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杜特尔特的独立外交不会在东京拐弯

2016-10-26 00:55: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杜特尔特25日至27日访问日本,东京很希望借这个机会把这位有个性的菲律宾总统往回拽一拽,促使他修复美菲关系,至少让他在日本说一些与他上周在北京所说的不同的话,制造“马尼拉仍与美日是一伙的”印象。

  不过杜特尔特在抵达东京前后,没有给日本人这样幻想的空间。他一方面称赞日本是菲律宾“慷慨的朋友”,一方面再次抨击美国,称后者是欺凌菲律宾人民的“恶霸”。他称自己任期内美国不必再想美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了,他指责美国像对待“用绳子牵着的狗”一样对待菲律宾。

  菲总统府发言人还公开说,南海问题不在这次杜特尔特访日的日程之列,即使被谈及,也是在边线上。

  日本长期深耕日菲关系,它目前仍是菲律宾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菲律宾主要援助国之一,东京对马尼拉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是菲律宾将日本一直看成经济合作伙伴,并不把它当成安全及政治坐标,东京既无政治威望,也无安全上炙手可热的实力,杜特尔特不太可能欢迎安倍对他在南海问题上喋喋不休地进行指导。

  杜特尔特的外交路线已经逐渐变得清晰,那就是他要为菲律宾找回一定的独立自主,拒绝继续扮演为美国战略利益冲锋陷阵小喽啰的角色。他看到南海问题的实质已经转变成为美国找上门来与中国战略博弈,并且赤裸裸地将菲律宾当成一个棋子使用,他极力要让菲律宾摆脱这一命运,跳出大国角力的藩篱,开展新的平衡外交。

  由于华盛顿控制菲律宾太紧,杜特尔特下猛力挣脱。他不可能全面与美“分道扬镳”,但他的独立外交路线已大体定型。这既符合他的执政利益,也符合菲律宾的国家利益,他的这一外交路线不会在他走到东京时拐弯。

  美日都需正视菲律宾维护本国真实国家利益的愿望,强行逼马尼拉对抗北京,耍弄一个相对贫穷的中国近邻,这很不厚道。它们应当反思自己的南海政策为什么遭到一个亲密盟友的“反水”,它们究竟哪点做过头了,以至于拿到了国际仲裁这张“王牌”,牌局却因关键玩家的恼怒离席而被废掉了。

  杜特尔特不是中国主动使出浑身解数塑造出来的,他是菲律宾受美国肆意支配这种不合理格局中内生出来的。他反映了美菲同盟被滥用的不可持续性,世界早已变了,没有一个国家甘愿被大国做一个局给牢牢套死,它们有了更多突破束缚的可能性。

  在东京访问的时候,杜特尔特有可能说一些让东京更悦耳一些,至少让主人面子上过得去的话。但即使那样,杜特尔特领导的菲律宾已经不可能回到阿基诺三世与美拥抱在一起共同对付中国的时代。

  马尼拉欢迎东京继续援助,就像它欢迎中国援助一样。它还会希望在从中国得到经济好处后,保持与华盛顿的亲密关系。和所有大国都做朋友,这大概是杜特尔特最想要的菲律宾外交,这样的外交最有助于他在国内完成禁毒大业,开展菲律宾基础设施建设,实现民生的大幅度改善。那样的话,他将作为一位伟大的菲律宾总统而名垂青史。

  他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南海纠纷上,他知道美国做不到帮菲律宾“夺回”菲声索的那些南沙岛礁,在南海问题上跟着美国跑菲律宾实际只能空忙活,耗尽国家各种资源,而最终什么也得不到。而他转为同中国友好谈判,菲律宾渔民很快就能回黄岩岛捕鱼了。

  中国周边国家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拒绝完全倒向美国的都获益了,比如印尼、马来西亚,以及之前的韩国。跟着美国选边站的都失去了自己应有的外交空间,束缚了自己的手脚,最终都成了战略败笔。

  杜特尔特的战略驾驭能力正在显现出来。他执政六年的结果很可能是:菲律宾重新得到了中国,但它不会失去美国和日本。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