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对世界的“领导力”还有几许

2016-03-23 01:05: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唐纳德·特朗普21日正儿八经谈论他的外交理念,连珠炮般提出被舆论定性为“美国孤立主义”的构想。他质疑北约对美国的重要性,还认为美国在亚洲保持肌肉发达的军事存在没必要。他抱怨欧洲国家和日韩以及美国中东盟友占了军事保护的便宜,美国付出很多,没有得到公平的补偿,只报销了很小的一部分。他的话再次激起轩然大波。

  美外交政策专家托马斯·赖特惊呼特朗普的提议“无异于是对自由世界秩序的清盘”,并宣称它将“让俄罗斯中国梦想成真”。

  美国一直有支持孤立主义的社会基础,民粹主义是它的价值来源之一。但自二战以后,极端孤立主义在美国一直是边缘化的,它如今找到特朗普这么个超级代言人,几十年来前所未有。

  然而特朗普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是美国当下一系列困境和困惑催生的产物。他一个劲说美国不再是强大富有的国家了,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虽有夸张、放大问题之嫌,但世界的变化却是真实的。美国仍最强大最有财富,但它傲视全球的绝对优势快速掉膘,已渐渐撑不住它过去霸权的豪华场子,是不争的事实。

  特朗普以毫不顾忌“政治正确”的方式把一堆匕首般的语言甩到桌子上,对谁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搞得美国盟友、美国的竞争者和对手,包括美国国内的政治精英们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世界看来,他最新插上牌桌的刀子是:美国还能做“世界领导者”吗?

  首先要说明,“美国领导世界”是美国人灌输给世界的命题。如果以通常人们对“领导者”概念的理解,那么美国干过一些好事。比如它对维护全球海上交通安全和核不扩散做出过贡献,二战以后世界没再发生新的全球战争,这与它是世界老大大概也有关系。

  但美国是个严重以权谋私的领导者,而且防范心极重,对世界和对自己的认识屡屡出重大失误。第一次海湾战争后,美国领导打的其他几场战争没一场能被后续效果证明是正确的,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它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导致了新的国际紧张,而华盛顿没有力量主导这些紧张的发展方向。

  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创新中心,也是全球大众文化消费的最大提供国,此外它继续是西方意识形态的制高点。它的硬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保持着无可挑战的地位,它的金融控制力和互联网的超级能力则从不同角度帮助维系了它的霸权。

  然而最重要的是世界也在变,多极化甚至无极化越来越不像是理论空谈。在一个社会内部,传统主导力量的影响力都受到不同程度挑战,影响力的分散化非常明显,新的力量甚至一些个体扮演了以往不可思议的角色。世界舞台也出现类似的情形,新兴国家、中等国家的话语权显著上升,美国投入以往的同等财力,已很难获得与过去同等的霸权效果。

  这个世界什么都在涨价,吃饭、装修都变贵了,让别的国家听话会变得更贵。美国二战后可以很阔绰地出手搞马歇尔计划,包揽西欧的复兴。现在它连重建伊拉克的钱都不肯掏了。何况它不仅需要送一个崭新的伊拉克,还要送崭新的利比亚阿富汗,给听西方话搞了西式民主的那些国家都送上由美国补贴的现代化生活,那样世界才会继续“服”它。

  华盛顿早就与盟友算小账了,它搞亚太再平衡不仅自己不想掏钱,还琢磨通过TPP从亚太国家捞一把。它在南海和朝鲜半岛基本是在搞“挑动群众斗群众”,这样领导力如何能够巩固?

  美国要继续“领导世界”,就得客观认识世界,修好自己的德行,通过与其他国家的共赢来实现自己的利益。否则的话,就请美国的精英们同特朗普去掰扯吧。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