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自信的美国比多疑的美国好打交道

2016-01-14 00:58: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奥巴马12日晚最后一次发表国情咨文,以非常乐观的口吻讲述今天及未来的美国。美国总统的国情咨文通常是用来游说国会支持其内外政策的,在“跛脚鸭”时期则更多用来为美国社会鼓劲打气,对执政成绩“自我表扬”。由于在明年初告别白宫之前不再有发表新国情咨文的机会,奥巴马这一次的乐观调子达到他执政7年来“之最”。

  这位总统强调美国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军费支出比其后的8个国家军费加起来还要多。他说:每次遇到重要国际问题,“世界并不指望北京或莫斯科起带头作用,他们会找美国”。奥巴马还斥美国经济衰退之说是夸夸其谈,称那些唱衰美国的人是在“兜售小说”。

  奥巴马的这番谈话不能全视为吹牛,他说的很多是实情。作为中国人,我们很愿意美国领导人、最好整个美国主流社会都保持这样的乐观。美国依然最强大,它并没有出现绝对意义上的“衰落”,我们就是这样看美国的。美国人如果能够保持这样的自我认识,再好不过。

  奥巴马还谈及,对美国威胁最大的不是邪恶帝国,而是失败的国家。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则是美国“最直接的威胁”。这应当说是相当清醒的认识。

  已经有一段时间,美国社会里总能听到“美国衰落”的议论,弥漫着不自信甚至悲观。这导致了美对中俄等其他大国疑虑和警惕的增加。美国人总觉得中国“傲慢了”,看中国什么都像是在“挑战美国”,怀疑中国“要制定规则”,要把美国“挤出亚洲”,等等。

  出于这种战略上的多疑,美国尤其过度解读了中国与南海国家围绕岛礁争议的意义,中国在南海上的一举一动都被视为北京欲建立霸权的信号。此外美国人眼里的中国攻势无处不在,从非洲到拉美,中国都想对美国的领导力“取而代之”。

  如果美国社会能够更乐观自信,了解中国的困难以及美国仍将长期保持的优势,他们的危机感就不会那么夸张,与中国打交道将更为从容。那样的话,我们就会面对一个心态更健康,也因此更容易交往的美国。

  然而客观说,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比其巅峰时期下降了,其对世界的领导力有了更多缺口。这不是因为它自己的力量萎缩了,而是因为世界的变化太大,中国等新兴国家走在了变化的潮头。

  世界变化带给美国社会的心理阴影显然多于兴奋,这大概是奥巴马大摆美国强盛指标的原因所在。美国已很强大,竞争力全球第一,却不时对中国的发展忧心忡忡,这种心理建立在很不健康的逻辑上,需要美国社会自省。

  这种逻辑就是,美国仅仅世界第一是不够的,它还应当第一得“没有第二”,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大国,不需要竞争,无衰落之虑。中国从科技竞争力到军事实力都与美国差一大截,中国只是有总的上升趋势,美国社会就因此有些“慌神”,这种思维方式显然属于旧的零和时代。

  奥巴马说道,中国经济调整使美国感到了“逆风”。无论这是不是真“逆风”,十几亿人口的中国有一天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只要世界不出现颠覆性动荡,中国社会不“睡着了”,这一幕总会到来。它不会实质削弱美国的强大,也不应被视为早晚要出现的国际政治“分水岭”。卸掉因这个预期而生的包袱,美国未来几十年将会轻松很多,世界也会平静得多。

  如果奥巴马的乐观是伪装的,我们希望它在美国社会里弄假成真。“中国威胁论”一直有美国人在喊,“中国崩溃论”是它的畸形变种。而更为自信的美国会发现中国是伙伴。两国或有共同走出大国政治历史阴影的希望,创造大历史的转折点。至少这值得一试。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