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英国大选结果凸显伦敦已经迷航

2017-06-09 19:31: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已经结束的英国大选统计结果显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未能如愿获得绝对多数席位,“悬浮议会”已成定局。这一结果表明,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迷局之中。

  议会悬浮,执政党的决策力、执行力也很难“落地”。保守党将不得不通过与其他政党的合作来维持自己的执政地位。这意味着艰难的人事与政策磨合、协调,注定了执政党的弱势,甚至最终会因谈不拢而再次举行大选。英国的诸多急需确定的内政外交议题,包括预期就要开始的脱欧谈判都将被搁置,连脱欧这条路能否走到头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特雷莎·梅突然“发起”选举是在四月,她原本期望能利用脱欧凝聚的人气,扩大议会多数席位的优势,在与欧盟谈判中获得强有力授权,实现“硬脱欧”目标,为脱欧之后的英国确定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总而言之,梅就是想让自己和保守党政府成为一个有号召力、决策力和执行力的领导者。目前,特雷莎·梅已明确表示,将与支持脱欧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商议组建联合政府,但双方能否很快达成合作仍是未知数。

  特雷莎·梅错在哪里?是因为保守党的内政外交政策未能争取到足够的民意支持,还是三个月内发生的三起恐怖袭击事件让人们对其反恐措施更加担心?这些看来只是表面现象。

  特雷莎·梅和她的保守党希望借脱欧来实现执政的强势,以促使国家的团结稳定和民意的全面支持,是低估了英国面对的挑战,也是错判了时代。

  脱欧本身不是一个方向明确的选择,它反而打乱了英国的政治经济发展计划。脱欧公投给了梅上台的机会,但这场公投并非意味着英国人对国家下一步该走什么路有更加清醒的认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说轻一点,它像是在迷宫之中先试试哪个出口能走得出去的碰运气;说重一点,这是在对欧洲一体化前景的迷惘不安中,在无法摆脱旧梦缠绕而又做不成新梦的辗转反侧中,在旧身份渐失而又找不到归属感的极度焦虑中做出的选择。它是在押一个赌注。

  英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引领国家前行。但今天的英国早就不是丘吉尔时代的英国,即使撒切尔登上今天的英国政坛,她也不会比特雷莎·梅更强势。保守党前领导人卡梅伦原本想借脱欧公投凝聚人气,豪赌一把,但在民意分裂的情况下,非但没有赌赢,反而加深了对决的鸿沟。这决定了要搞“硬脱欧”的梅和她的政府必然也是弱势的,不可能重新弥合民意而带来执政党的强势回归。

  英国已经陷入了一个弱势的迷惘时代。二战以后英国就沦为西方的二流国家,新兴国家近年的强势崛起进一步缩小了英国的地位和影响力。在大潮流中“浮萍”般的随波逐流感让它难受,脱欧成了一种挣扎,但民意分裂严重,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共识失去了基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脱欧解决不了英国的问题,下注之后,人们开始盘点本钱。

  对于英国大选的结果,大多西方媒体都有震惊之感。这种震惊多少也反映了那些媒体的糊涂。英国报纸借用“命悬一线”“前途未卜”来表达内心的不安,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相关报道的标题用了“地震”这个词。毕竟,在今天“西方”这个共同基金中,英国还是一只“重仓股”。英国的焦虑和困惑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整个西方正在失去方向感。

责编:李德意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