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整个西方站在前所未有的十字路口

2017-01-23 00:45: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特朗普1月20日正式就任总统,他签出的第一个行政命令事实上终止了奥巴马苦心经营的医改法案。白宫网站随后公布了新政府的六大目标,其中包括调整外交政策、提升军事力量和重新谈判贸易协定等等。奥巴马时期美国军费是下降的,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之。TPP注定是没戏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已危在旦夕。

  在欧洲,多国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21日在德国西部城市科布伦茨举行首次“峰会”,力求延续“特朗普效应”,力争在各自国家2017年的大选中胜出。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在会上表示,“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旧世界的结束和一个新世界的诞生”,她宣称2017年将是“欧洲人民的觉醒之年”。

  整个西方似乎站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十字路口上,世界面临空前的不确定性。

  不过,特朗普也很艰难。他在经历之前新任总统从未遇到过的大规模民意抵抗。美国多地出现抗议示威活动,其中华盛顿的女性抗议游行成为史上最大的抗议活动之一。媒体持续对他上任给予压倒性的负面评价。尽管他去中情局表达对后者支持的活动看上去比较成功,但美国已有的深刻分裂显而易见,特朗普就任总统没有为弥合这种分裂提供契机。

  《纽约时报》21日的一篇专栏文章以“握紧拳头的新任总统”为题,怒指人们从新总统那里看到的是一只紧握的拳头,是他对民族主义和叛逆精神的敬礼,听到的依然还是那句夸夸其谈:以美国优先来解决美国的溃败。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特朗普的就职演说是美国历史上“最仇外的”,并且说谁也猜不出特朗普将以多快速度推进他的激进议程。

  这两篇文章可以说代表了美国和西方的一大批人,他们继续拒绝接受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和行事风格。

  尽管特朗普可以按照美国法律对总统的授权,推出各项新政,但是主流舆论如此坚决地死磕,肯定会对他的执政形成扰乱,蚕食他所获得的那部分民意支持。

  特朗普提出了4%的经济增长目标,而且按照他的竞选承诺,这4%应当是让普通美国民众受益明显的有效经济增长,而非进一步肥了有钱人的那种。实际上他在同时追求“高增长”和“调结构”,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了他所要做的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刺激经济增长就已很不容易,同时还要改变利益分配格局,后者是高度敏感的改革。

  在这种时候,美国没有团结,领导者的权威也无以保障,他在国内有很多“敌人”,在国际上他似乎也正在公开“树敌”。特朗普或许寄希望于两种情况的出现,一是美国主流媒体都是些过时的东西,它们根本不代表美国民意。二是很多人虽然反对他,但都会为了忠诚法律而事实上忠诚于他。

  特朗普总统的开局如此震荡,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走多远极不确定,整个世界注定将分担美国的风险。为了“保4”,特朗普有可能“无所不用其极”。比如,他或许会把国际关系统统“商业化”,将各种原则和政治关系都按照“美国利益优先”的公式作价,把国际关系推入一个从传统政治角度很难想象的奇异时代。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已多次提出要扩充美国军事力量,包括要壮大美国的核武库等等。美国早已是世界上军力最强大的国家,特朗普总统还嫌不够,他有什么与前几任总统不一样的军事抱负,令人隐隐担心。

  美国最好不要乱,欧洲也最好平静,美欧一旦真动荡起来,再遥远的世界也很难不受牵连。2017年将是世界惴惴不安紧盯美国和特朗普总统的一年,法国等欧洲的大选也会让人揪心。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