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全面从严治党有难度更有决心

2016-10-25 00:49: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24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全面从严治党是这次会议核心议题。据报道,会议将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

  分析普遍认为,这样的议程设置表明了中共中央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决心,加强党的制度建设必将推动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

  中共有8800万党员,比欧洲单个大国的人口还多,治理的难度可想而知。而把党治理好是消化中国治国之难的关键所在。党治则国家兴,党出问题则国家乱,这已是得到历史确认、无须再去证明的中国现代国家命运公式。

  党首先要保持政治上的高度一致,这是中共党建特殊的长期任务。在西方,政党只代表特定社会群体的利益,而且党际斗争十分激烈,一个政党保持政治上步调一致是其力量的基本来源之一,但尚不容易做到。而中共的人数规模“可以敌国”,全体党员保持严格的政治纪律,这对西方政治学来说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然而在中国,一旦党的政治和思想统一稍有缝隙,就会在全社会带出巨大的溃口。反过来,社会的分裂和失序,最终也要通过破坏党的高度统一来最终释放更大的能量。由于中共已经事实上成为中国超大复杂社会的凝聚力量,犹如连接混凝土大厦中的钢筋,党从上到下政治上保持一致的程度决定了中国全社会团结的质量。

  这么大的党,它的性质已经很难用“组织”来概括,它必然与中国社会各区域及各层面的现实密切交织。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社会的复杂性都会折射到党内。党既不能脱离社会,又要保持作为一个组织的纯洁性和先进性,这样的党建标准和要求的确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

  中共不是西方政治学严格意义上的“党”,有人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它的使命已远远超出了西方“国家”在特定时期的使命规模。中国需高速发展,还必须提供公平,在短时间内把整个社会就像变戏法那样变个样。中国任何事情都不能慢腾腾地做,我们几乎需要有一支马良的神笔,这个国家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负重。

  然而就是在这样紧要的时候,前些年一些党员干部经不起市场经济大潮的考验,沦落为腐败分子,严重损害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除了这些腐败分子,还有少数党员在思想上受到西方政治价值观渗透的影响,在一度很激烈的舆论斗争中几乎站到了党的路线和方针政策的对立面,对党和国家的事业造成另一种损害。

  有的党员在所处环境中表现消极,或者自私自利突出,做得还不如普通人,给周围群众造成对党的形象不好的观感。在有些基层,人们几乎感觉不到党组织的存在,似乎只有中央才是党,这种情况无异于对党执政威信的慢损耗。

  中共长期执政的历史逻辑十分清楚,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这样的制度形成对于中国社会的积极意义尤其清晰可见。然而要看到,中国正在进行的是一场人类意义上的探索,我们所遇到的问题很可能比当年苏共曾经受到的挑战更加变幻莫测,做一个合格的中共党员,所面对的时代性要求也更高更全面。

  中国社会作为高度的命运共同体,一定要了解中共全面从严治党的决心,以及它的现实难度。中华民族的庞大和悠久历史,还有它的近代遭遇以及致力于伟大复兴时的特殊时代环境,共同塑造了今天的国家道路。中共站出来担纲,这是艰巨、艰难的工作。严格要求这个党,同时支持、鼓励这个党,与它站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历史把机会给了中国人,同时这样启示我们。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