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俄如何应对政治挑战,值得仔细观看

2017-03-28 01:16: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俄反对派支持者举行集会,与警察发生冲突被捕。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等多个城市星期天发生反普京和要求总理梅德韦杰夫下台的抗议示威活动,警方估计莫斯科参加集会的约有7000至8000人,外电称至少有500名抗议者被拘捕。

  据西方媒体报道,莫斯科的示威者呼喊激进的反普京口号,包括“打倒普京”“俄罗斯不要普京”等等。另外这次示威打出“反腐败”的名义,总理梅德韦杰夫被指控掌握有豪宅、游艇和葡萄庄园,梅的发言人则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称它们是“宣传攻击”。

  几千人的示威对莫斯科这个大城市来说,规模本身算不上大,然而它又是2012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俄罗斯明年将举行新的大选,这次示威或许标志着俄重新进入国内政治的活跃期。

  俄罗斯是引入了西方式多党制的,同时它的政治威权色彩也很突出。西方均不承认俄罗斯是“民主国家”,对俄“专制”的指控非常多,这对俄构成长期政治压力。如何应对国内反对派的挑战,如何防止那些反对派与西方势力的结盟,成为莫斯科的一个重大课题。

  一方面俄地理、民族及文化结构呼唤威权,一方面它奉行了多党选举体制,将这两个要素结合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世界上威权的多党选举国家后来大多走向动荡的结局,西方往往被看成这类国家的榜样,这个因素会反复发酵。

  俄罗斯应当说迄今对这一问题管理得很有效,最重要的是,普京在俄有很高支持率,多党选举制并未渗透到国家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被局限在一定范围内。西方想推动这一政治体制向俄社会各个层面的扩散,反对派有同样的强烈意愿,这一切又在理论上有“正当性”,从而构成了俄罗斯政治上最不确定的一个方向。

  俄有过苏联解体之后国家迷失、困顿的一段痛苦经历,它留下的集体记忆至今在起作用。俄罗斯社会即使在这几年经济出现困难的情况下仍然支持普京,与那段经历和记忆是有关系的。许多俄罗斯人倾向于认为,这个横跨欧亚大陆、各地文化传统存在很大差异的国家走不了与西方一样的政治文化之路。事实上苏联解体之后他们尝试过那样做,但是没有成功。

  但是,俄国内一定会有一部分人希望国家在政治上彻底“西方化”,他们表达和坚持这一主张毕竟没太多法律障碍,他们与当局斗争有包括西方支持在内的砝码。组织星期天示威的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被判入狱15天,而且他在被控制之后还能发推特,鼓励他的支持者。

  非西方国家如果想走与西方有区别的政治道路,都是蛮艰难的探索。由于还没有一种非西方的政治模式获得持久的,以及多国实践共同验证的成功,新的政治探索会受到西方模式天然及蓄意的压制。星期天的俄罗斯示威发生后,华盛顿很快强烈谴责莫斯科对示威者的拘捕行动。

  俄罗斯将如何把其特有的国家道路走下去,将对其他非西方国家提供重要的参照价值。俄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很深,地理上也靠近西方,而且西方的一些政治元素可以在俄社会合法滋生。在这样的环境下,俄社会仍然支持、接受自己国家有别于西方的政治运行方式,这很耐人寻味。

  什么在政治上很危险,什么看上去危险但易于克服?什么样的变化对于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有意义,什么好像有意义但实际上不起作用?类似很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俄罗斯这个“沙盘”上仔细找,都能发现答案,或者看到回应它们的一种情形。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