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中越都在南海克制的原则不应打破

2017-06-23 00:51: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突然缩短了访问越南的行程,国防部回应《环球时报》问询时表示,由于工作安排原因,中方取消了原计划举行的中越两军边境高层会晤。外媒的分析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中越为南海争议地区的钻探问题产生争执。越方尚未就此表态。

  看来范长龙突然缩短访问行程,事出有因。中越关系今后仍将受到南海问题的困扰。

  我们注意到,去年杜特尔特总统调整菲律宾针对南海争议的政策后,整个南海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域内国家缓和关系成为新趋势,和平解决纷争则成了主导性共识。这段时间,中越关系也呈现积极发展的态势,两国的海上争议有所降温。

  这种局面值得中越双方共同珍惜,它对两国各自集中精力处理国内事务以及进一步扩大双方的互惠合作都是有利的。

  南海局势趋缓,美日等想在南海玩弄地缘政治游戏的域外大国不太开心。它们会更愿意越南、菲律宾与中国闹,给它们创造插手南海事务的各种机会。前几年它们在菲律宾的身上下工夫比较多,去年菲律宾转换态度后,它们又开始打越南的更多主意。

  美日的怂恿对南海声索国会形成诱惑,一种错觉很容易被制造出来,那就是:中国忌惮美日的干预,有它们的支持,他国在南海搞越线行为,中方会对反制投鼠忌器。

  这种思维是一种陷阱。不错,在大国之间玩弄平衡,这是中小国家传统生存之道的一种。但是国际政治的历史告诉人们,这种大国平衡术不可上瘾,不可把它往极致推,尤其不能把它当做解决尖锐问题的砝码。否则的话,它将意味着极高的风险。

  中越之间的问题只能通过两党两国的渠道加以妥善解决,确实一时解决不了的,就应当予以搁置、淡化。中方不会因为自己力量强,就奉行“我就这样做了”的逻辑。越方也要避免把地缘政治当成一把算盘,不断扒拉珠子,计算美日的支持怎么样能够帮助它的决心压倒中方的决心,使它做到以小博大。

  必须指出,南海争议所指向的经济利益再大,也没有局势和平稳定对中越各自意味的潜在经济利益大。与此同时,中越两国都承受不了在被本国舆论视为对方“严重挑衅”的行为面前退让,因此当“严重挑衅”发生时,进行反制往往会是不惜代价的。

  中越除了两国政府的关系,还有两党关系起沟通、协调作用,因此双方应当尽量避免分歧的失控。历史经验同样告诉我们,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如果走向最终的被迫摊牌,由于双方国内动员的能力都很强,碰撞会尤为激烈,更难回头。

  中越应当把两国政治制度相同作为解决海上纠纷的优势,如果这个优势不释放出来的话,它就有可能发生转化,增加两国冲突的烈度和持久度。中菲在阿基诺三世时期关系非常紧张,杜特尔特一上台,矛盾迅速缓解。中越都是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国家,中菲的那种情况不会在中越之间发生。

  望河内在下决心采取某个行动和计算美日对它的支持时好好想一想,如果它“无法对中方让步”的话,那么中方又有什么理由和条件对越方做让步呢?如果越方可以“不惜代价”的话,中方又何以可能顾忌某个代价呢?

  美日决不会在关键时刻为越南“两肋插刀”的。在小国与大国相互利用的戏码中,大国的利益永远处于主导地位,换句话说,越南需要为美日的利益“两肋插刀”才对。

  越南应当清楚一个基本的道理:它要想在一个中越争议领域强行“夺走”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它也不应该以为,中国要开十九大了,这个时候北京最看重稳定,对它有可能“让着点”。河内需要以平常心,也就是世间的常识来评估中越的纷争。

  “南海行为准则”框架已经出台,还是让中越的纠纷有序解决吧。中国不会恃强,越南切莫冒险。为了南海的长久和平与稳定,中越两党两国有必要相向而行。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