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南海风浪暂退潮,中国得远大于失

2016-07-28 01:53: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东盟外长系列会议之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从万象去了马尼拉,他是南海仲裁案之后访问菲律宾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美日澳三国外长在这之前发了声明,强调所谓仲裁结果“具有法律约束力”,这样的表态克里在马尼拉也做了重复。

  不过美国的姿态还是被普遍认为比仲裁刚出来时有所缓和,尽管不排除这种缓和是策略性的。克里对中方有“美国对仲裁结果不持立场”的说法,他还在马尼拉呼吁“各方采取克制态度,避免发生对抗”。他强调“美方不试图制造冲突,而是致力于找到一种解决办法,符合各国合法权益”。他还说美国“鼓励杜特尔特总统同中国开展对话和谈判”。

  华盛顿释放出多重信号,既鼓吹仲裁结果有约束力,又向中国展示温和姿态,似乎不愿意南海局势无限升温。与此同时,马尼拉也发出了一些调门不同的政策宣示。亚赛外长27日表示,“菲律宾方面并未寻求东盟或国际社会在南海问题上对抗北京,并未试图在相关问题上施压,从而冒导致东盟分裂或挑衅中国的风险。”杜特尔特任命前总统拉莫斯作为同中国谈判的特使,他的谈判意向远比前任阿基诺三世要高,但他当着克里的面又说,“菲律宾只会在仲裁框架内与中国进行双边会谈。”

  南海问题正从急性发作回到慢性隐痛的状态。经过仲裁案,各方进行了公开和暗中的角力,对彼此的底线更了解了,各方所愿意并且能够做的力量投入也更清楚了。这些信息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南海短时间内的对立高潮大概过去了,下一个高潮会不会来,什么时间来,它是什么样的,都有待时间来回答。

  中国拒绝南海非法仲裁结果的态度非常明确、坚定,包括在世界范围内拉朋友圈、在南海举行军事演习等都参与了中国的决心展示,这样的规模和强度给美国和它的盟国都留下深刻印象。任何说仲裁“有约束力”这类空话之外的实质挑衅都将遭到中国坚决反击,也应是它们的一致预期。这大概是美菲等围绕南海问题降低调门的首要原因。

  所谓南海仲裁结果是不可执行的,这个问题迅速变得毫无悬念。美菲如果针对仲裁结果持续唱高调,只能让自己骑虎难下,因此它们根据各自的利益开始调整。如果把仲裁案比喻成一支箭,那么所谓结果公布最初那两天所掀起的风浪,很像就是它所射出的最远距离。

  回头看,中国这几年的南海政策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功,而且这种成功具有扩展成中国永久性战略得分的极大可能。在南沙的岛礁建设为中华民族在那片海域带来了多个机场、港口,它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支点,其意义将是跨世纪的。

  南海仲裁案迄今带来的这点舆论和外交压力,与中国建成这些岛礁的所得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得失。当那些压力出现退潮时,足以载入史册的这轮岛礁建设就更值得中国人总结和回味了。

  当然,不能说我们的挑战已经过去,仲裁案的恶劣影响也不会就此销声匿迹。有了这么个现成的所谓“国际法依据”,无论美日,还是菲律宾,今后都不排除会反复利用它,作为同中国博弈及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对它们来说“不用白不用”,只有当它们越来越清楚“用了也白用”,而且滥用它还会给自己带来额外风险时,它们才会逐渐将它束之高阁。

  中国加强在南海维权,扩建岛礁,围绕仲裁案与美日博弈,基础原因都是中国发展壮大了。要想这个逻辑是自然的,不吃力的,核心要素是中国要继续发展。我们更强大了,那些岛礁就将被充分利用于中外交流,增加整个地区的福祉,中国和平发展的意愿就更能影响南海事态的方向,一些带有恶意的反作用力就可能退缩、妥协,对抗将被自然化解。

  外来压力不可怕,中国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国际环境越复杂,这一根本越不能忘记。

责编:冷春洋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