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马克龙获胜,欧洲赢了民粹阻击战

2017-05-08 02:53: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39岁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7日赢得了法国总统第二轮选举,得票率超过65%,欧洲政坛和主流舆论立即发出一片欢呼声。马克龙其实也是“黑马”,只不过他比自己刚刚击败的另一匹“黑马”、代表极右翼的勒庞在价值观上更接近法国和欧洲主流社会。这两个人都不来自法国两大传统政党社会党和民主党,法国的内部政治格局已经改写。

  不过马克龙赢得胜利,确保了欧洲政治格局的稳定,保证了欧盟在失去英国之后得以“止血”。之所以连德国总理默克尔选前都站出来支持马克龙了,而这种德国领导人“干涉”法国总统大选的事情前所未有,就是因为法国这次大选的结果太重要了。法德同为欧盟的“发动机”,如果公开反欧盟、反全球化的勒庞当选,将比英国脱欧的冲击还大,那差不多等于敲响了欧盟的丧钟。

  一位如此年轻的精英入主爱丽舍宫,实际上他用先颠覆法国政治传统的极端方式,打了一场针对民粹主义的阻击战。这场阻击战有全欧洲的意义,如果把特朗普获胜也看成民粹主义胜利的话,马克龙的胜利就甚至有了世界意义。

  人们可以乐观地想,特朗普虽然成为美国总统,但他很像在相当大程度上被那个国家的传统政治精英们“管住了”。尤其是他的外交路线,似乎在迅速回归正统。而现在“法国版特朗普”勒庞被无情打掉了,如果有谁现在说“民粹主义的高潮过去了”,虽然他太性急了,但也不能说他是颠倒黑白的信口雌黄。

  很喜欢法国的人还可以这样夸耀它:法国人再次做了一件有可能正面影响并激励世界的事情。说不定历史回头看时,会发现现在就是人类文明选择进与退的关头,而“法国帮助人类做出了正确选择”。

  当然了,欧洲的民粹主义并没有退场,接下来欧洲还有几场选举,欧盟的主流派哪一场都输不起。但毕竟,守住了或者丢掉法国,共同体主义的境遇是截然不同的。

  全球化无疑是人类社会的单程票,当交通、通信等基础技术已经发展到今天的样子时,当人员、资金和物资的流动早已把边界线搞得“千疮百孔”时,“割据”已经是现代经济体不可思议的事情。事实上所有国家都没有回头路走,“本国优先”作为一种绝对原则只能是一个竞选口号,决无可能被付诸实施。

  然而勒庞并非一个吓唬人的幻像。即使她失败于高度自由主义的法国,她的第二轮得票率也达到了大约33%至34%。民粹主义是全球化中失意者的一种天然反应,总会有政客组织、利用这种群众性反应,将它搞成国家乃至更大范围的政治挑战。

  马克龙获胜后的法国就像是一个装了六成多水的瓶子,有人看到它里面是水,有人则看到它空着一大截。法国和欧洲仍没有离开严峻的十字路口,尽管理性思辨所展示的图景十分清晰,然而现实中仍有混沌,欧洲的未来并不让人拿得准。

  祝法国和欧盟好运吧。它们那里如果出大乱子,对外辐射的动能更多将是破坏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一点不空。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