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澜湄合作,何须美日舆论说三道四

2016-03-24 00:58: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23日在海南三亚举行,并于当晚发表“三亚宣言”和“澜湄国家产能合作联合声明”。两项文件提出澜湄合作的三大支柱和五大优先方向,三大支柱包括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社会人文,五大优先方向指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水资源和农业减贫合作。可以说,澜湄合作从一开始就勾勒了宏大的框架。

  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越南同饮一江水,它在中国境内叫澜沧江,进入东南亚后叫湄公河。六国开展次区域合作既有地缘优势,也有现实必要性。水是流域内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资源,国际河流的沿线国家搞好了就亲上加亲,搞不好就会怨因邻生。

  澜湄流域早已不是一个封闭的地缘,这个次区域外套着东盟的大区域,并连接着更遥远力量的关切。从上世纪90年代中国单独或协调下游国家开发澜沧江-湄公河开始,域外的议论就比较活跃。在2014年11月中国关于建立合作机制的倡议得到其余五国响应后,美日等国舆论的各种冷水就一瓢一瓢地泼过来。

  唱衰和唱空澜湄合作是域外声音的主调。那些声音的大意是:中国不仅是大国,而且居澜湄上游,既有主导六国合作的经济政治实力,又把控着下游国家供水多少的命脉。因此它们一直或明或暗地宣扬,中国想通过这个次区域合作机制扩大对其他五国的影响力,甚至想“控制”它们。

  本月15日起,中国应越南要求打开云南景洪澜沧江水电站的闸门,加大下泄水量,以解下游近一段时期的旱情。这一在湄公河三角洲平原广受欢迎的举措却被美日媒体做出各种曲解,宣称中国通过它展现了控制力,今后有可能对放水收费等等。

  客观说,在国际河流的流域中,上游国家天然具有优势和主动,这是世界性常识。上世纪90年代起,下游国家就有各种担心,直到今天那些国家也有一些人没有完全消除对澜沧江水坝的不踏实感,这都在情理之中,中国对此也能够理解。然而中国水坝从未实际损害下游国家的利益,不仅如此,上游水坝起到涝时拦洪、旱时补水的作用,时间正逐渐证明这个道理。

  美日舆论还渲染中国对澜湄合作的“主导作用”,关于这点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在多边合作机制中,国际舆论都习惯于给其中一个或两个实力最强的成员贴“主导”的标签。如果说中国被定义成澜湄合作“主导力量”的话,中国对这个角色一定会保持一份敬畏之心。平等合作是中国的对外基础性思维,中国一定会慎用自己的影响力。

  对挑拨中国与湄公河沿岸国家的关系,美日等一直怀有浓厚兴趣。美日舆论好像比湄公河国家还担心后者可能从与中国的合作中吃亏,在战略上受制于中国。由于美日在湄公河国家都有投资,它们的非政府组织在那些国家比较活跃,因而其态度对当地舆论有一些影响。

  湄公河国家的政府都对建立澜湄合作机制态度积极,因为发展经济、巩固区域内友好关系是各国政府的共同愿望和使命。中国与那些国家开展政府间合作的经验也很丰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应推动今后的合作也向湄公河国家的基层深入,让当地民众对合作成果的感受更明显和直接,这对抵御美日等对湄公河国家与中国合作的攻击非常重要。

  对美日向湄公河国家投资、与它们加强关系,中国人并不介意。而湄公河国家邻近中国,它们同中国发展合作,外部就更不应耍小心眼,说三道四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