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议员要本报道歉,理由好可笑

2017-06-26 00:24:00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美国民主党资深参议员上周末抨击环球时报,指责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一篇文章“无理取闹”,威胁了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和该校校长,要求环球时报道歉,撤回该文章。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喇嘛在本月17日该校的毕业典礼上做演讲。这所学校有3000多名中国留学生,占到该校学生的14%,学校邀请达赖对毕业生发表演讲遭到来自这些中国留学生的大量反对。环球时报英文版20日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以“美国大学没有教授学生正确的西藏历史”为标题,批评了该校,指出这种做法必将影响该校及其校长与中国方面的交流。

  我们很吃惊,代表加州的范斯坦参议员在中国媒体的批评面前如此脆弱,经不起我们关于抵制加大圣迭戈分校及其校长的所谓“威胁”。我们还不知道,原来美国有一些“批评不得”的人和机构,如果有谁提出要抵制他们(它们),就该收回批评,并且道歉。范斯坦参议员看来在帮我们长见识。

  媒体不仅有批评的权利,而且环球时报英文版对圣迭戈分校批评得对。该校让达赖喇嘛做毕业典礼演讲侵犯了现场近千名中国学生的集体尊严,我们坚持认为该校应当因此付出一定代价。

  范斯坦女士84岁高龄,做参议员已经30多年,相信她经历过很多美国同其他国家的摩擦与冲突,她目睹过的美国对外制裁及报复数不胜数。她不该认为只有美国有那样做的权利,而其他国家却不能在美国做了损害它们利益的事时反过来表达不满。

  毕竟加大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做毕业演讲不能看成两个国家之间的事,而是一所学校在践踏它与中国社会的关系。范斯坦参议员对本报的傲慢指责扩大了此事在中国的传播范围,相信很少有中国人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支持这位美国参议员的主张。

  中美两国社会对达赖喇嘛的认识相差太远,有一个好办法就是避免双方的看法碰撞。然而圣迭戈分校把达赖喇嘛带到中国毕业生的面前,是主动挑起事端。达赖在毕业典礼上大谈“慈悲”,但他干的却是咄咄逼人的事,整个那场戏真是演得很丑。

  这起事件还有一点很具代表性。加大圣迭戈分校有这么多中国留学生,反映出中美两国的深度交流。然而中国孩子们在那里学习几年,却没有变得“更美国”,在达赖问题上尽显中国价值观。了解此事的美国人难免有点吃惊,甚至有挫败感。

  范斯坦参议员年长而资深,一般认为她在参议员中算不上是激进的,她还主张与中国保持持久的正常贸易关系。她强调自己与达赖是老朋友,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私交是否影响了她对中国社会在达赖问题上持严厉批判态度的理解。按说在她的年龄上,是更容易体会世界的多样性的,但她的此番态度至少展现了她在达赖问题上的偏执和自以为是。

  我们倒是奉劝范斯坦参议员进行反思,她为何固执地认为只有她对一个人的认识才是对的,以及她为何对来自中国媒体的批评如此敏感。实话说,这些都不是思想观念开放的表现,如果说得再不好听点,那些观念让人想到一把生锈的锁。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