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越需超越海上之争发展友好关系

2016-09-12 01:03: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越南总理阮春福从10日起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并出席在南宁举行的第13届中国—东盟博览会。阮春福是越南新领导集体的主要成员之一,他的访华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被认为是越南希望超越南海问题与中国发展关系的主动姿态。

  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近两年同中国闹得最凶,但越南与中国的纠纷面最广,争议深度也最严重。目前越南国内围绕南海的民族主义十分强烈,这使得中越调和矛盾很困难,对两国长期改善和发展关系形成掣肘。

  需要指出的是,中越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维持住了彼此关系的大局,这是两党和两国政府共同努力的结果。2015年中越实现了958亿美元的贸易总量,越南成为东盟内的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中国则是连续12年的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今年1-7月,中越贸易超过中国与马来西亚的贸易规模,越成为东盟内的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用“前景广阔”来形容中越合作毫不为过。

  在2014年越南抗议中国勘探西沙附近油气田那一轮严重摩擦之后,中越海上纠纷没有再出新的高潮。在南海仲裁最激烈的那段时间里,河内的表现相对低调,没有站到一线搞借题发挥。这同日本澳大利亚等作为域外国家在那前后的高调表现形成反差。

  很多分析认为,越南将经济社会发展放在国家战略的优先位置,不希望南海问题成为中越关系的压倒性内容,是河内这两年“不往前冲”的重要原因。此外中越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两党关系成为两国沟通的一个关键渠道,也起了作用。

  一方面中越海上争议很难化解,摩擦时断时续。另一方面两国关系似在走向新的平衡,有了更多的承受力。这两年越美、越日在继续走近,但河内也在稳定同中国关系方面做了些努力,它似乎有了一些在大国之间“不搞选边站”的经验。

  中越的地缘纽带是其他大国与越南之间不具有的,这既是中越纠纷之源,也对中越克服问题发展友好关系形成了某种强制性。最近几十年中越关系历尽风雨,两国又走了差不多的国家发展之路,面临着相近的国内问题和挑战。对南海分歧给彼此各带来了什么,两国的感悟在一层一层积累。

  越南的目标是在未来5年内达到人均GDP 3500美元,随着它经济上成长以及南海问题在大国博弈中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筹码,越南在整个亚太地区的重要性必将进一步凸显。中越管理好彼此的海上分歧,不再让它反复冲击两国间的合作,这不仅有助于越南集中精力推动国内发展,也符合面临越来越复杂国际竞争的中国的利益。

  中越海上矛盾一旦激化,除了美日高兴外,越战后流亡美国并为颠覆越南政治制度而成立了“越新党”的那些势力也会弹冠相庆,通过煽动社会上的越南民族主义来向越共施压是它们的主要斗争策略之一。

  在中印两国能够较好管理领土纠纷的时候,中越也应当有能力不被海上争端牵制。希望阮春福此次访华为增强北京与河内的政治互信,同时也给两国社会的善意互视都起到加分作用。

  中越不仅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彼此最像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放眼较长的历史时段,中越是“命运共同体”必将被证明是非常准确的定义。中越的根本国家利益密切相关,这一认识千万别让我们之间的具体争议以及外部力量的离间给扰乱了。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