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极端反对派亟需搞清自己“是谁”

2015-12-25 00:42: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香港特别行政区长官梁振英23日在北京向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总理李克强汇报工作时,现场坐席安排与以往相比出现变化,首次设长形会议桌,国家领导人坐正中,梁振英则与其他内地官员分坐两侧,打破了过去特区行政长官与国家领导人像在会客厅中并列而坐的格局。

  香港和内地舆论都注意到这一变化,支持者众,主流分析认为,坐席的这种新安排更准确地体现了“一国两制”精神,强调了中央与香港作为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之间的政治关系。但也有少数香港反对派人士指责这种坐席安排的变化,宣称这是对香港地位的“矮化”。

  从去年开始,中央针对香港激进反对派明显超越基本法围绕“两制”的极端强调做了正本清源的诠释。香港反对派发动了包括“占中”、否决特首普选方案等激烈对抗性行动,部分好斗人士甚至炒作“港独”,施加了一轮又一轮压力,试图让中央放弃“一国两制”的原有精神,牺牲“一国”的基础作用,把“两制”变成香港与中央的“平起平坐”。

  这样的要求好生狂妄、天真。香港极端反对派完全搞错了自己是谁,忘了香港的主权是现代中国通过实力博弈迫使英国政府让步而收回的,香港高度自治的全部权力都来自中央的授权,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香港自治的实质不是“分权”。

  香港少数反对派误读、歪曲高度自治的含义,不仅不把香港看成中央管治下的地方,甚至以“民主”的名义,把他们的意志说得至高无上。他们在犯一个很荒唐的错误,历史会证明他们的可笑。

  全中国社会高度支持中央在香港问题上的做法,这个国家有充足的资源制服少数极端反对派的抵制,把“一国两制”原原本本、不折不扣地贯彻下去。

  让“一国两制”既不动摇,也不走样,这是中央坚持不变的基本国策。中国作为大国,各项核心利益经受过诸多挑战,什么样的世面都见过、经历过。香港极端反对派去年折腾的那些事,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只能算是极小的插曲。

  香港一些激进人士至今没有转变思想,通过有些在国际上看来不那么入流的方式搞舆论示威或者对抗性表演,部分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跟着起哄,表现尤其怪怪的。客观说,他们搞那些事,在香港回归祖国的历史进程中增添了额外成本,在承受这些成本时,香港社会注定首当其冲。目标和结局早已确定,那部分人瞎折腾,只会让香港这辆车一路上多些颠簸。

  由于大格局和大环境非常确定,香港反对派搞极端斗争只会增加这座城市的内部痛苦,香港社会越来越抛弃他们是不可改变的趋势。经过去年到今年的一系列事态,香港自治是中央管辖下的自治这个道理已被越来越多港人认识和理解,一些关键性扭正正在发生。

  香港极端反对派给全国社会做了很低劣的“民主”示范,“港式民主”意味着政治对抗、社会动荡、人群撕裂以及经济发展被搅乱等等,包括一些稀奇古怪的现象会伴随出笼,这就是它给内地很多人的印象。

  整个国家在集中精力谋发展,看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在多么认真探讨发展面对的各种问题,香港一些人真该为他们给城市带来的迷失感到惭愧。是他们做出调整,对香港未来尽自己一份正面责任的时候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