控制能力要强于西方,新疆发生的暴恐事件虽然数量上不少,但它们形不成像“9·11”和巴黎恐袭那样的全局性冲击力。西方不愿在反恐上同中国坦诚合作所造成的相关损失决不仅仅是中国的。

  中国应坚决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严厉打击恐怖主义,认真治理恐怖主义,这次俄罗斯打了“突伊党”,但我们不能指望别国帮着清除整个“东伊运”,复杂的斗争还将继续下去。

  中国在反恐问题上首先要清醒,要坚持自己的权利,不能让恐怖主义干扰中国的外交内政大局。这个基础稳了,我们对付具体恐怖组织和它们的暴力活动就能打得更准,效果更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