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阮富仲连任是积极但非绝对的信号

2016-01-28 00:59: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27日召开的越共十二届一中全会选举阮富仲为新一届中央总书记,他在这个职位上的连任被普遍认为是越共保持政治路线稳定的重要信号。

  越共十二大受到西方舆论的高度关注,后者对越共内部做了夸大的“派系”分析,将十一届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称为“保守派”和“亲华派”,将总理阮晋勇称为“改革派”和“亲美派”。西方媒体一直推测“力促越南加入TPP”的阮晋勇很可能成为新的越共总书记,宣扬他将开辟越南改革的“新纪元”。

  临到十二大开幕前的最后时刻,风声出现变化。接下来的消息证实,阮晋勇放弃对越共领导人的角逐,他没有进入新的中央委员会,阮富仲连任越共总书记成为定局。一些西方舆论于是认为“保守派”和“亲华势力”占了上风。

  然而西方舆论对越共内部情况的分析过于肤浅,这是西方分析共产党国家时的老毛病。它们特别喜欢用“改革派”和“保守派”来区分越共的高层,并给他们贴“亲华”或“亲美”的标签。其实无论谁主政,显然会把越南党和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他们的认识差别未必是不可调和的,不同人当选总书记尤其不太可能导致国家路线的南辕北辙。

  越南的改革被广泛认为取得了成功,它偏离当前道路而大步朝西方模式“改革”的政治空间很小。随着越南的开放,西方的政治渗透已经扑面而来,在美越裔颠覆越南政治制度的意愿十分强烈,这些必然会增加越共的警惕,使它关注改革的方向问题。

  处理好同中美两大国的关系被很多东亚国家看成外交的“生命线”,越南也不例外。越南视中美都很重要,但它对两大国也都有防范之心。

  中国是越南“庞大而真实”的邻国,越南加入了TPP,但中国作为它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不可取代。尤其重要的是中越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改革一路从经改到党建,再到防西方政治渗透,都从中国汲取了大量经验。中越之间的问题是领土之争,然而一来一去争了这么多年,两国都开始趋于冷静,更认真地思考应把领土纠纷安放在它应在的位置上,不能让它成为中越关系的一切。

  美国是西方老大,自然是越南对外开放的重点目标。除此之外,河内还会受到为领土之争“拉美制华”的诱惑。美越关系发展也是大势所趋。然而美国的问题是它在对越合作的同时,会向越南播撒“颜色革命”的种子。越南不同于中国,它抵御外来政治颠覆的任务更重,形势也会更为严峻。

  越南必须在一系列相互矛盾、彼此牵制的因素中构建国家发展,它需有辨别真假虚实和分出轻重缓急的能力。它越往前走,就越会发现攻其一点不计其余是要不得的,它不能受某个口号的煽动,不能被某个单项好处迷惑,它会劝自己统筹国策,以稳致远。

  这种情况下,越南很难彻底“亲华”或“亲美”,它恐怕最要“亲稳健”,“亲利益平衡”。

  阮富仲连任和阮晋勇“出局”,或让西方舆论有些沮丧,但中国人完全没有理由也掉入西方的分析逻辑,以为中越关系从此“妥了”。中越南海之争或会像已经形成的新态势一样受到管控,但不会停止。越美合作也不会因阮晋勇的离开就走下坡路。

  然而不管怎么说,阮富仲当选是中越发展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积极信号。越共的体制具有“多头”特色,但越共总书记对国家路线的影响力最大。中国公众应祝贺这位72岁的越共老党员,我们也希望他能带领越南做中国的好朋友,让两国的发展大计相互呼应,使两国间的问题通过协商得到解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