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校园政治化与港大排名快速下滑

2016-01-29 01:17: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公布最新全球百大MBA排名,香港大学从去年的28位猛跌至44位,不仅跌到了香港第三,也低于多所内地大学的商学院。香港大学还在世界的其他大学排名中不断跌位,比如它的QS世界大学排名连续4年下跌,去年只及30位。《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公布的2016年排名港大落后于北大和清华。在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专刊最近6年的排名中,港大从20位一路下滑到最新的44位。

  与此同时,港大却在政治领域风头出尽,它是2014年“占中”活动师生出动最抢眼的学校,“占中”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戴耀廷就是港大法学院副教授。它也是这几年校内抗议活动最活跃的香港名校,屡次发生过学生抵制人事任命等校务管理、包括冲击校委会的事件。就在当下,部分港大学生正在举行“罢课”,以反对特首对校委会主席李国章的任命。

  港大校刊《学苑》在政治上的激进也是出了名的,它是“港独”主张的最早刊登和传播者之一,搞得特首被迫站出来表态反对。

  很多人都倾向于相信,港大这几年的严重政治化趋势是其国际排名越来越低的基础性原因。而香港社会近年泛政治化的大环境既影响了港大的内部氛围,也影响了外界对这所原本香港“最高学府”的观感。

  大学排名是有很多具体指标的,“政治化”与否本身不是标准。但是师生热衷政治必然会分散投向学术的注意力,校内政治撕裂和学生政治热情高涨还会侵蚀学生的部分就业机会,因为有些用人机构可能会产生顾虑。据港媒报道,很少“闹事”的香港科大去年首次超过港大成为最受雇主欢迎的香港高校。

  在平稳的社会里,大学通常不会扮演社会政治中心的角色,学生走向政治一线的现象在第三世界里更多。比如在美国和欧洲,大型抗议活动的主力一般都不是学生。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学生“造反”十分活跃,此外各国各地学生成为突出政治力量的例子,也大都有社会欠发达的大背景。比如“阿拉伯之春”中这种情况就很多。

  造成上述情形的原因是复杂的,但事实却很冷酷:香港大学的政治化趋势与发达社会著名高校的普遍情况格格不入,它显得剑走偏锋。西方社会或许愿意看到港大成为搅动香港社会的政治焦点,但到头来又会因港大以及整个香港的混乱而对它们产生更多优越感。香港如果非朝着第三世界的方向往下走,谁又能救它呢?

  随着内地社会的崛起,香港面临重建自身优势的挑战,香港年轻人感受到的问题很多来自于地缘经济形势的变迁。然而这不是政治问题。试图用简单的政治手段来解决盘根错节的现实困境,世界没有这么便宜的好事。所谓民主要能解决一切的话,这个世界从中东到拉美,再到东南亚,早就处处洋溢着幸福的欢声笑语了。

  部分港大学生“投身政治”,增加了学校排名下滑的压力,结果是不仅损害他们自己的利益,还让学校里的广大同学受到牵连,因为他们港大学历的含金量将面临萎缩。

  每个时代和每个地域的政治都有自己的鲜明烙印,而对它的认识却常常不是当时就能搞准的。部分港大学生虽然读书的条件好,但情怀的塑造环境不够开放。这样的逆耳之言那些年轻人未必能听得进去,不要紧,他们会在今后的生活磨练中得到答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